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推荐】废失:隐匿在小马镇深处的乡愁

5

今时鹦鹉洲边过,唯有无情碧水流。

说起小马镇,你脑海中浮现的是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青葱的绿树,透亮的小溪,“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与节奏飞快的城市比起来,它更像是你心中的精心守护的一片净土。小马的六主角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共同种植友谊的常青树。每一天简直都像梦一般美好。

但如果,这一切都不复存在,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呢?

十二年后,当成年的苹果杰克从马哈顿返回小马镇,映入眼帘的不是雨后那空气中夹杂着芳草与泥土香味的小乡镇,以及热情欢迎她归来的淳朴居民,而是一块虽然五颜六色、炫光四射的冷冰冰的硕大液晶显示屏,将她心中所残存的希望瞬间浇灭。

与她同行的还有萍卡美娜·戴安派,从远方的采石场来此另谋生计。

当她回到香甜苹果园,苹果杰克是如何被旧亲冷眼相待?当她企图在充斥商业气息的小镇找到一丝趣味,镇长暮光闪闪又是如何用偏执的话语将她的心劈裂成两半的?

乡愁,该何处安放?


作品信息

作者:Distraught-Lyra

标签:伤感、平行宇宙

链接:新浪博客       FimTale

精彩节录(涉及剧透)

节录1:

感谢并告别瑞瑞后,夜晚渐入佳境。城市仿佛被打了鸡血一样,又变得格外地喧嚣。防止夜长梦多,我决定和萍卡在一家旅馆里开双马间留宿。其实这也是我一开始的打算,毕竟天色已晚,我又没给香甜苹果园的家属进行过通知,如此鲁莽地前去会把他们弄得措蹄不及。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不速之客,所以才在外边睡一晚,写封信给她们,当晚寄出明早就到,好让他们有时间准备。

床上的萍卡已经睡熟了,说实话披头散发的她此时真有几分姿色。可惜她出生在采石场,要是像在马哈顿,说不定打扮打扮后就是新一代的名媛,这是命运的安排,作为旁观者的我只有叹息几声的份儿。

信纸摊在实木桌面上。我提起笔,踌躇半天,却写不出半个字。难道以前那些千丝万缕般沉重的情感早已发霉腐烂在我的心头上了吗?我开始很惶恐,窗内的宁静愈发突显外边隐隐约约的吵闹。当我心烦意乱的时候,忽然,从外边飘来了一段音乐的旋律。

我竖起耳朵一听,那是…《回家》!我一惊,猛得从凳子上跳起,忙不迭地推开窗户,搜寻者声音的来源。但是迎接我的是一座座矗立的高楼大厦,根本无法分辨是哪家哪户的闲情逸致。悠悠扬扬的音符,在大城市纷扰的空气中茫然地游荡着,祈求着一个真正的归宿。

然而它们很快地被噪音所淹没。顿时我又特别惆怅,心里竟升起一股想家的念头。不过我很奇怪,我现在不就是在家乡吗?我究竟是在想哪一个,马哈顿的,还是小马镇的?倘若是后者,我既然已经在这里了,那还想些什么呢?

节录2:

大麦克领着我向前走,他冷峻的背影给我的只有冷漠和苦寂。不知道是不是小苹花的言语改变了他的认知,他也开始对我沉默寡语的。现在他答应我去看看史密斯婆婆的坟,但是在路上始终没有开口和我讲一句话。后边远远地跟着小苹花,每当我转过头去看她时,她都会不屑一顾地把头转向另一边,不肯接受我愧疚的目光。唉,看来我这姐姐的形象,恐怕在她心中早已荡然无存了吧。

我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一位嫌犯,一前一后的两位警察正押送我去犯罪现场指证。但是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我究竟是有罪还是清白的。如果我是无辜的话,为什么还要这样低三下四的呢?我有何必要担惊受怕成这副模样?后来,我的良心指着我的鼻子说:是我亏欠他们的太多了太多了……

史密斯婆婆的坟墓。墓碑像一座大厦,端端正正地矗立在大地上,没有一丝活气,只有沉重和肃穆。墓碑看上去湿漉漉的,底角上长满了斑斑点点的青苔,它又像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庞,冷冰冰地迎接我的靠近。当我看见“史密斯婆婆”这几个字被清晰地刻在上面时,刹那间潮水般的记忆泛滥了我的脑海,无数被遗忘或即将被遗忘的事情此刻仿佛历历在目:小时候婆婆帮我穿衣服,教我识字;婆婆拉着一车子苹果去赶集,苹果堆里还有一个我;婆婆躺在摇椅上,和颜悦色地给我讲故事;我和婆婆争着把最后一口苹果派让给对方….而最后我想起的,是十二年前临行之际,婆婆看我的眼神,那里面饱含了无奈,哀伤,以及无边无际的期盼。可是我并没有在她活着的时候,兑现她的希冀…..

我的眼眶湿润了,不久之后泣不成声。眼泪止不住地向外流淌,滴滴答答地落在坟墓面前,浸染了一小片泥土。在我悲痛欲绝,即将发展成嚎啕大哭时,我听见小苹花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

“婆婆对我很好,我一直很感激她。你也是这样。但今天你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节录3:

这天晚上,我在旅馆的床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和瑞瑞,萍琪,暮光闪闪,还有两只素不相识的天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时常在一起娱乐,分享生活中的每分每秒,又时常在一块冒险,挽救小马国于数次危难之中;但更多的,仅仅是我们团聚在一起,什么也不做,光是看看各自亲切的脸庞,聆听着各自熟悉的心跳,就能快活上很久,很久…

早上起来时,我就觉得这个梦境很荒唐。我不知道顽固的闪闪镇长怎么会成为我们的朋友。还有那两只天马,一只米黄的,一只彩色鬃毛的,我见过她们吗?是在公益广告,还是大楼外边刷玻璃的清洁工,亦或是气象管理员?我无从得知。

小马镇我是不想再待下去了。这个地方留给我的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绝情的背信弃义,以及顽固不化的利益。或许萍琪派能用她的乐观对这些稍稍做出些影响,但恐怕我不能。我无法再忍受下去这些东西。当物质家园和精神家园一起废失的时候,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我不能忍气吞声地浪费一辈子。

我看了看晨报,注意到附近有一座叫做道奇路口的铁路枢纽小城市。里面有座全国最大的樱桃加工中心,目前它正在招工。我想凭我在大学所学,应该能弄个销售经理做做。尽管收入不高,但很体面,起码不用受大城市里空气污染的影响。

我得和萍琪道声谢,毕竟她是在我失意时唯一帮助我摆脱困境的小马。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在惦念下去只是劳神苦心。未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只要肯去努力,希望永远比失望大。

早安,萍琪派。早安,小马镇。

早安,世界。早安,阿杰。全新的一天在等着我们。

关于作者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已有 5 条评论
  1. 写得不错

    2018年10月22日 22:45来自移动端2 4 回复
  2. rainming

    这应该是书记跑到过去阻止音爆(但各大BOSS都被讨伐)后m6的生活。
    如果真是奸商兄弟搞工业革命,小马镇就没了。

    2018年10月22日 20:33来自移动端 回复
  3. 这只是个人猜测

    2018年10月22日 09:28来自移动端 回复
  4. 这篇短篇感觉好像是正剧S05E26穿越时空显现的其中一个分支的延伸(就是奸商两兄弟开发小马镇的那条分支),读了这个短篇感觉确实挺像的

    2018年10月22日 09:28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