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推荐】肉花:真理之侧,谎言之外

7

很好,你们的爱,已经受得起谎言。那么,在真理面前呢?

小马们好哦~这里是星晦,这次为大家带来的,是一部优质的同人小说《肉花》。喜欢琴糖的小马们绝对不能错过哦~放心,这部中篇小说的水一点也不深,绝对没有什么深藏在水下的,不可名状的可怖之物(×)。


特工的职业操守是什么?哦!别提我被解雇那件事….我是说,是的,你得熟练掩饰自己的身份,而我。我似乎已经太过遵循这份剥离了我所有生活的原则了…

打开房门,天琴已经在床上坐起靠在墙上,背对着我看向窗外。耷拉着尾巴和耳朵,昨天细致整理的鬃毛也乱糟糟翘起。夹紧的两片肩骨在她缺乏肌肉的背上突兀地,就连肋骨也在光照下显得有些骇马,她看上去很是娇小。

“早上好呀。”我靠在门框上,向她开口。察觉到我的存在,天琴转过头来,张开嘴向我展现了她满脸的疲惫与深厚的黑眼圈。

“你看上去跟屎一样。”

“而你不比我好到哪里去…”我无视了眼前小马的坏笑,把饮料递给她。

“这玩意儿太甜了!”她才尝一口,就皱起眉头,挤出一副厌恶的表情。

“还好吧,况且你的身体正需要大量的水分和能量,酒精把它们都榨空了。”

“还好?那大概是因为你的可爱标记是三颗糖!三~颗~糖!而我一颗都没有,要知道那就是…额…”

“像是…三…倍?”

“零可不能被拿来作为分母,小傻瓜~”

“唉,你是那个学院派的小马,当然是你说了算…”

“嘿嘿,我的意思是,我并不讨厌甜食,但这明显过分了!”

“好吧…这里有一壶水,也许你想稀释一下?”

“谢谢~”


我曾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理解爱上一份谎言的蠢马会是怎么想的。或许直到我,爱上了那只愚蠢的小马。

“我也不知道呀…本来只是想要带个好看的舞伴而已…但…但我忍不住嘛。才见第二面就把我扑倒,舞会中途把我拖到街上喝个烂醉,还拉我去调查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的,我…我很开心。在这座城市里一匹马的日子超难过的,无聊得要死还找不到马抱怨一下,然后…然后你来了,像是第一次真正的活着。所以呀,糖糖…”一丝红晕自天琴的颈部爬上了脸,金黄的眼睛反射着屋顶吊灯的白色冷光微微颤抖楚楚可怜。她张开口,试图说些什么,但似乎话刚到嘴边就被咽了回去,整个房间似乎陷入了殷红的沉默。她终究是不打算说出口了,反而像下定了决心似的紧闭双唇,将她的脸向我的脸迅速贴近。一股柔软、温暖又有一点湿润的触感突然在唇间迸现,紧贴着的微弱窒息感让马上瘾。我伸出前蹄,环抱她那娇小的躯体,想天琴进一步地拉向自己。但她突然退后,将角点向我的额头,与我鼻尖杵着鼻尖,满面通红:“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你…”

“我…我也…”她,刚刚,什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有些组织好的词句也被刚刚那下给冲散。喜欢她,这是当然的…我想我对她的感情一定是超越了友谊,但心中总是有些芥蒂。

“什么都别说…我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秘密,多少的谎话,但我爱上了现在的糖糖,所以…”天琴将我按倒在沙发上,轻轻合上眼睛趴在胸口:“什么都不要说。”

也许我真该好好睡一觉,这一夜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有些…疲惫。虽然才不过几天,“糖糖”这个角色却烙印在了我的灵魂里,谁知道呢?也许这才是我心目中自己最佳的状态。即使是现在伏在我身上睡着的这家伙不提起,我也希望就这样演下去,能多久就多久,这是我不愿醒来的梦…


