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罪』作者Pen Stroke采访录

2

本文转载自:https://fimtale.com/t/3689,翻译者:…………


(感谢我的室友‘罗夏日记’、我的同学‘四円’给予我翻译上的帮助)

(感谢‘逝罪’全体翻译人员给我们呈献出一部如此精彩的小说,感激不尽)

(以下部分内容取自翻译,https://fimtale.com/t/839,译者注)

这部小说可能是马圈最长的同人文了,不过‘辐射小马国’是它有力的竞争对手。但‘辐射’因为含有限制级内容,在这场‘竞赛’中可能有点‘动力不足’,而‘逝罪’要更加‘亲子’一些。但这部小说带来的无数二次创作、同人图、同人音乐——还有一批实体书——能够证明,聂克丝的故事能和马圈的各部分产生共鸣。

 [黑暗][悲伤] • 203,000 词 / 360534 字

在一个充斥着比黑夜更为黑暗的魔法的夜晚,一场疯狂的仪式悄悄进行着。他们企图给予梦魇之月真正的身体和生命,让她与露娜公主真真正正的分离。但是,当咒语被赛蕾丝蒂娅打断,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被创造了出来……

现在,一只名为聂克丝的小小黑色天角兽幼驹生活在暮光闪闪的关照下,但却被她过去的记忆和情绪困扰着。她是否就是重生的梦魇之月?还是说她只是一个有着自己的灵魂和意识的复制体?暮光闪闪能否从那些无法释怀她那如龙般的眼睛和漆黑皮毛的小马蹄下保护她?

或者,聂克丝是否会被强迫着背上那些可能甚至不属于她的罪行,变成小马国所知的最强大的邪恶?

你住哪里?

PS:我现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萨迪纳市。

BG:我现住在肯塔基州的伊丽莎白镇。

你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或说,你是学生吗,你有什么样的职业/全日性工作,等等)

PS:游戏程序师。

BG:是说现在采访的时候吗?我现在一个先租后买公司上班,但正在找更好的工作。

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小马驹:友谊就是魔法”的?又是什么时候发觉自己成为马迷一份子的?

PS:我能去看MLP是受Batty Gloom以及我大四时候游戏项目课上的几个朋友。我一开始看MLP是因为我所在的项目小组中的几个人在看。标准的万恶之源啊,真的。我看了头几集,很喜欢。又看了一集,更喜欢了。几天后,我就把当时播出的都看完了。后来我知道了EQD,在那里遇见了老友,也就是现在的Batty。当时它刚写完‘The Truth About Pinkie Pie’,我也刚刚发布我的‘For My Sister’。之后我们都深陷其中,最后彻底投身其中,爱上了这里。

BG:我原先经常看That Guy With the Glasses、Cinema Snob、Oancitizen、Linkara还有‘CR!’,不过我早就不看了。我提到的最后一个很有说头,接下来我马上就要说到它。

实际上,我早在FiM上映之前就已经知道它了,那时还在试制。当时我偶然看到一篇小文写道关于MLP系列重启,我翻了翻白眼,自个打趣道,“哇哦,如今还真是啥都能出个重置啊!”(当时我并不知道除了八十年代那部外其实还有另外三部MLP剧)我对主角们、塞拉斯蒂娅、斯派克的宣传照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可能要怪这些角色画得有些脱形,所以看着有些恐怖,后来在正剧中的就好多了。

不管怎样,那时我是真的没怎么注意到这部剧,更别提在KnowYourMeme(就是在这我了解了这部剧的粉丝是有多狂热)已经有人在关注了。直到‘CR!’出了一个‘Pinkie Pie in 5 Seconds’视频后,我这才放下架子去看了看剧情。我很惊喜地发现,剧中的对话是有多么的自然,也没有那种大人跟小孩说话的口吻在里面(认真点说,你上次在一部儿童剧中看到‘险境’(precipice,这里是指第一季第一集暮光给大公主写信警告梦魇之月时用到的词,详见https://mlp.huijiwiki.com/wiki/%E5%8F%8B%E8%B0%8A%E7%9A%84%E9%AD%94%E5%8A%9B%EF%BC%88%E4%B8%8A%EF%BC%89,的语录部分,译者注)这个词是什么时候?)我很喜欢第一集,接着又看了一集。当时还是寒假,我学业进度赶得快,时间充裕,所以一口气把剩下的都看完了。当时是看到‘本无嫉妒’。

我这才逐渐意识到,我喜欢上了一部关于魔法小矮马的卡通片,然后将我最后的理智都丢掉了。

然后我就成了一个马迷。

你有最喜欢的一集么?

