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彩虹小马英文同人小说站上的6部抑郁题材小说(下)

16

推荐先阅读上半部分

1.3 《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

作者:Sarcastic Brony,2012年8月创建FF站账号,至今活跃,2002名粉丝,21个作品(其中4篇未在FF站发表),共计60万词,其中18篇都是匿名为主角的文。目前主要在Archive of our own活跃,接单文手,PA上目前有34人每月支持(2019年3月22日的数据),代表作是“多少”系列,即《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和《你今天原谅了多少马》(39k阅读量,全站排行前150名)。2014年7月因为喷人被DP站封禁1000年,2015年4月发文指责FF站编辑正在因他们自己的个人喜好控制整个马文圈的风气(“FF站有一个代码漏洞,那就是有一定长度而没有语法错误的闪闪x银甲文会自动获得编辑推荐”),2018年10月在博客中挂了一个被恶意差评的朋友的作品,2018年12月因为“FF站规则更新”删除了包括《你今天原谅了多少马》的部分章节在内的共计4部作品,2019年2月因为封面图分级问题再次与FF站管理员起冲突。自述有“情绪上的问题”,可能是双重人格或躁郁症,但是他并没有详细说明。

字数:7万词

阅读量:46k(全站排行前100名)

标签:悲伤向,日常

发布时间:2014年5月发表第一章(《终结》发布之后),2014年6月发布第三章并将标签从“欢乐向”改为“悲伤向”(《从未终结》更新至第十三章,Jason与吉尔达交上朋友),2015年4月完结

故事梗概:(前两章)无序在作恶时无意间打开了传送门并把匿名带到了小马国,小马们一开始以为他是无序的残留物,对他使用了协律精华,但是却没有效果,此后小马谷便接纳了他。塞拉斯提亚每周都会抽出时间来小马谷探望匿名。匿名穿越过来之后一直住在小马谷,在糖糖的糖果店里当帮工为生,每天下班之后就一个人闷在家里读书。塞拉斯提亚每次都会询问匿名“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而匿名每次都说“没有”。但是两人都觉得对方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朋友。终于,塞拉斯提亚邀请匿名去她家玩——也就是坎特洛特城堡,在那里他遇到了经常在梦里骚扰他的露娜和患有多动症、被塞拉斯提亚收养的孤儿蓝血王子。他与露娜和蓝血王子成为了朋友。