真理?不幸,我对命运没有一点兴致,我本该没心没肺自私地活着…但如果你愿意打扰我的生活,我蹄中的枪管不介意为你心心念念的什么狗屁邪神开个洞。

“命运会指引汝的道路。”它的声音倒显得很平静,诡异的光形下露出了一个,不对,两个,三个,密密麻麻的巨大绿色光滑球体。它们的中心有一道黑色的杏仁形裂缝…该死,那是眼睛,爬虫生物一般的绿色眼睛,竖状的瞳孔,密密麻麻地挤在一团,溢出浅绿色的脓液,透过巨门的缝隙凝视着我。那目光叫马颤抖,裂缝似的瞳孔里透着某种震慑灵魂的力量,透过它我似乎看见了群星,看到了宇宙,看到了在虚空中挥舞着千万条触手如星系般巨型的丑恶古老生物,那无论是在现代科学或是魔法体系中都不应存在的古老者。我本不应知道这些,但…它却像是深入了记忆那般熟悉,当我看到它的身影时,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诡秘知识压垮了我的神经,我注意到那些星辰,它们缓慢移动着,似乎在向某种超出小马所能认知的图腾样排列组合着,预兆什么大事…那些发疯了的小马不停喃喃的大事。

“糖糖你醒啦?”耳边突然响起了略显沙哑的口音,刺激着我那被那些不可名状的记忆压垮的神经,直到好一会儿时间过去,才稍微缓和下来。我不过是才从糖糖的小屋中醒来,而我刚刚奇怪的反应似乎也吓了她一大跳。我开始端详起她的身体起来,似乎昨天的冲突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伤疤,这让我安下心来,不过她涨红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些不满的神情:“虽然昨天晚上我们之间确实更近了一步…但就这么盯着我,很失礼的啦!”


“明天,明天晚上…当星辰结为一线,当血肉之花全面绽放之时,混乱会从不死者的遗骸中泻出,而神主会降临,那时我们就胜利了。”随着金属在水泥面上摩擦而产生的尖锐鸣叫,说话者大概从椅子上站起,向门口走来,在等待了一两秒后,我用力踹开了门板随即转身将枪口对向了门的方向。

“锈钥?”眼前熟悉的身影让我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正满脸惊讶地看着我。视野角落是一个身材矮小却又臃肿的青年马,以及被绑在椅子上,嘴里被塞了布无法发声的天琴。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啊,啧,这可和计划的不一样。”锈钥那副文绉绉的面庞从未如此让马恶心。一旁被吓倒在地上的夜影也是一面惊慌的模样,但他却已然回复了平静:“糖果,我会和你战斗的,但不是现在。”

“你想要怎样啊!”

“明天见!”他咧开嘴巴用一种极度夸张的表情狂笑着向后倒退,在邻近窗边时往后一栽,一头向楼下跌落。在急忙追到窗边后才发现一只卡在缝隙里的钩爪,而他也消失在了夜幕中,留下毫无抵抗力的夜影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我将枪口对着他,慢慢褪去了天琴身上的束缚。


文章简介就到这里了~完整的文章,请大家通过传送门去看哦~

同时,本文的作者兔肉乌冬同样是一位笔者尤其喜欢的作者。其故事流畅程度极高,很容易带动读者们的心情时而握拳紧张,时而挥蹄叫好~同样的,他也在FimTale中创立的自己的页面,并上传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如果你也是一只喜爱冒险,向往着神秘,未知,与甜甜的日常生活的小马,这份兔肉乌冬可是你不容错过的极品~(佐以酱油风味更加×)

乌冬的FimTale页面:https://fimtale.com/u/%E5%85%94%E8%82%89%E4%B9%8C%E5%86%AC

乌冬的新浪博客页面:http://blog.sina.com.cn/u/6615138640

关于作者

QQ:1966373583

已有 7 条评论
  1. 你看上去像屎一样。。。。这翻的,真神奇。。。

    2018年12月30日 18:12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是乌冬!

    2018年12月30日 15:33来自移动端 回复
  3. 这个名字给我一种很不想读的感觉

    2018年12月30日 14:59 回复
    • 名字取得有点随意…不过实际上比预计中的要轻口味很多~

      2018年12月30日 15:43来自移动端 回复
  4. 打污冬尻!

    2018年12月30日 10:16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