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PaP #6:矛盾的民主

1

有句话说,“天下之权,唯民主是主。”

21世纪,自由与民主已经深入人心。正如卢梭所言,人的权利是与生俱来的,在一个民主的国家,人人都是国家的主人。民主发挥的是人们的集体智慧,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个体决策造成失误的可能性。它真正实施起来无比困难,但人们相信,多数人的知识能给一个共同体带来力量。

而有时,民主却是个麻烦的东西,尤其是在世界末日的时候。

当亚历克斯从魔法屏蔽力场的诅咒中回归,地球又过去了一千年。在这一千年的岁月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迁。瘟疫席卷八荒,记载魔法与文明知识的书籍随着亚历山大市在炮火中的消逝而不复存在,远古幸存者的小马后代们与刚刚从时光隧道中回归的难民分成了对立两派。尽管前者的文明程度已退步到了原始农耕的水平,但后者却更显得手无缚鸡之力。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往日繁华的纽约城,成了难民被流放的地方,称作无名之城。

但亚历克斯是档案,她拥有被祝福的记忆力,不会忘记学习过的一切知识。她来到无名之城,团结起手无寸铁的难民们,建立起新家园“新美马协”。在旧日文明知识的播撒下,生产开始运作,秩序被一点点地建立起来了。难民们仿佛又看见了希望的影子。

这时却传来远方的消息,扬言国王的军队要横扫无名之城,新美马协又重新陷入了恐惧。敌众我寡,能力悬殊,无时准备,这似乎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争。

档案拥有旧日的一切知识,如果让她领导一切,战争也许有希望。但按照新美马协制定的法律,她必须在民主竞选中取胜,才能领导三军。

……

南希小心翼翼地穿过屋顶,但亚历克斯看到她翻了个白眼。”不管怎样,我看不出选举的意义。你简直明白所有东西——还有谁认为他们当总统能比你更好吗?”

“洛克伍德(Lockwood)显然认为他可以,否则他就不会跟我对着干了。”

南希咕哝着说了一些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本来不该知道的词语,然后补充说:“所以洛克伍德是愚蠢的。”

亚历克斯把一只蹄子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上。“当我们成立这个协会时,我们就想明白了它应该是民主的。我们写了一部宪法,我们基于一致认同来治理一切。我们有个人权利——如果小马没有权利选择他们心中的领袖,那么我们就不是民主国家。辩论意味着我们可以让小马自己对我们的理念进行抉择。只要小马真的认为洛克伍德会是一个更好的总统,而不是……他应该是总统就行。”

但这并不能让南希信服。“一个军队的坏人要来了,然后你就这样放弃了控制权?你不认为你应该一直在位……直到我们安全为止?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

“不行。”她咬紧了牙关。这真是一次不愉快的回程。(《没有我们的地球》第3章 第6节)

……

民主来之不易,档案深知这一点,所以即使是在此危难之际,她仍坚持民主,坚持通过选举,由民众决定自己的总统。

在这个章节的评论区里,有朋友说,感觉世界末日还是集权比较好,尤其是当你的领袖是档案这样厉害的角色时。因为这个时候,基本上除了档案之外的人都是无知的。他们不知道如何进行从零起步的生产,如何管理一个小马社会,以及如何打赢一场艰难无比的战争。

在战争前夕这个危难时刻,究竟是应该以能者上,实行政令出一的管理,还是按规行事,实行似乎增加风险、浪费时间的民主?

这终究是一次充满矛盾的抉择。

民主的矛盾,其实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城邦中就展现的淋漓尽致了。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苏格拉底之死。

苏格拉底没有杀人放火、通敌卖国,他就爱在街上和别人聊天。他一辈子做得最多的事就是问别人问题。

其实他知道问题的答案,但是又觉得自己想的不对,所以问别人,然后发现别人的回答总不能让他满意,就和别人辩论,怎么打脸怎么来。最后说完还来一句,“其实我什么都不会。”

感觉就像学霸问学渣考题,到头来自己给学渣纠错,把答案全部写出来后,还来一句,“看来你不行啊,不过我这次怕又要挂了。”试求此时被问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就这样,苏格拉底招惹了一票人。在公民大会上,人们说:判他死刑。

这个决议以高票通过,苏格拉底这个全希腊公认的最有智慧的人,最终竟在民主的投票下,被安上了“亵渎神灵和毒害青年”的罪名。

苏格拉底死于民众对精英的恐惧与敌视。

从这个故事我们了解到,民主并不等于理性,不等于正义,民主有时候会是非正义、非理性的。如果民主可以随意杀人,人民和暴君又有什么区别,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民主政治已经俨然变成了一种暴民政治。