(之后)匿名向公主姐妹展示了他的“仇人清单”,包括除了萍淇之外的全体M6成员,车厘子,蛋糕先生和天琴,并且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会在清单上。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他就被协律精华所攻击,这让他不敢相信任何小马。暮光闪闪邀请他住在图书馆里,每天都会询问他与人类世界相关的问题。最终,暮光闪闪把他绑进了图书馆地下的实验室,对匿名进行了各类扫描和身体组织样本的提取。虽然没有在文中表现出来,但是匿名自己描述他罹患了类似于PTSD的症状,从此不敢进入金橡树图书馆、见到暮光闪闪就会害怕。之后他开始与萍淇·派在方糖甜点屋合租,但是因为他与暮光闪闪不和,小马谷的居民开始默认他冒犯了暮光闪闪。瑞瑞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商机,想要成为第一个给人类做衣服的裁缝,但是匿名坚辞谢绝,恼羞成怒的瑞瑞骗匿名前往水晶地洞收集宝石,这样他被钻石狗袭击之后身上的衣服也会损坏,结果匿名重伤住院,并在舆论压力下被迫接受了瑞瑞的道歉。在萍淇的建议下,他前往香甜苹果园找工作,但是此时苹果杰克心情不好。匿名在听到苹果杰克说她们家的苹果天下第一后,本能地反应“除非你上过世博会之类的东西否则你不可能确定你的苹果天下第一”,被苹果杰克踢断了4根肋骨。此后虽然苹果杰克公开道歉并且极力辟谣,但是小马谷的镇民还是坚持认为是匿名去偷苹果被抓现行才被踢的,并且开始向匿名的房东蛋糕夫妇施压。一天,匿名在吃饭的时候夸蛋糕夫人“马长的漂亮,做饭也好吃”,被蛋糕先生坚称这是在调情,并且受到了小马谷舆论的一致同意。萍淇试图辟谣,却被匿名阻止,匿名最终搬往永恒自由森林附近的棚屋居住。在此期间,云宝试图使用闪电攻击他,但是匿名只要看见云宝就会躲着,因为他意识到小马比人类对闪电有更强的抗性,而云宝从来都没有听过他解释。搬新家后,匿名去寻找小蝶,希望能从她那里购买一些宠物食品补充蛋白质,但是在小蝶去拿东西时安吉尔咬了他。匿名试图把安吉尔甩掉,但是在小蝶看到时这情景应证了她的恐惧,使她确定匿名正是如传说中的那样作恶,并对他使用瞪眼。但是小马国的生物被瞪眼时会出现战斗逃跑反应中的逃跑反应,地球生物却会出现战斗反应,这导致了匿名出现攻击性和躁狂的症状。最终,发情的天琴找到了匿名,而匿名闻不到小马的信息素,更不知道发情是什么,被糖糖误以为是匿名要强奸天琴(事实是天琴想强奸匿名),但糖糖是整个小马谷第一匹愿意听匿名解释的马,糖糖允许他住在糖果店的杂物间,并给了他工作。公主姐妹从匿名口中问出这些后,暮光闪闪被送回天才独角兽学校重修,范西·潘宣布与瑞瑞解约,飞火宣布因为云宝黛西缺乏常识撤销云宝黛西云中城飞行学校的学历证明,塞拉斯提亚以挪用闪电云对云宝提起公诉,小蝶被送往坎特洛特接受关于她的瞪眼的进一步的检查和研究,而苹果杰克在审判当庭被露娜踹了一脚作为惩罚。另外,匿名有提到过当他前往小马谷学校的时候,小马驹们围在他身边问他与人类相关的问题,被车厘子认为他是拐卖儿童的,但是并没有提到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审判”时也没有提到车厘子。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在FF站阅读量前100名的小说中,标有“悲伤向”的只有15篇,但标有“爱情”的高达42篇,“欢乐向”44篇。一般人对这种现象的解释是,小马宝莉的粉丝圈子是一个以娱乐为主的圈子,即使是《辐射小马国》中也有很多的幽默成分,所以喜剧和轻松向的同人小说更容易受欢迎。但我觉得这不是全部的原因。人本能地会喜欢那些与自己的认知相符的信息,会喜欢正面的情绪体验,《围城》当年曾经被列为禁书,《阿Q正传》是最接近于马圈“被打出马圈”的情况的作品了,《格列佛游记》至今在语文名著阅读中还是在“批判资本主义”。我觉得,在网络上见到抑郁者与此有着一样的原理:首先,对方有着与我们不同的观点,我们的本我想要说服对方,或者至少说服自己,但与此同时超我却想要帮助对方脱离抑郁的状态;整个过程中,既有自己内心的冲突,又有来自对方的“负能量”的倾诉,还有(很可能是因为自身心态问题)无法帮助对方的挫败感甚至是负罪感。2017年3月左右,M吧曾经出现过爆发性的吧友倾诉负能量的情况,我的猜想就是吧友在看到其他人的负能之后,自己的情绪也受到影响,可惜那个时候没有相关的意识,没有留存档,不然现在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分析。

回来看《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我认为他从《终结》中汲取灵感是实锤的事情。区别在于,《终结》的结尾,Jason自杀了,而所有《终结》的同人小说大致可以被分为两类:要么自杀被救了下来,要么自杀死了之后运用超自然手段复活。《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按照作者的说法,最早是一部短篇日常搞笑文(也就是第一章),在FF站的粉丝的要求下他写了续集(第二章),我猜测他是在这时读到了《终结》,或者决定把《终结》的设定融入进去——整部文的情绪180°的倒转,但是比起《终结》和《从未终结》,其负能量的程度已经轻了很多了。一方面是作者自己擅长写喜剧——露娜突然一脚把苹果杰克踢飞仍然是有黑色幽默的效果的——另一方面,我认为也是为了避免出现像《从未终结》那样,因为太过于黑暗,导致读者不喜欢的情况。我经常在QQ群上看到人们讨论《辐射小马国》的时候,说《地平线计划》“太虐了,看不下去”,这话的隐藏的意思是本我不想要因为读《地平线计划》而伤心,超我却认为读不下去是内心不够坚强的表现。《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之所以能够比《从未终结》更加成功,除了文笔、剧情等硬因素之外(Sarcastic Brony同时混多个同人圈,作品不止马圈的这几部),更多的是避免了《地平线计划》和《围城》那样的尴尬,给主角——一个备受欺凌的人——以正义,这是读者会喜欢的。

