探秘PaP #4:我们汲取希望的源头

4

唐太宗李世民曾言,“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胡适曾说,“人生不是单独的,人是社会的动物,他能看见和想象他所看不到的东西,他有能看到上至数百万年下至子孙百代的能力。”

人类自古以来就极其重视过去发生的事。在政治上,不论哪个朝代,能够不畏强权、忠实记录历史的官员,永远令人心生敬仰;在文明的演化上,正如你永远不可能直接得到摩天大厦的第一百层一样,文明的进步就像盖楼,从历史的深处一点点往上盖到云端;而对于生活在尘世之上的人们来说,我们从人类的历史中汲取希望。

亚历克斯在拜访小马国的那些日子,她在日记中写道:

……

我希望我们都能回到曾经的生活。这个小马世界确实很美好,但这里不是我的家。这个世界没人谱写过《圣母颂》,也没人描绘出《蒙娜丽莎》;这个世界没人写下过《大宪章》和《神曲》;这个世界没人登过月,也不能使原子裂变。

这里非常美好,有如仙境,但这不是我的家。

我想回家。(《地球上最后一只小马》第41章)

……

PaP纪元元年开始,地球进入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时代。幸存者们有得有失。他们获得了魔法的帮助,能够使植物飞速生长,能够轻而易举的漂浮起物品,能够扫清天上的积云,但与此同时也失去了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对科技的掌握。人类曾经能够在几小时内环绕地球,能够使原子核裂变,曾经能够送人上月球,而所有这些,幸存者们一个也做不了。

建立亚历山大的过程中,面对不熟悉的力量,没有了人类科技的协助,奠基者们打心眼里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

亚历克斯在日记中记载了一个梦,因为太有意义了,所以我决定将它一字不差地贴在这里。

……

今天我又做了个怪梦,我觉得它值得一记。我不清楚梦是不是真有什么含义。你可能会以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我当时就在掌管艾奎斯陲亚梦境的生灵身旁,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去问她,但我没问。要是我想提问,那我要问的问题可就太多了。

梦中,我身处一片黑暗阴沉的荒原,漫无目的地穿行其间,但我走了几个小时也没见到另一张面孔。狂风在我身旁呼啸,而我除了裸露的皮肤,就只有一层简陋的动物皮革帮我抵御寒风。大雪纷飞,厚度深达我的膝盖,饥饿也在折磨着我。我渴望得到肉食,但我的胳膊在严寒中无力挪动,根本无法用力掷出长矛让我猎捕到任何猎物。

最后我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在死亡面前屈服,倒向雪地。就在这时我注意到有一个身影在此地等候着我,我差点摔倒在他身上。是汉(注:文中是亚历克斯的狗),但他比我记忆中还要硕大和健壮,在飘散的雪花中我能看到他的牙齿反射着白光。我知道我注定死去。

“我看见了你的挣扎。”他说。“我看到你缺乏在黑暗中的捕猎能力。你犯下了大错,只追踪你能看得到的大型猎物,却放过了更容易捕捉的小动物。让我加入你,我们将会一同生活、一同捕猎。请向我宣誓你的友谊,联合起来我们将战无不胜。”于是我弯折我的长矛,把它缠在他的脖子上(别这么看我,当时我感觉这还是挺合理的),从此我们结为联盟。在我们的共同合作下,没有生物无法征服。我不再饥困,也不再担忧自己会在夜里被猎食者吞食。我们不停猎杀,共同将毁灭带给任何与我们对抗的生物,直至最后没有任何动物幸存下来。

这种生活并不持久。冰冷荒原中的猎物被捕食殆尽,积雪也在我眼前融化。我在齐膝深的扬尘中艰难跋涉,在我身旁,汉的皮毛也沾满泥土,眼睛被灰尘遮盖。我们不停猎捕最大的食物来源,现在它们已经全数灭绝,我能找到的浆果和其他果实也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再度面临饥饿的威胁。最终我无力前进,倒在一片草地中央,静待死亡来临。

四周的野草迅猛生长,盘绕成了一个巨大的女性形象。“你因何饥饿?”她问道,声音好似数以千计的谷粒在齐声低语。

“人们太多了。”我答道,“而猎物却极度稀少。我们重复着捕猎和生育的循环,现在我又再度面临饥荒,我和狗都将饿死。你是谁?你为何要在意这些?”