PS:哇哦,这种问题总是能问倒我。很多剧集都各具特色,这让我很难比出一个最佳来。我也很喜欢剧中出现的几乎所有的歌曲,前三分别是 “Art of the Dress,” “Raise This Barn,” and “Becoming Popular.”。但同时,我也很喜欢”噩梦之夜”一集中的露娜和泽科拉。

所以说,我猜我还是选不出来我最喜欢的。

BG:我喜欢的有很多,真的。但非让我选的话,我会选‘谐律再临’。相反,我最不喜欢的是‘以柔克刚’,不是因为这集的理念,而是因为我觉得这集有点儿赶,应该分成上下两集。

在(纯)原剧中你喜欢哪个角色?如果范围扩大到整个马迷圈(或者图画创作中的,同人文的,梗里的)呢?

PS:主角中选苹果杰克,背景小马或配角中泽科拉,反派就选梦魇之月。

BG:主角中暮光闪闪和云宝黛茜都是我最爱,配角或背景小马中的,我选终局定格,反派我选‘以柔克刚’前期的无序。

你的绰号/笔名是怎么来的?

PS:我真希望我能说这笔名非常巧妙,但是它只是一个我能想到的比较合适的名字。

BG:我其实是先想到我OC的形象,想出他的样子再用一组词描述他,词组就成了我的笔名。

你写过其他类型(其他粉丝圈、专业等)的文章吗?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PS:我上中学时开始的写作,起初在其他圈子写同人文。到了高中,我写了几篇原创小说,不过都没有发表,但我完结了有四篇,最长的有超过三十万词。之后上了大学,写作能力有所衰退。我通过在Writing.com上写交互式小说保持熟练,就在这个网站里认识了Batty,那时他还不叫Batty。不过再没写过其他的东西,直到我入了马圈。

BG:我只能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还是web 2.0时代(感谢老天爷这个时代没落了),我写过一篇它圈的同人文。除了这个?一篇没有。不过我后来知道了Writing.com,在上面我练习写交互式小说,最终开始跟Pen Stroke合作,那时他还不叫Pen Stroke。一开始只是回复回复他的帖子,后来开始跟他发邮件交流创意和故事线。很快我们便成了朋友。后来又发现我们各自都发了一篇小马同人文,然后就开始一起写了。(Pen Stroke刚写完For My Sister,我刚发表The Truth Behind Pinkie Pie)。

在你不写作的时候你都喜欢干什么?

PS:写作是我主要的业余爱好,很难说我还喜欢其他什么。我倒是挺喜欢骑自行车的,如果我宅在公寓里太久要疯的话。我加了一个Skype上的角色扮演群组。当我创作灵感枯竭时,我总能在里面写点什么。除了这个,我还玩LOL,多亏我的一群朋友,跟他们在一起时,我也确实挺享受活跃气氛的过程的。

BG:差不多就是看看动画片,玩玩游戏。如果有时间我会读读书。

你最喜欢的作家(出版物的,或同人文的)是谁?你有最喜欢的故事或小说吗?

PS:我觉得我不得不说说我最喜欢的作家Terry Brooks和他的Sword of Shannara系列,尽管我还没读过这个三部曲的第三本。说他是我的最爱是因为他是头一个让我气得不想接着看下去的作家。我不知道为啥,这结局太出乎意料了,就好像被一上勾拳狠狠打到下巴一样。现在想想,其实小说里有很多地方已经暗示结局就会如此了。除了这,我喜欢的出版物作者还有Orson Scott Card、J.K. Rowling和J.R.R. Tolken。

而在马圈里,我不敢说我有非常喜欢的作者,但是我有我很喜欢的故事。我非常爱看Warren Hutch的Screwball三部曲。我还喜欢Pegasus Rescue Brigade写的Shipping and Handling头篇,不过我还没来得及看它的续集。其他我能想到的还有Kkat的‘辐射:小马国’、Thanqol 的‘Yours Truly’、PhantomFox的‘公主微服私访记’、Passport-Clean的‘Tilt’、以及Obselescence的‘昔日’。

BG:我说不上来谁是我的最爱(尤其是我读的还不算多,现在说的将来未必是),但我现在确实很享受读Neil Gaiman的作品。我还喜欢和哲学相关的文章,或者任何对照现实的小说,比如‘美丽新世界’、‘1984’、和‘动物庄园’。

在马圈里,我没啥最喜欢的作者,原因同上,我读的太少了。我倒是挺喜欢Screwball三部曲和‘辐射:小马国’的。

史蒂芬金认为每个作家都有一个“理想的读者”——这是一个值得作家为之写作的人,亦是作家关心其反应的人。你有吗?如果有的话,他是谁?

