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淡】希腊哲学、谐律精华和小马

9

这篇文章是为了解决一下近期的稿荒,从希腊哲学角度谈一下M6的美德。因为是扯淡类杂谈,不写引用了。

开始前简单说一下本文中牵扯的希腊哲学,主要来亚里士多德 (Aristotle)的尼各马可伦理学 (Nicomachean Ethics) ,还涉及一点理想国 (The Republic)。尼各马可伦理学是亚里士多德的作品,亚里士多德是帕拉图 (Plato)的学生,帕拉图是苏格拉底 (Socrates)的学生,帕拉图写了理想国,记录了他的老师苏格拉底和其他人的辩论。显然尼各马可伦理学和理想国原文都是希腊语,但我才疏学浅,希腊语只会读那几个数学用的字母,因此如果引用原文,也只会引用一些英文翻译,考虑语系的问题,个别英文翻译比中文翻译更加贴合原意。


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所讲的有一大部分就是:“怎么做一个好人”,这里不妨说“做一个好马”。尽管M6在剧中犯过诸多错误,但直觉上我们还是认为她们是“好马”、是“善良”和“正义”的,但这种“好”指的是什么呢?

对于亚里士多德来说,这个“好”,或者说“善”,很大程度上是对“快乐”的追求。但这个“快乐”并不是我们中文常说的“快乐”,亚里士多德也不是在提倡享乐主义,他所说的“快乐”原文叫”εὐδαιμονία”,英文转译做”Eudaimonia”,翻译有时是 “Happiness” 有时是 “Flourishing”,搁中文里大概介于“快乐”、“幸福”和“自我实现”之间,为了方便称呼,后文把这个”εὐδαιμονία”叫做“幸福”。

这样说还是非常抽象,以萍琪为例,她在彩虹音爆事件之前,精神萎靡,性情消极刻薄,就像是一株濒死的植物,从“幸福”的角度来说,大概可以说是“不幸福”的。而在彩虹音爆后,萍琪精神饱满,开朗活泼,致力于让他马开心,这种状态可以说是“幸福”的(虽然后文可能看到她有点超出“幸福”的状态)。然而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如果说“善”是对“幸福”的追求,那这个“幸福”具体指什么呢?如果说萍琪幸福,她幸福在什么地方呢?

我们看到萍琪在彩虹音爆前后出现了“幸福”和“不幸福”的转变,虽然彼时萍琪还没有成为欢笑元素 (Element of Laughter),但显然已经具有了成为欢笑元素所需的品质,如果把欢笑看成是一种美德,那这就是“幸福”的重要含义之一:

德行
(The practice of virtue)

对于亚里士多德,幸福还包括欢乐的生活和哲学思考,但这两样坑太深,本文不做讨论,这次主要关注在“美德 (Virtue)”上。继续哲学一贯问“什么?为什么”的尿性,下面开始讨论“什么是美德?”


可以说,M6各自所代表的元素都是美德:诚实、善良、欢笑、慷慨、忠诚、膜……魔法大概也算……除此之外,从人类角度来说,诸如正义、勇气、耐心、同情等似乎都属于美德。但仅仅列举美德作用不大,哲学还在问:“是什么让美德成为美德呢?”对于亚里士多德来说,美德的本质大概可以概括为:

两极取中
(Means between extremes)

所谓“两极取中”,指的就是“在两个极端选项中间”。以萍琪的“欢笑”为例,极度缺乏的状态就是“疾苦”,极度丰盈的状态大概可以说是“癫狂”。若是以瑞瑞的慷慨元素为例,极度缺乏的状态就是“自私”,极度丰盈的状态大可理解为“过于利他”。再比如诚实元素,极度缺乏有点难说,可能是“谎话连篇”,极度丰盈则是“迟钝”(注意到很多文化的常用语言中只有对一个极端的形容词,另一极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特别合适的词)。按照这个思路,云宝并不能当诚实元素,因为她属于“过度诚实”,其“诚实”已经不再属于美德。

亚里士多德认为所有美德是相连的,想要完全实践一个美德必须要掌握所有美德,但这并不代表实现美德是绝对、唯一的。如果说把所有极端都放在一个圆上,那么完全实践美德并不在圆心一个点上,而是在圆心附近的一个小圆内。

关于这一点,可以这么想:M6各自并不完全实践美德,但也比较近了,而她们的合体谐律精华 (The Elements of Harmony)则相当于是剧中对“完全掌握的美德”的表现。

平时我们总会觉得诸如诚实慷慨等词形容的是一种“品质”,但对于亚里士多德来说,美德是一种“技能”。也就是说,如同“画画”或“作曲”一样:

