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PaP #3:无理由的相信

5

中国人对祖先的崇拜,对未知力量的敬仰,可以一直追溯到周朝,宗法制确立之时。

每年清明,我们扫墓祭祖,寻求祖先的保佑,这仍然是中华民族经久不变的传统;再向前倒一百年,求神拜佛的做法,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稀松平常。

当然我们现在知道,祖先并不会保佑我们,神佛也不会祝福我们。这种无理由地相信,被称作迷信,显然是不管用的。但是很奇怪的是,即使是在今天,迷信也仍然存在。

以下是来自PaP故事的两个片段:

……

艾萨克把水晶翻过来,看了看。他掸去了灰尘。”这里肯定有个电路。会有一个集成电池,也许还有一个LED……“它不是那么大的一块石头,也许是一个人类拳头大小。它是由清澈的石英制成的,放在嘴里感觉有点咸。

艾萨克马上就发现他说的话并没有依据。里面没有隐藏的电路,只有五六个符号刻在表面的一个粗糙的圆圈里。当然,这些符号是符文,它们一起构成了余晖所属的艾奎斯陲亚的小马们喜欢使用的照明法术。

艾萨克跪了下,把发光的水晶放在胸前。他低下头,显出了明显的尊敬之态,他的身体颤抖着。”先祖在上,感谢您的神圣礼物!”他放下发光的水晶,低声祈祷。

杰西翻了个白眼,用一只蹄子推了一下那人的肩膀。”闭嘴,艾萨克!你看起来像个白痴。”

他抬起头来,气愤地说。“你是说祖先没有治愈我吗?”

她愤怒地说道:“不是‘祖先’治愈的你。祖先只不过是普通人。如果有的话,他们比你知道的还要少。对计划良好的判断力并不能使他们成为神。别把‘我们’当成上帝。”她同情地点头。“我在那儿,记得吗?所有难民都是。他们也会告诉你同样的故事。‘祖先’和你为什么没有死没有任何关系。”

……

艾萨克个子很高,但也只比戴着装甲的小马高一点点。他咬紧牙关,突然摆出僵硬的姿势,用一只拳头捂住自己的心脏。“我的难兄难弟啊,”他开始说。“你的剑是为谁服务的?“

像他们在许多仪式上回答的一样,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尊敬的祖先们。”杰西从来没有听过保护盔甲发出如此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如此低沉,她的胸腔都在共鸣。他们听起来都很像,无论男女,无论老少。除了那些徽章,所有的盔甲看起来都一样。“阿喀琉斯领袖讲过他们回来前他们的意志。”说话的小马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已经完成了仪式。杰西从来没有学过这些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见过这些。“我们知道你的脸,卫队队员隆美尔。你在保卫荣耀之忆时死在了叛军手中。你是……你是怎么回来的?你怎么会和小马在一起?“

另一个装甲兵鞠了一躬。“看来祖先派你来了。”

第一位演讲者也鞠了一躬,然后尊敬地转过头来。“他们会派一个像你这样的英雄在战争时期给我们提供建议。阿喀琉斯领袖需要你的建议。我们不能离开我们的岗位,但只要真王离开,他就可以来见你。”(《没有我们的地球》第2章 第3节)

……

这是在“事件”发生的三百余年后,旧日的人类社会已经覆上一层厚厚的尘埃。HPI虽然侥幸逃脱,保存了大部分人类科技,但他们的生活显然大不如前。经历了百年岁月的冲刷与数十代人的更替,幸存的人类们在黑暗中摸索未知的前路。他们永远都不能亲身经历人类社会旧日的辉煌了,只能从古老的典籍中,前人的传颂中,在心里想象事件之前世界的模样。

今天只能蜷缩在反魔法力场中度日的人类,真的曾经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有过那么光辉的历史吗?在那个处处充满魔法生命威胁的世界,也许他们能做的,就是在心里崇拜与仰慕历史深处的那抹已然逝去的光辉。

这个章节底下有一条评论,感慨一个唯物科学团队的人类遗留群体怎么就变成唯心的了。

也许当我们自己扫墓祭祖,祈求自己的祖先保佑之时,我们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但故事的魅力就在于能够帮助我们跳出自己的身份,从高处看到自己的影子。

HPI崇拜的人类祖先,其实严格意义上就是今天生活着的每一个人。我们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灵魂不能留世,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守护子孙后代,给他们什么保佑。

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迷信这样不管用的东西,能够延续几千年,成为人类长期保存下来的某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呢?