PS:嗯,其一,我感觉作者自己需要成为自己的理想的读者。自己要喜欢自己写的东西,享受写作的过程。这样不仅仅能让写作带来快乐,还能保证作品的质量。然后,经过两年在这个圈子的创作后,我开始明白我的理想的读者是什么样的:他会读我的作品,仅仅是因为他喜欢。总有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故事,需要你深入思考,需要你一步步将故事的世界观充实。这些故事可称得上是最上乘的艺术品,当然要写好也很困难。就算是写得好,也会有点让人倒胃口。这就好像现代艺术,尤其是对于抽象表现主义。某些是伟大的作品,有着深层意蕴。而其他的看起来就像是某人将颜料随便甩在画布上的产物。

我想为我理想中的读者写的理想故事,是有点像在一个寒冷日子之后的一个温暖的毛毯,这故事能让你得到宽慰。我理想中的读者没有年龄的限制,因为我希望我的故事是老少皆宜的。是的,这也让我受到了很多非议,譬如有人说我的故事一点儿都不劲爆,语言也太简单化,但是每个故事都要那么复杂吗?就像我之前用的画画的比喻,我的故事从来不会让读者觉得晦涩难懂,相反,我要让他们觉得这个故事是浅显易懂的。我的作品就像在画布上涂色一样,很容易读懂。

正因如此,我成为了这样一个作家,或者说我成为了我想成为的作家。我仅仅是想成为一个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作家。现在有很多人写严肃文学,也有很多人喜欢严肃文学。但是,谁知道呢,或许日后不久我就会认真又严肃地去写自己的原创作品。但是现在,我只想写点快乐的东西。我想写小马和他们的魔法世界,因为这是一个在经历了漫长的一天之后放松的好方式。

所以,我理想中的作家、读者以及受众,他们都仅仅是想要一个能让自己放松的故事。

BG:我和他想说的一样。我写是因为我想写,并且我也希望会有其他人喜欢我写的东西。我写作是为了乐趣,我也想我的读者能从中读到乐趣。

你有什么建议给那些有抱负的作家或者是正在为自己的故事而奋斗写作的人吗?

PS:当然,我只能提供一些我想到的建议。有写过许多专业的书籍以及其他的作者或许会告诉你,你必须为自己的故事写一个大纲,你应该对故事中的人物、情节和场景烂熟于心,并且要把它们全都写进大纲里。老实讲,我自己从来不这样,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我从写作中得到的乐趣就是因为他充满了可能性。有计划是好的,但是不要害怕故事的发展超出自己给它设定的轨迹,只需要记住信马由缰,妙手偶得。把你的故事限定在最初的框框里是违背自然发展规律的,并且也会让你错过很多奇妙的想法。你的大纲只能做一个棚子,而里面的故事就是植物,你只能给它支个架不让它倒下去,而不能决定它会长成什么样子。

我要说的第二个建议是,不能固于己见,这适用于你做的每一件事。当你准备长时间去做一件事但又遇到了难题而束手无策的时候,有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停下来给自己一些休息的时间,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也是有帮助的。FIMFiction 和/fic/(可能是某个reddit板块,译者注)上有很多小组和板块,这些地方有很多人可以帮到你。我不仅仅是说让别人去给你找出语法错误,我说的是通过其他人给你指出,一个特别的情节是否合理,一个角色是否有脱离原作设定。这些人会让你的作品更加脉络清晰,并且帮助你确定读者看的时候和你有一样的感受。

我最后的建议就是多写。或许只是你用一个午休时间写出来的一千词左右的故事,又或者是随手几页写的,来看看某个创意能否可行。你的写法,你的叙事,是你加工作品的工具,如果不好好打磨,迟早会生锈,又得花时间锻炼回原来的水平。同时不要尝试强迫自己写一章出来,那样就成工作了,这样不仅会害了你的故事,而且会榨干你的精力,本来能写完全篇的,结果没劲了。在我看来,写故事要带着乐趣的,就像一场庆祝典礼,如果你感觉不到乐趣又算什么‘庆祝’聚会呢?