“我是小麦。”草说道。“我只是种罕见又柔弱的野草。我没有硕美的果实帮助传播种子,也没有力量对抗其他野草。如果独自生存,我也将灭亡。”她向我伸出手。“请为我而战,我将满足你们饥困的后代。”

我接过她的手,将它种在地上。这片土地从此喂饱了整个世界。

我和狗不再忍饥挨饿,但我们也不再捕猎了。我随后还遇到了许多种生物,而他们大多太过顽固,不愿与我交涉。最终所有不愿向我屈服的生物都或是逃离,或是被彻底毁灭,不留一丝痕迹。

但我仍不满足。在一个静谧的夜晚,我坐在地上仰望星辰。我对星星产生了好奇,于是我走上最高的山峰,爬上峰顶最高的树,但我还是触碰不到它们。我找来附近最大的石块,用尽气力把它掷向天空,但我还是打不到它们。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知道我将永远困于无知。

绝望中,我又感到我将注定灭亡。那块漆黑一团的大石头就躺在我脚边,它代表了一次失败的尝试。我擦了擦它的表面,想把它赶紧扔掉,然而它却露出了它的内部:一块与我见过的任何岩石都不同的石头。“你因何绝望?”

“我们一同克服了许多阻碍,”我说的是我和狗,“但世界上还有太多地方我们根本无法触及。如果生命的界限已被画好,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浪费时间继续生活下去?”

“拾起我,”铁矿石向我伸出手说道,“我们将共同征服世界。”于是我也伸出手接过它。(《亚历山大的奠基者》第二幕 幕间)

……

这个梦藏着很多玄机。在这个梦里,档案(亚历克斯)遇到了三个机会。

第一个机会是狗的出现。人类自采集狩猎时代起,猎犬就是我们最忠实的伙伴。一旦人与狗彼此组成互利共赢的协作关系,我们便能够不再受到大地上的那些凶禽猛兽的摆布,而是征服它们,将它们变成食物。

第二个机会是小麦的出现。人类驯化了小麦,开启了农耕时代,从此结束了奔走辛劳、饥饿受冻的狩猎生活。通过耕作,我们喂饱更多的人,并能够在此之余有时间思考天地万物的哲理。人类思想文明也从这里开始。

第三个机会是铁矿石的出现。人类学会了炼铁,开始能够使用更加精巧的工具。采矿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劳动效率的提高,更从此埋下了工业的萌芽。

档案一场梦的时间,把人类文明的从无到有经历了一遍。

人类就是从这些偶然的发现起步,抓住机会,通过双手勤劳地改造世界,造就的那座现代科技的大厦。

对于幸存者来说,现代工业文明也许暂时陨落。但不管形态如何,我们曾经都是人类,在历史上,多么困难的事情,人类都办到过。我们办到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再办一次?

也许变成小马这种磨难,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发生的事情,但那又如何?我们的历史是那么多灾多难,但正如克罗齐所说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现在,我们可以创造新的历史。

事实证明,档案做到了。在埃斯特尔之战的前夕,档案这样鼓舞士气:

……

“我们今晚肯定会胜利的,小马们。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小马训练有素,也不是因为我们的枪更好,更不是因为我们的气象小队变成了战斗魔法专家。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将军更聪明,或者我们的战略更好的话,我们还远远不会赢。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这并不足以让你们今晚都能安稳睡着。”

“我们会赢,因为我们在为更崇高的事业而奋斗着。我们在为我们的家人,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的朋友而战。他们只是在为财宝而战,为他们从未见过的原始国王的突发奇想而战。”

“你们是从一段骄傲的历史中走来的,埃斯特尔的人民们!看看我们周围的建筑,记住我们所属的文明!我们每匹小马都是一位更好的时代派来的使节。我们见证着那些专制和不人道的卑劣行径,而且我们拒绝服从他们!我们将成为一块顽石!我们要用我们的力量去粉碎全世界的暴君!“(《没有我们的地球》第4章 第4节)

……

甚至在面对欧迪姆这样蔑视一切的强大怪物时,她也从历史中汲取到了希望与力量:

……

“就你?!”邪恶的笑声再度传来,“一个软弱无能、又原始又幼稚的种族?手无寸铁、不通魔法、没有灵魂的种族?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我会像吹走露水一样扫清你和你的同族!”

档案不愠不怒。她知道这个外来者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都与事实差之千里,她根本没理由为此自乱阵脚。他简直像个没要到糖、哭闹个不停的婴孩。“幼稚?这恐怕轮不到你来评判吧,外来者。没错,我是完全不懂魔法,但我正在学习。要是你以为我永远都不可能学会,那你就看看仅用了三年时间准备,我都做到了些什么吧:我可是从命中注定将会毁灭我的灾难中活了下来。”她向他靠近,眯起眼睛。“你对我一无所知。我曾经历过比你恐怖得多的灾祸,但我依然活着。我曾目睹我的星球封冻,看着我的村庄被冰川压垮。我曾遭到体型比我大十几倍的猎食者的捕杀,曾经历过能把整座城市变成死城的瘟疫。从酷热的沙漠到无尽的冰雪,无论何种气候我都能在其中生活。”