所以西方在之后的两千多年,专制统治者们有了“前车之鉴”,把民主当做暴民统治,当做是最糟糕的政治。在封建与专制的帝国中,往日雅典已辉煌不再。

封建政治是少数人的政治,封建社会的稳定高度依赖于一个或少数的几个统治者。倘若能遇上像PaP故事中亚历克斯这样集知识与智慧于一身的强有力的领导者,自然能够让社会高速发展,以至于成就空前繁荣的盛世。但因为寡头统治,如此繁荣的背后往往危机四伏。套用生物学的术语,这样的社会它的“抵抗力稳定性”极其低下,一旦统治阶层出现变故,群龙无首,社会就有可能在转瞬间崩溃。唐之开元盛世固然繁花似锦,玄宗始迷女色,便是安史之乱,紧接着藩镇割据,王朝从此走上了无以回头的下坡路。

可以看到,专制能够带来一时的兴盛,但带不来长期的安定。这就是为什么民主潜藏着如此巨大的危险,却依然留存了下来的原因。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批评过民主,但他们批评是这种雅典在内裂过程中衰败演变后的劣质化的民主。

正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批评,恰恰从反面有力地提醒了西方人,民主这个东西是有过的。民主并非不可批评,坏政治才必须予以批评。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民主有这样那样的缺陷。经过两千年的各种努力,民主也就被不断地改造,开始符合了政治的良好规矩,再配合很多使它可以良性运转的条件,它慢慢才变成了好政治。等到社会大潮流一变,它在19世纪咸鱼翻身,成为了主流的政治制度安排。

在PaP的故事里,档案最终靠选举当上了聚居点的总统,同新美马协的幸存者们并肩作战,抵御远方暴君的军队。

……

档案看见了,也知道了究竟是什么让她还能在这里。即使支离破碎、马数差距悬殊,但他们仍未放弃。她将星星之火带向了这座城市,现在则是星星之火燎原之时。他们感受到了,她也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正义将会为他们的事业取得胜利,不管敌军将他们逼向何处。

他们选择希望。

即使是古代的农民,也会为了能够得到期年之后的丰收,将本可以填饱肚子的谷物埋在地底。即使是探险家们,也会期待着发现未知的岛屿,而让自己乘着小木船顺水漂流。即使是民主,也会让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少数人执掌权柄。(《没有我们的地球》第4章 第7节)

……

民主并不完美,它的运转受到社会的发展水平羁绊,受到选民综合素质的制约,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它大多时候代表着理性,但有时候也会被冲动与感性淹没;它是一把消灭不公平与非正义的长剑,但有时候也会变成砍向自己的屠刀。

但一个社会要想长期发展,它必须选择希望。我们选择民主,选择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目前看不见的千秋万代之后,寄托在现在与未来组成这个社会的每个人手上。纵使民主可能存在漏洞,纵使它可能在某一个特定的时刻带来不和谐,但我们选择希望,选择走在民主的探索之路上,在尝试中发展它,在实践中改进它,让它不断臻于完美。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而这就是文明进化的真谛所在。


今天我们要致敬的人,是美国二战时期的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

他说,“挨饿和失业的人民是独裁的土壤。”

他推行新政以提供失业救济与复苏经济,并成立众多机构来改革经济和银行体系,从经济危机的深渊中挽救了美国。

试想,如果美国在二战的炮火中变成了一个法西斯国家,那今天的世界恐怕会非常糟糕。

罗斯福不仅挽救了美国的经济,协同世界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更挽救了美国的民主。

让我们向罗斯福,向所有在漫长的民主探索之路上的人们致敬!


PaP系列链接

第一部 地球上最后一只小马:https://fimtale.com/t/2809

第二部 亚历山大的奠基者:https://fimtale.com/t/2880

第三部 孤日永存:https://fimtale.com/t/2926

第四部 没有我们的地球:https://fimtale.com/t/2549

第五部 PaP: Bedtime Stories(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第六部 Meliora(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11302/meliora

第七部 Knight of Wands(英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33340/knight-of-wands

 

关于作者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已有 1 条评论
  1. 发现了。
    发现了什么呢?
    发现了和流浪地球一样的语句。
    (,,・c・,,)

    5月21日 13:15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