BG:就像Pen Stroke说的,让别人去读你的故事是关键的。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但是更重要的是,确保这些读者都是诚实的并且能够get到你的点。

以前有个人想要当我们的专职预读者,但是他一直在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故事中,却忘记了故事是我们的。简单来说,他把自我意识放到了创作过程之前。或许他更适合做一个合著者,但是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反馈的读者,而不是个喧宾夺主的人。

另一个需要避免的坑是你害怕质疑和反对的声音。Pen和我在这方面是互相毫无保留、完全接受的。如果我们想到一个特别的场景(不管它是暴力的,还是极端的,愚蠢的还是过分的)太过分,或者是OOC的或是甚至是简单的A和B谁前谁后的问题,我们会告诉对方,我们有幸让Illustrious Q和我们一起干这件事。他通常不是告诉我们某个创意,而仅仅是说,“我觉得你们能做的更好”,然后这句话就能让Pen Stroke能力爆发,写出出彩的东西来。

那你写作过程中最典型的什么?你会去打草稿吗,是否有预读或者编辑之类的?

PS:我可能有一个你能想象得到的最不正式的写作过程,就是我是从想法开始入手,从想法开始往外延伸,而不是循规蹈矩。一旦我有了几章的内容和大致的情节规划,我就让我的预读者去读,这些时日是Batty和Illustrious Q。他们要把握主要的情节,章节的方向,流程等等。之后,我会请更多的预读者。他们通常只会努力找出语法错误,但我也试着鼓励他们评论其他东西:他们搞不明白的地方,他们喜欢的描写,或者可以改善故事情节的想法。这些完事后,故事就可以传到FIMFiction上了。是的,读者通常会在那个时候发现些拼写错误,但不会有太多人不喜欢这个故事。

BG:我过去是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写。像Pen Stroke一样,我现在写东西就是哪个地方有思路写哪里,然后再对情节做调整,甚至会把新的章节插入进去。如果我很兴奋,我会在一个时间内完成所有的内容,然后拿给Pen Stroke评价。

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现实生活中的责任已经成为我写作的绊脚石。12个小时的轮班工作和寻找写作的空闲时间,这让我的精力开始吃不消。更糟的是我不得不搬回家,这让我少了很多私人空间。我通常要在休息日去找一份更好的工作,而不是闲下来去写作。就假设我写了一个故事的5/8拿给Pen Stroke看,我虽讨厌这样做,但是如果我不这样,或许它就会永不见天日了。

还有,我有一个word文档,里面有我想到的几个故事想法,一旦我有了空闲时间我就会去把这几个故事写出来。

是什么激励你去写‘逝罪’的?

PS:最起初关于‘逝罪’的想法来源于一个叫‘Creeping Darkness’的小说。‘Creeping Darkness’的核心是MLP和‘Alan Wake’(Xbox发行的游戏)的跨界,但其中某些理念成为了‘逝罪’的核心。聂克丝的设定可以说是在那里诞生的。在‘Creeping Darkness’中,她代表了梦魇之月内心最后一丝纯真,而且就像‘逝罪’中一样,这部分被从露娜身上剥离下来独立存在。‘Creeping Darkness’最后也是,梦魇之月放弃许多,只为能拯救暮光。

正是这些主题(在Creeping Darkness中仅仅作剧情推动),启发了‘逝罪’。这些概念太有趣了,以至于无法忽视。这些想法设定主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知道我最终坐下来写下‘逝罪’的第一章。

BG:虽然在早期我对这个故事没有什么关联,但Pen Stroke至少让我一开始当了个预读员。他会不停地征求我的想法、建议或意见,我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最初的‘逝罪’本可以把聂克丝变成一个真正的自创角色。与其说是梦魇之月的化身,她更像是克隆的梦魇之月。最初,聂克丝只是一个意外,而梦魇之月本还存在于由法汇创造的宝石中,有点像巫妖和它的灵魂之瓶(龙与地下城中提到的liches和它们的Soul Jar,破坏罐子才能真正抹除它们的存在,译者注)。现在,虽然那样也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故事,但我老是觉得它错过了什么。我想了一会儿,跟Pen Stroke说:“嘿,如果聂克丝真的是梦魇之月的重生呢?然后她恢复了她的力量和记忆?”一开始,Pen Stroke还不是很确定要不要这样写,但我决定唱反调,列出了数量相同的好处和坏处。Pen读了它,很喜欢,故事从此换了一个方向。

从此以后,Pen逐渐让我在故事中有了更多的话语权(虽然他总是有最后的发言权),足以称我为“助手”。我可以在故事里插几个笑点或一些想法(聂克丝在故事结尾询问是否会被禁足、萍琪派的派对规则的数量和内容、梦魇之月在第10章中的演讲),但故事主要还是Pen Stroke的。他只是大方地允许我参与装饰这部小说。

当你写这本书的时候,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和挑战?