但是万一读者的认知不是这样的呢?如果读者相信邪恶不会被制裁呢?这很可能是心境抑郁者的精神状态——比如说,最典型的,你在同一所小学里被霸凌了6年——你读到公主姐妹惩罚M6的时候会怎么想呢?

一种可能是为匿名感到高兴,如果当前的生活质量(社交上)不错的话,也许会想现实中自己的“公主姐妹”是谁,可能是家人或者朋友。但我更担心的是另一种情况,就像当时的人读《格列佛游记》因为与自己的观点不符而批评它一样,心境抑郁者可能会从内心中阻抗“正义终将打败邪恶”的论点,可这与《你今天交了多少朋友》所获得的成功又发生了冲突(“他们都说《地平线计划》好看所以我一定要看”),他们最终感受到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没人懂我。

或许也不会。他们会像我一样搜索关键词。

 

2 《辐射小马国:永恒之影

作者:Chaotic Flier,2014年5月创建FF账号,至今活跃,32个粉丝,6部作品,共计5万词。

字数:1万词

阅读量:700(全站排行前55.83%)

标签:冒险,科幻

发布时间:2016年6月发表第一章,2018年2月第一版完结,2018年11月发表第二版,至今未完结。

故事梗概:主角7号是一匹在战前被英克雷进行了身体改造的雌性陆马(种族存疑),之后存放她的英克雷避难厩被遗忘骑士攻破,主角被反复地唤醒,在废土上执行任务,在死亡时意识被回收,删除记忆。遗忘骑士是一个早在天角兽统治之前就成立的组织,是早期三族政治议会的协调者,同时也是协律精华的制造者,在斑马战争期间一直试图阻止小马国的核武器研究计划。而主角又一次醒来时,已是虹与阳光之日(《辐射小马国》结尾)的200年之后,她找到了10号和25号,她们都是自己在之前任务中的克隆体,以及在废土上交的朋友,准备打败女神最后的余孽,天角兽阿尔法。

 

烂文,除了TAG之外没有任何与负能或自杀有关的东西,不值得分析。但是通过文中的蛛丝马迹,我可以推测作者在《辐射小马国:永恒之影》的“重置版”中会试着让主角经历磨难之类,并出现自杀桥段。这就不得不令人想起《辐射小马国:地平线计划》了,虽然我没有读完,但是我知道其中黑杰克不止一次地尝试自杀,而且有着典型的抑郁症状。一方面,我们可以说黑杰克的抑郁是文学性的,是她拒绝与废土的绝望同流合污的表现,但从社会影响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描写“教坏了小朋友”,是一种抑郁高贵化的表现,最终结果就是像Chaotic Flier这样的“小学生作者”会觉得抑郁、自杀很酷。我并不是说这样会鼓励年轻人自杀,有这样的案例没错,但我觉得数量不足以引起重视,自杀,尤其是社会影响大的自杀、预后困难的自杀,大部分还是抑郁引起或者伴随有抑郁的情况的。读者们觉得“自杀很酷”之后,接下来的反应,就是会觉得“那些因为心情不好就自杀的人是在耍酷”,从心底里对他们就有了敌意。这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

3 《小星战争

作者:Inky Scrolls,2015年1月创建FF站账号,至今活跃,100名粉丝,35部作品, 共10万词。在大学中学习中文普通话。

字数:2万词

阅读量:200(合集) 1.6k(分集)(全站排行前30.13%)

标签:爱情,悲伤,日常

发布时间:2018年6月发表第一章,2019年3月完结

故事梗概:星光熠熠患上了抑郁症,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最终康复。

 