美德是可以学习的;

美德是可以练习的;

想成为一个具有美德的人/马,首先需要做一个缺乏美德的人/马

最后一条可能有点难懂,但记住美德在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中是一个技能,一个刚开始学画画的人几乎必然会画的很烂,不能说是“优秀的艺术家”;一个刚开始践行美德的人/马也因此不具有完备的美德,不能说是一个“具有美德的人/马”。而在该概念下,友谊学院变得既荒谬又合理。荒谬在于美德并不能被口头教授,合理在于美德需要学习、实践美德也确实需要练习。

这里可能还有一些同学想继续沿着“什么?为什么”的路子问下去,为了防止这个文章变成三千字的无聊废物,请让我及时贴出尼各马可伦理对于伦理本身的描述:

伦理无法被简化为能够用语言描述的法则

也就是说“什么?为什么”的问题到最后会得到一个没有答案的答案。


(本来打算在这里结束,但我觉得这文章好像什么也没讲,希腊哲学对于人类影响之深,几乎有种“常识”的感觉。所以打算再扯一点儿)

之前说到云宝并不能当诚实元素因为她过于诚实,那么怎么判断什么时候该诚实什么时候不该诚实呢?这个判定可以从三个伦理角度看:德性伦理 (Virtue Ethic)、实用主义 (Utilitarism)和义务论 (Deontology)。

德性伦理来自上文的希腊哲学,主要将决定依赖于理想化的绝对美德个体(有时也被视为神),既问:“具有完备美德的人在这个形况下会怎么做?”尽管大多数情形下德性伦理能指出明确答案,仍旧有一些情况,德性伦理根本不会做回应,因为“一个具有完备美德的个体不会遇到这种情况”。

实用主义对决定的判断依赖于权衡利弊,如果后果带来的好处高于坏处,则认为该决定是正当的。实用主义所做的决定都对大多数人有利,但其对存粹后果好坏的判断使得过程显得无关紧要,很多道德上显然不对的行为(凶杀、欺诈、甚至种族灭绝)也因此能在特定情境下被辩护。

义务论在做决定时大多会考虑是否处于好的动机 (Good will),同时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那么后果会怎样?”,如果后果会带来益处,那么这个行为就是该决定下的正当行为。因此义务论有一系列普世真理 (Universal laws),比如认为无论何时,撒谎都是坏的。义务论是很多家长老师偏爱的伦理观,但问题在于很多时候,撒谎反而能带来更大的益处,也就是说义务论对于一些个例和特殊情况往往很吃瘪。

以s7e23云宝对萍琪撒谎说自己喜欢派的例子来分析:

  • 德性伦理很难做出决定,因为一个完美的马不会在第一次被问到喜不喜欢派时给萍琪留下“这匹马超爱派”的印象,萍琪也不会因此连续做几年派。换句话说:完美的马根本不会出现在云宝这个情境里。
  • 实用主义会考虑继续撒谎和诉说事实各自后果的实用性 (Utility),如果小马世界不考虑经济成本等因素,仅考虑欢乐程度,那么就看“云宝假装喜欢派的不开心程度”“萍琪对自己的派得到喜爱的开心程度”哪个更强。如果云宝的不开心程度更强,就说实话,反之继续撒谎。
  • 义务论认为撒谎本身就是错的,所以要求云宝说实话。

不过请明白上文从亚里士多德到义务论都是极度概括的(毕竟几乎每个词都能找到好几箱书……),所以请诸位读者仅把这些当作一个引论 :3

关于作者

已有 9 条评论
  1. 看完就两个字的感受 “哇哦”

    2月13日 01:29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绝了,为什么让不可知论来决定这些事

    2月9日 09:17来自移动端 回复
  3. 很好啊,希望看到更多对于小马精神内涵的发掘!

    2月6日 21:01 回复
  4. 粗看了一遍没怎么理解[思考]果然信噪比高的杂谈耐读啊也许多看几遍就读出味来了

    2月6日 14:31来自QQ 回复
  5. 帕拉图?咱只听惯柏拉图了

    2月6日 11:48来自移动端 回复
  6. 有一些点平常就不知道怎么叙述,就使劲描述别马也不懂什么意思,现在来文章了,正好贴合,又有素材了233

    2月6日 08:38来自移动端 回复
  7. 理想国很早之前就读过了,尼各马可伦理学买来基本没读,读不下去,也因为兴趣转向中世纪经院哲学了。

    2月6日 01:54来自移动端 回复
  8. 精 神 虐 待

    2月6日 00:13来自移动端2 回复
  9. 保持诚实(AJ橙)

    2月5日 21:48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