PS:没错,这个故事的初稿确实存在几个难点,尤其是后几章,我们要平衡好这个即将完成的故事的好几个部分。当然在我们把故事发布出去之后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围绕着初稿的加工也就随之开始,尤其是对臭名昭著的第十章和之后部分进行大幅度改动。有些人讨厌我们做的那些改动,有些人觉得故事正需要这些修改,还有些人指责我们屈服于读者们的抗议。对于这些事情我想说,当读者们提出一些你同意的观点的时候,这不能被称作屈服。不仅如此,之后第二季的编辑已经做好了纯粉丝向故事平装书出版的准备,基于读者们的反馈来润色文章的这个经历极大地帮助了身为作者的我。

BG:我觉得当Pen Stroke和我讨论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十分同意这个故事需要何种走向:梦魇之月作为聂克丝而重生,在重新得到她的力量和记忆之前,她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几个月,之后她接管了小马国,最后良心发现的她亲手摧毁了自己残留的负面人格,历经审判再次回归成为聂克丝。

我们争论的是一些章节的具体内容。绝大部分的改动不仅仅是关于第一季相关的重写,第二季也有。我还记得Pen Stroke对第18章和第20章都进行过不少于三次的改写。这是因为他弄不清楚如何设置一些自己想要发生的一些情节;虽然他知道要改啥,但就是不知道如何改。

例如,一开始并不是打算用一大群凶恶的怪物去袭击小马镇的,而是一个叫Leo Major而且有星座熊大小的怪物。为什么呢?当时小马国还没有官方的版图,我们觉得小马国可能是通过陆路与其他国家建交的,其他过远的地方之于小马国等同于我们之于非洲。而且因为那里太远,聂克丝在降临永夜时这个星球的另外一边将陷入永昼。经过连续几日的暴晒后,这只狮子(指前面提到的Leo Major,译者注)打算开始长途跋涉至小马国面见公主们来质问她们为什么不能升降日月。但最后这个提议被废弃了,我也忘记了确切的原因,但事实如此,我也同意,废弃这个提议更好。

Pen Stroke也苦恼梦魇之月’s的审判是该秘密进行还是该在报纸上发表(“号外!号外! 看一看,瞧一瞧啊!千年难遇的审判!小马国对梦魇之月!”)最终,随着公主们在事后给出了有关真相的说法,审判就像故事中那样神秘地结束了。

当你着手去写‘逝罪’的时候,你心里有没有一些主要的思想或主题?

PS:起初在处理故事的一些基本设定后,我们确定了很多主题,这些主题都和Creeping Darkness中的非常像,其中最大的一个主题是,“如果梦魇之月想得到救赎,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除了这,其他大部分主题也在故事中自然而然地展开了。围绕着“后天对先天”、反抗他人强加的期望,以及放下过去而发展的主题都包括在小说当中,原因就是这些主题非常契合小说内容,而且能够支撑小说的最基本主题。

BG:我之前说过,我不确定Pen Stroke一开始想让梦魇之月与聂克丝成为两个独立的角色是否是个好主意。但既然最后定下来了,那让梦魇之月转世重生,寻找救赎就是小说的主要目标了。如同Pen Stroke说的,一旦想法在脑中定型,那故事中剩下的东西就能有条不紊的安排了。

 ‘逝罪’启发了无数画师作家以小说的世界观去创作他们自己的作品。你们感觉如何?读过任何一篇这种二次创作吗?

PS:坦率来讲,这让我感觉棒极了。人们能因为非常喜欢一部作品而去做些什么,这总是让我很激动。我想说谢谢都来不及,就算是我不去工作了,这辈子就这么谢谢都谢不完呢。这些二次创作的画作、音乐、故事都说明,‘逝罪’对这些人们来说不仅仅是一次有趣的体验,而且也能为其他人创造出这样一场体验。

我实际上也读过一些,能看到其他写手能将我小说没写的东西补充也很有意思。有时这些写手会从一个很吸引人的角度出发展开剧情。这就好像是行走在无人涉足的道路,或者是将地图交给其他人来指路。如果作品能基于某个细节写得很好玩,那么这个作品往往会让人感到愉快。

BG:人们这样做让我很高兴,而且我深感荣幸。我参与制作的东西让很多人快乐?而且他们以同人的形式表达这份快乐?我从没想过我会做到这种事,就如Pen Stroke所说,我俩永远无法完全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当‘Creeping Darkness’发表时,那个评价相当好,很多人也真的很喜欢聂克丝,我常跟那些说喜欢这个角色的人开玩笑说,总有一天会有人会画个聂克丝的同人图出来。

我没想到还真有人画了,而且是好多人。到现在我都很惊讶。

你曾想过‘逝罪’会变得像现在一样火吗?