“你来到了这里,却发现我甚至更难控制,而你居然都不停下想想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会告诉你的,外来者:我不仅征服过所有这些、乃至其他更艰难的险阻,我更面对过比它们都要强大的敌人——我自己。你以为你很残忍?但我曾破译过我这个世界的元素代码,只是为了将它们纯化,然后从天空中把它们倾泻下来杀死数十万人。我也曾窃取过恒星中燃烧的烈焰,用它们把我自己的同胞烧成路边的一滩黑迹。”

“尽管如此,尽管还有比这更可怕、你甚至都无法想象的残酷行径,这里依然有光明存在:我把毒药变成肥料,把废土改造得五谷丰登;我丈量天空,飞出我这个世界的边际;我终结了无数战争,让我的子民重新平安地回到家中。尽管有时我冷酷无情,更多时候我还是会选择善良;尽管有时我心怀恶意,更多时候我会拥抱友谊;尽管我的整个世界都想置我于死地,我还是会挣脱绝望追寻希望。”

“你占有不了我,你也改变不了我。除我自己以外,我没有其他主宰,而我选择继续如此。”她站起身,裙摆随之在腿四周摇曳。“欧迪姆,无论是我的头脑,我子民的思维,还是我的星球,这里都不欢迎你。滚出去。”(《亚历山大的奠基者》第六幕(5))

……

是什么让我们在危难中不乱阵脚?

是什么让我们为了一个不知道能否达成的目标投入一切?

是什么让我们永远对明天饱含着希望的热泪?

是人类一万五千年来与大自然搏斗,并且成功的历史告诉我们,我们将不会被打败,我们永远会赢。


今天我们要致敬的人,是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

在他那个保守与封闭、专制与独裁盛行的时代,他向全世界喊出了反抗压迫,追求民主的声音。他从古典自由主义的思想传统出发,认为自由是人的本真,人与人的平等将会被写进法律,自由人的大革命终将会胜利。

他曾说,“当过去不再照亮未来,人心将在黑暗中徘徊。”

也许生活中有不少磨难,但能够从历史中汲取希望的人,他们的人生不会黯淡无光。

让我们向他,向人类五千年的历史致敬!


PaP系列链接

第一部 地球上最后一只小马:https://fimtale.com/t/2809

第二部 亚历山大的奠基者:https://fimtale.com/t/2880

第三部 孤日永存:https://fimtale.com/t/2926

第四部 没有我们的地球:https://fimtale.com/t/2549

第五部 PaP: Bedtime Stories(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第六部 Meliora(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11302/meliora

第七部 Knight of Wands(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33340/knight-of-wands

 

关于作者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已有 4 条评论
  1. 感觉以现实叙故事的倾向更明显了,看起来的确怪怪的,特别是(“你来到了这里,却发现我甚至更难控制,而你居然都不停下想想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会告诉你的,外来者:我不仅征服过所有这些、乃至其他更艰难的险阻,我更面对过比它们都要强大的敌人——我自己。你以为你很残忍?但我曾破译过我这个世界的元素代码,只是为了将它们纯化,然后从天空中把它们倾泻下来杀死数十万人。我也曾窃取过恒星中燃烧的烈焰,用它们把我自己的同胞烧成路边的一滩黑迹。”

    “尽管如此,尽管还有比这更可怕、你甚至都无法想象的残酷行径,这里依然有光明存在:我把毒药变成肥料,把废土改造得五谷丰登;我丈量天空,飞出我这个世界的边际;我终结了无数战争,让我的子民重新平安地回到家中。尽管有时我冷酷无情,更多时候我还是会选择善良;尽管有时我心怀恶意,更多时候我会拥抱友谊;尽管我的整个世界都想置我于死地,我还是会挣脱绝望追寻希望。”)回到人性时,那种人性的二面初看悲壮,但事后一想,如此纠结产生多少后人复后人之哀的憾事呢

    5月15日 17:46来自QQ 回复
    • 所以,纵然过去能够照亮未来,但那亦是过去那黑暗的人心所铸的,而我们,依然在过去与现在的人性矛盾中徘徊于光明与黑暗之间,而马国最理想之处,就是和谐的光明总比黑暗的一面大
      [思考]

      5月15日 17:56来自QQ 回复
  2. 人家小马也是至星漩起以千年计的发展出魔法学体系好吧,天马的文明也对自己的飞行也有一套系统而完整的理论分析。甚至已经有官设的教育体系和真正的大学(皇家学院,不是暮光的),明明从普通的科技,物质文明进化成魔法文明就近乎从部落与石器进化成有组织,有生产的文明一样是纪元的永不倒退的变迁,应该做的是尽早与全面适应,而不是纠结在什么传统不合啊,什么失去对自然的主宰这些不伦不类的东西
    [黑线]

    5月15日 17:39来自QQ2 回复
  3. 嗯,值得一读的文章

    5月15日 12:3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