首先说明一下译名的问题,《谱系》是总共9部短篇小说的合集中的最后一篇,而作者后来把9部小说作为一部中篇作品发表,是为《小星战争》,英文名Starlight’s Saga,其中“Saga”有“历险”之意,再加上这部作品与《小希战争》题材相同,故用此译名。

(更新:本文原写于2019年3月,现在那部中篇已被删除,链接中的是包含所有9部短篇的“短篇集”页面,名称也被改为“星光的旅途” Starlight’s journey,此处仍维持原译名)

至于这部文到底讲了什么,我从每一章中选取一句话来概括一下。

第一章《忧蓝》,1.6k阅读量,所有章节中阅读量最高的,第二高的不足400阅读量。

瑞瑞:星光熠熠,你抑郁了,而且抑郁是病,得治(全文星光熠熠没去过医院)

第二章《靛青》

萍淇:啥是抑郁?

暮光闪闪:抑郁就是……而且是的我也抑郁过,顺便星光熠熠你的事假我准了

第三章《橙黄》(苹果杰克最讨厌的东西)

苹果杰克:我爸妈都死了你看我抑郁了没?

星光熠熠:我明白了,谢谢阿杰

第四章《白》

瑞瑞:我得过产后抑郁。是的甜贝儿是我女儿。

第五章《黄》

小蝶:我有回避型人格障碍。回避型人格障碍是……

(第五章中的描述,“我在社交场合会很焦虑,因为我觉得所有小马都在盯着我、批评我。我很想交朋友,但这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我觉得我做的还不够好,而且我很担心他们会不会弃我而去。”)

Wiki

(维基百科中的描述,“回避型人格障碍是一种C型人格障碍,症状包括社交焦虑、独处、自卑、对负面评价过度敏感、即使有对于亲密关系的渴望仍然回避社交场合。”)

 

第六章《粉红》

萍淇:累坏了吗?

星光熠熠:嗯

萍淇:休息几分钟,吃点东西,马上是午餐时间了,会比刚才忙4倍

星光熠熠: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第七章《蓝绿》

云宝:我喜欢小蝶

第八章《苯胺紫》

星光熠熠:你知道吗云宝居然喜欢小蝶?

暮光闪闪:真的吗我的天哪顺便你可以回来上班了吗?

第九章《光谱》

云宝:各位,我就直说了,小蝶是我的

崔克茜:那我也来!星光熠熠是我的!

 

简单来说,是的,烂文。全文的中心主线是星光熠熠从抑郁中恢复过来,但是如果星光熠熠没有抑郁的话全文的剧情完全可以照常发生、是标准的日常文。我大概能理解作者的意图,文风逐渐从悲伤向转向偏正剧风格的欢乐日常,反映星光熠熠的心理状态,但是因为前文并没有描写星光熠熠抑郁的状态到底是怎么样的,读起来就只有日常,而且即使是日常其质量也一般。

这不就是我们之前找的“社会性高于文学性”的作品吗。

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忧蓝》的阅读量远远高于其他章节,这说明在马圈的读者群体中对于抑郁为主角的小说是有一定的需求的——无论这种需求是来自于像“双向躁郁世界”那样在小圈子里寻求认同还是仅仅是叶公好龙地喜欢精神疾病的文学形象(这不是坏事,就像那些因为小马宝莉长的可爱而看小马的人一样),我相信《忧蓝》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忧蓝》的剧情如下:星光熠熠是友谊学院的学生咨询师,一天在午饭的时候她和瑞瑞谈起她收到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说

抑郁

“您好,我不希望打扰到您,但我想听取一下您的建议。我最近感觉很不舒服——好像一切都又冷又黑。我笑的不像以前那么多了,很多以前能让我放松的事情现在都觉得无趣了,而且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跟别的小马打交道了。我不敢把这些告诉我的朋友们,因为她们可能会觉得我不喜欢她们了,然后她们就会离我而去。有时候,我害怕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我想象出来的,它们只是我脑子里的想法,也许我一开始就不需要你的帮助。会有别的小马比我更需要你的帮助的。我就是觉得……很孤独,尽管我知道我并不孤独。也许你能帮的上我。谢谢了。”

然后瑞瑞以“保护学生隐私”为由跟星光熠熠到她的办公室里详谈。瑞瑞说:这纸条是你写的,对吧?