PS:哦,没有。我从没预料到小说会这样火爆。一开始,我就想着,只要能像Better Living Through Science and Ponies那样就行了。那是我的骄傲。最初‘逝罪’的封面就是Valcron赠给我的礼物,来祝贺我完成了这部小说,这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写的最长的小说。但我从来没想过知名度会噌噌往上涨。

BG:不不不!等等等等,啥?不,才不呢!一点都不。

Pen Stroke是一个极好的作家,也是一个极好的朋友,所以我早就知道这个小说会火,但不是像现在一样火。我当时想,要火可能就和Better Living或者Creeping Darkness一样吧。

在一次音频采访中,有一个采访者开玩笑说Pen Stroke和我一定不知道这个故事实际上有多受欢迎。为了能让我还留点儿理智和谦逊,知道一些人很享受这个故事就已经让我很高兴了。

对于‘逝罪’你还想改些啥吗?

PS:现在吗,我想我会说不。当然我有几个我希望一开始就不那样写的地方,但……说真的,我已经很满意了。‘逝罪’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改了又改,写了又写,还有一次适配第二季的更新,已经被打磨锤炼到我想象的模样了。这篇故事写得不错,在它全盛时期打出一个漂亮的收尾,而且每周仍然会有新的读者和评论出现。聂克丝和她的故事是这个圈子声名远扬也是它臭名昭著的一部分,不管是从好的方面看还是从坏的方面看。所以说,目前让这个故事保持现状就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BG:目前?不,不会。

呃,好吧,可能要重置一下滴血的那段(小说我只读过一遍,这段我想不清了,请读者自行查找,有知道的能在评论区说一下吗,译者注)但Pen Stroke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想保留这段。:P

除了这,我很高兴故事现在的样子。不管怎样,结果如此,有目共睹。并且小说历经两季洗礼,成功避免原剧剧情太过影响小说世界观,这可不是随便哪篇小说能做到的。就让大家看看今后Pen Stroke和我能在这个世界观下再给大家带来怎样的续作和外传吧。

读者可以怎么联系你?

PS:你能在很多地方找到我。我FIMFiction用户名是Pen Stroke,或者你可以直接发邮件给pen.stroke.pony@gmail.com,我也有个DA主页,名字是PenStrokePony,油管上也是这个名。油管的这个账户仅仅是用来放些我做的PMV和收藏马片儿(原文‘pony playlists’,译者注)的。所以,就这些……我真的不难联系。

BG:batty.gloom.pony@gmail.com

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PS:最后感谢为‘逝罪’付出的所有人,是你们成就了它的今天。感谢预读者们,感谢画师们,感谢音乐人们,感谢其他写手,感谢读者们,我只想说,感谢你们,让我和这部小说成为这个圈子重要的一部分。大家一起携手走到今天,这段历程拿什么我都不会交换的。我还要感谢那些给我直接发邮件的粉丝们。虽然我从来没有回复过你们,但我读过你们发来的每一封信,每每读起,总是能让我的脸庞浮现笑容。知道人们在享受我的故事当然能激发我创作的动力,我希望我永远不会放弃写作。还有,最后的最后,感谢RBDash47能将‘逝罪’加入小马文库。

BG:感谢每一个读过故事的人、帮忙编辑的人、创作同人的人。我认识Pen Stroke很久了,他是我私下认识的最好的人之一。他比那种在某个圈子和他一样有这么大影响里的人还要谦逊的多。虽然我还没有做到和他一个水平上,我还是希望能在他做的任何事上给予支持,或许等到我的生活回到正轨,我也能像他一样为这个圈子贡献力量。再次向所有人,即使是仅仅略读过这个故事的人表达感谢,最后感谢RBDash47能让‘逝罪’在文库中有一席之地,也感谢他能让我这个疯子助手有个说两句话的机会。

关于作者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已有 2 条评论
  1. 感慨万分啊

    5月28日 12:30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地平线加原著的约二千万字的体量应该确是傲绝群雄的[偷笑]

    5月26日 19:59来自QQ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