在我刚才的描绘中,你也许已经发现,HPI迷信的根源来自对当下世界的不确定,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未知的恐惧。

其实迷信可以说是一种策略,是人应对复杂状况的一种特殊手段和策略,它是切实有作用的。

举个例子吧。比如在专业的足球赛事里面,就有很多迷信行为。而且研究表明,越是足球强队,往往就越是迷信。有的球员爱反穿袜子、有的球员喜欢嚼草坪上拔下来的草、有的球员坚持11年不换护腿板、还有人坚持不在比赛前唱国歌、等等等等。这些奇怪的行为不是什么个人怪癖,它们背后都有一个动机,就是这些球员相信,这么做,会保佑他们进球。

这么做当然不能保证进球,那为什么他们还这么做呢?

你想,足球比赛,那是一个高度复杂的、不确定的博弈环境。一个球员上场了,其实就是把自己扔到了一个无边无沿的复杂性的海洋当中。球场上的任何一个变化,引发的其他变化,都是无法计算、无法预料的。比如对方进了一个球,我方就都慌了。因为,这不是我预料中的事。我方的行为就越来越混沌,我方的认知就会出现严重的熵增,变量时时刻刻在增加,而且是几何级数的增加,最后落实到我方的行动上,那就是越打越乱,越打水平越低。

这个时候,你需要的是啥?是避免熵增,说白了,就是避免认知复杂性持续地呈几何级数的增加。你需要有一个拦住更多认知复杂性的边界。最好的边界是啥?就是迷信。

比如“因为比赛之前我做了祈祷,换了我五次比赛都赢了的、穿的那双袜子”,这种做法看上去是非理性的,但如果你作为球员、你在场上、就在此刻、你就确信这么做有力量,你就阻断了你认知和行为的复杂性灾难。

不是因为它有效、它是真的,而是因为它的存在,在我的行动现场,帮我屏蔽了复杂性,它就已经帮到我了。这是迷信的作用。

广义地说,没有这种迷信能力,事实上我们在现代社会,是没有办法生活工作的。

你想想,上千人,天天在一个摩天大楼里上班,每个人都相信,这个楼不会塌,每层楼设施正常、运行有序,楼里的上千人每个人都精神正常,不会互相攻击,这其实不能靠什么证据,只能靠无理由的相信。

往大了说,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一切繁荣都是靠分工来实现的,而分工就意味着对他人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常常是未经验证的,而且很可能说崩溃就崩溃。但是,如果没有这种其实是迷信的相信,人和人之间很容易就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猜疑和消耗中,造成这种复杂性灾难。

我相信HPI的领导者们也是知道这一点的,这就是为什么HPI这个唯物主义的科学组织,延续了三百年,就进化出一整套对崇拜祖先的体系。越是复杂险峻的环境,人类协作的难度就越大。如何把仅存的人类团结在一起,不让他们隔三差五的内斗?可能靠的就是这种被称作迷信,被称作无理由的相信的力量。

你看,从PaP故事的一个细节中,我们可以解读出这么多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它是一部关于奇迹与人性,跨越历史与文明的史诗。


今天我们要致敬的人,是二战时期英国的首相丘吉尔。

1940年5月,在战争进行到最艰难的时刻,那真是举目四望,一片漆黑。

他发表了一场著名的讲话:“我没有别的,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献给大家。你们问: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以用一个词来答复:胜利,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无论多么恐怖也要争取胜利,无论道路多么遥远艰难,也要争取胜利,因为没有胜利就无法生存。”

他知道自己的国家能取得胜利吗?我想当时他也不知道。

但就是因为这一个必胜的信念,全英国人民团结在一起,携手共进。他们无理由地相信自己的首相,相信胜利终究会来到。

无理由的相信,是只存在于人类社会的,一种伟大的精神力量。

向在关键时刻将这份力量带给人民的他致敬!


PaP系列链接

第一部 地球上最后一只小马:https://fimtale.com/t/2809

第二部 亚历山大的奠基者:https://fimtale.com/t/2880

第三部 孤日永存:https://fimtale.com/t/2926

第四部 没有我们的地球:https://fimtale.com/t/2549

第五部 PaP: Bedtime Stories(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第六部 Meliora(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11302/meliora

第七部 Knight of Wands(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33340/knight-of-wands

 

关于作者

大道至简

已有 5 条评论
  1. 错别字,追溯没有h(,,・c・,,)

    5月14日 23:23来自移动端 回复
    • 居正

      感谢指正,已修改。

      5月14日 23:33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虚幻现实之于感觉现实,如此

    5月14日 22:26来自移动端 回复
  3. 有人翻译第五部吗?

    5月14日 09:11来自移动端 回复
    • 居正

      目前还没有全的。活水只翻译了第五部的其中两个独立章节。

      5月14日 23:31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