星光熠熠哭了一场,结束。

 

首先,我不知道作者知不知道……“学生咨询师”跟心理咨询师是两回事。如果你跟心理咨询师说“我怀孕了”,心理咨询师会建议你告诉家长;如果你跟学生咨询师说,他会告诉你你可以做真空流产、药流,如果生下来可以让爸妈养、交给亲戚养或者交给孤儿院。

以及,心理咨询师自己也是要定期做心理咨询的,抑郁了不可能不被发现。

然后那张纸条……我有点怀疑作者在写这一段的时候是开着维基百科的。

但是无论作者写的好不好,这就是有抑郁心境的马迷朋友们正在读的文。

抑郁症患者

Alden MacManx:

大概40多年前吧,我在课上给你写了一张纸条,你怎么想?

而且……是的,我现在在吃抗抑郁药,有好几年了,有时候还是有点用的。

我信任的朋友现在很多都走了,近来最美好的记忆是昨天我的生日吧。

非常感谢你的故事,写到我心里去了,谢谢你提醒我我不是唯一的一个,这很有必要。尽管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我打算把这个故事保存起来,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看看。是时候出门走走了。

TallFry:

这文太棒了。我一直在与抑郁做着斗争,我知道要想跟别人谈这个问题有多难。谢天谢地,我还有我的朋友们。如果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一直在看的这部动漫想告诉我们的,

友谊是魔法。

StarlightGlimmer1:

我也有抑郁,不过比文里的严重的多,而且现在还吃着抗抑郁药

Inky Scrolls(作者):

(回复)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问题了,有时是不太好辨别文中到底是谁在说话,之后的故事里会改进的J

我没有强迫症——如果有的话,也不是很糟糕——但是我知道焦虑是什么感觉。我一直在害怕,为过去或者未来担心。我不知道你是否信教,但要记得,总有人在关心着你,你永远不会孤单,而祂不会看着你受苦而坐视不管。我发现,治疗抑郁和社交恐惧最好的药物,就是把问题交给上帝,相信祂会来引导你,关心你,只要你能接受祂。马太福音7-7: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

朋友,雄起,愿上帝保佑你

SHaD0WST31N:

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基督教的朋友们。我曾经患有严重的焦虑症,我的生活既悲伤又空虚。我活着的方式不对。几年前,我从上帝的面前走开了,直到现在祂才重新出现在我眼前。祂把生活与其它的真相告诉了我,唤醒了我,指引我作出决定。我把我的生命交付给上帝,真正的交托,接受了祂的救赎。此后,它一直在我的生活中,焦虑、抑郁、恐惧、空虚,一切都没了。有很多年,开车我想都不敢想,更不用说严重地影响我的生活的焦虑,但我已经摆脱了这些东西。

我不想传教,但是我想说,把问题交给上帝真的能帮到你。

上帝保佑你!

 

你,作为读者,感到了什么?

想帮助他们?与他们意见不和?

这就是我之前说的“压力性事件”所指的事情。

在这种意义上,文章好不好已经意义不大了。当瑞瑞告诉星光熠熠,“抑郁是病,但是它肯定能被治好”的时候,它的文学意义,就相当于是我们看打脸意淫爽文(如《维尼尔与奥塔维亚的大学生活》),但是抑郁的马迷不再会像读《终结之后》和《辐射小马国:永恒之影》那样感到不被理解和孤独,《忧蓝》是一种“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保证。

 

总结:

1、在小马宝莉文学创作圈子中,抑郁等心理疾病并没有获得很高的关注度,在FF站阅读量前50名的作品中只有《车厘子的花园》、《维尼尔与奥塔维亚的大学生活》和《疯人院》提到了精神病题材,而且都不是主题

2、在英语小马同人圈中暂时没有找到类似于天蓝丝带的心理向马迷互助组织,在FF站上最接近的是“想自杀吗?可以来找我们谈谈

fimfiction抑郁互助小组

但是知名度并不高。暂时还没有查找PonyVerse上的情况。

3、英文马圈中对于抑郁等精神问题的科普情况整体堪忧。部分作者有高贵化抑郁的倾向,而《忧蓝》中作者自己作为焦虑症患者却不建议寻求专业人士帮助。可能是缺乏知识或缺乏科普的意识,任何一种情况都需要更多的社会活动

4、英文马圈中有名的慈善组织包括:

Clop for a Cause:黄图集,所有收入捐给慈善组织Toys for Tots,主要帮助对象为低龄流浪人群

Bronies for Good:发表大量专辑且与各大马展合作,不接受直接捐款,目前的帮助对象为非洲抗击疟疾(更新:目前的帮助对象为工厂化肉类生产中的动物权利)

The Old Grey Mare:英文马圈中运作方式最接近天蓝丝带的慈善组织,专注全世界变性人人权问题并且有志愿者答疑

我个人认为天蓝丝带目前树洞的运营模式只适合规模极小的中文马圈。但是反过来讲,在不考虑俄文、日文等马圈的情况下(欧洲马圈通用英文),中国马圈在心理疾病帮扶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我对与之相关的了解并不全面,欢迎勘误

5、我仍然认为小规模的、偏私密的、心境抑郁者组成的朋友圈在英文马圈中会存在,他们往往缺乏社会支持且不愿意接受外来帮助,每天宣泄负能量、看到的也是负能量,属于高危人群。

6、对抑郁等精神疾病的态度方面,高贵化的情况多于污名化的情况,但是需要考虑FF站政治正确的因素。另外可能有必要考虑管理员歧视,即群组管理员为了照顾大多数群员或是自己的情绪以“不当发言”“哗众取宠”为由禁言、踢出有抑郁倾向的马迷。如果这种情况存在,几乎不存在任何可以被观察到的证据,需要更多相关的研究

关于作者

天蓝丝带成员,原中国马圈司机协会成员,心火杂志社成员。目前在学习IB(高中)心理学。

已有 16 条评论
  1. 很专业的样子,持续关注

    8月3日 22:27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我觉得可以研究下4chan上的小马同人作品……

    8月2日 22:25来自新浪微博 回复
  3. AL

    强者,观点来自于作为一个自闭但是不想自杀的作者
    (不想研究抑郁)

    7月29日 18:14来自QQ1 回复
  4. 我慌成了方块……果然我还是太光明了么……

    7月29日 18:00来自移动端 回复
  5. 这可怕的心理分析。

    7月29日 17:56来自移动端 回复
  6. 说的抑郁症我莫名想到来打里面的地狱兄弟

    7月29日 17:24来自QQ 回复
  7. 所以,有些抑郁症患者抑郁久了会认为“抑郁,悲伤,黑暗”才是世界的正道?从而反感“欢乐,阳光”的东西吗?
    另外,对于帮助抑郁症患者,我其实挺苦恼的,我身边就有几个。我挺“心疼“他们的,也很想帮助他们。会经常花些时间和他们聊天,倾听,谈谈心。但说真的,多数次与他们交流后,自己也会变得非常难受,非常负能量,渐渐的就听不下去了。就好像“僵尸病毒”一样(只是个比喻),想治好他们,却自己被“咬了一口”,自己也变成了“僵尸“。慢慢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做好了?
    还有,我挺想知道,抑郁症患者会说出“我是抑郁症啊,你要让着点我啊!”这种话吗?

    7月29日 12:52来自移动端2 回复
    • 我Q2780539406,详谈

      7月31日 15:00来自iPhone 回复
    • 这个负面思维有时候是不自知的,欧美那边精神疾病治疗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不过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大多没有系统心理治疗

      8月3日 10:19来自移动端 回复
    • 差不多吧,就像人在屋子里太久后,再到太阳底下会不适应一样,每次看小马我都感到很放松,但更加热闹的人群却充满了不确定性。我没法给你提供什么有用的建议。对我来说,抑郁会使我产生强烈的自责感,unworthy,而且是封闭、并不断向内部塌缩的,所以我不会说那种话。

      10月5日 21:28来自移动端 回复
  8. 有国内小马同人文网站吗?懒得翻译,,

    7月28日 20:35来自移动端 回复
  9. 哇,更新了

    7月28日 19:25来自移动端 回复
  10. 直接找管理员就好,很多还是有留记录的,也愿意去找_(:з」∠)_

    7月28日 19:20来自iPhon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