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中的苦难、无奈与理解——简析《粉色双眸》

5

注:本文部分内容涉及剧透


52号路是一条极为不起眼的国道——有多不起眼呢?看它的名字就能知道:没有丝毫的修饰,只有冰冷的数字。几个规模小、人口少的聚居点零星地分布在道路周围,哪怕是当地最大的城镇盐方城,与喙灵顿、马哈顿等地区相比也只能算作是不值一提。天马英克雷入侵地表时,废土上的广播陆续遭到屏蔽,而52号路由孤狼(Lonesome Pony)、DJ好货(DJ Good Stuff)组织起的52号电台却实在太不起眼、太不重要,乃至于未遭到英克雷的屏蔽。就算如此,留下来的居民却仍然受到逐渐出现的劫掠者、荒漠上的一座鬼城,甚至是游荡的黄色幽灵的威胁,艰难地在这片没有生机的土地上谋求生存。

《辐射小马国:粉色双眸》的熟肉译制早已在很多年前就完成,在早些年原著还没有完全熟肉的时候,很多人正因这部作品入坑辐射小马国系列。而在原著熟肉译制完毕、MLP: FiM即将完结的今年,我还是想把这部作品再提上来谈一谈。对比起原著和地平线计划,这作最大的特点莫过于主线明晰:雌驹欢乐帕比经过了两百年的沉睡后醒来,从中心城出发,沿着52号路自北向南寻找失散的母亲。作者正是巧妙将这一清晰的主线加以利用,让读者在开头时就能猜想小说大致的结局,又让读者对自己的猜想半信半疑,实际上就是让读者抱着一种侥幸心理看完全书。

鉴于《粉色双眸》熟肉的发布已经有好几个年头,我相信各位已经对帕比寻母的主线有了很深的印象。这里我要挖掘的,更多一些给我留下复杂感受的配角,以及帕比对他们的影响。由于笔者阅读的是英文原版,对译制版本的参考可能会有所疏漏,有误还得劳烦各位指出。

比起原著、地平线计划中无论经历、形象都异于常人的配角,《粉色双眸》中配角的形象则更为贴近数量最多的普通人,具有普通百姓的典型情感。在第七章中,当帕比想要穿越隧道镇深处危机四伏的封闭路段时,警卫快乐扳机(Trigger Happy)(注:雌性)多次劝阻无果,最终无法放任这么一只小雌驹自寻死路,决意要跟随并保证她的安全。尴尬的是,同样作为隧道镇警卫的坏枪(Jammed Gun)恰好暗恋着快乐扳机,那他又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着快乐扳机为了这么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马踏入充斥着死亡陷阱的隧道深处?旁观者可能会认为这种心理有些自私,可若是少了这自私而合理的情绪,凡人还会是凡人,凡马又还会是凡马吗?最终,他并没有劝住快乐扳机,他的心情也像黑暗未知的隧道深处一样,沉入谷底。他自知快乐扳机难以活着回来,便去了当地的酒吧,沉浸于酒精直到第二天凌晨。而听到酒保在以贬低快乐扳机的方式让他振作起来时,他却又愤怒地击打了酒保,离开了酒吧。坏枪第一次出场时的形象,大概与战前大多数情扉初开的雄马如出一辙吧。

融金(Molten Gold)在成为尸鬼之前与帕比的母亲阴雨黛丝(Rainy Days)有过交集,尽管那对融金而言并不是什么好回忆。此后,他也知晓了帕比母亲最终的去向。他第一次在小说中登场时,正是利用了自己掌握的这一信息,让帕比深入危险的避难所为自己寻找珍贵的记忆球。而当帕比真的完成了他的要求之后,他却又让帕比前往象牙塔,认为她能在那里找到她母亲的痕迹。实际上呢?融金只是认为帕比本就不属于战后废土,将她送往象牙塔也只不过是想让她在那片战火纷争的地带早点得到安息而已,甚至有点出于对阴雨黛丝的报复。可到了后来,融金却为自己用帕比贪图小利,又对帕比敷衍了事的行为感到懊悔不已。他不愿意让小帕比就这样自己去走完这段孤独之路,独自去面对那方杂草丛生而破烂矮小的坟墓。因此他也踏上了南行之路,并在途中遇上并加入了同样想要南行寻找帕比的快乐扳机、坏枪、孤狼等马组成的小队。

小马要塞(Pony Fort)本是野牛帮的一名通讯员,一名年轻的雌性独角兽。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前途赌在这个劫掠者团体上,我们无从得知。可当她目睹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被迷雾中的黄色幽灵所撕碎时,她却没有像英雄一样挺身而出,反而像丢了魂一样陷入极度恐慌之中,打开隐身小马躲在自己营帐的床下,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她被坏枪以乱枪击中而显形时,只像球一样蜷缩在原地尝试为自己的枪伤止血,在一阵阵痛苦的痉挛中无助地喊着“妈咪”一类的词眼,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与坏枪同行的快乐扳机终究反思起这一切,并以言语打消了坏枪击杀这只连反抗都做不到的年轻独角兽的想法。小马要塞最终得到了谅解与接受,也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尤其是打了帕比的屁股)感到后悔,终究走上正轨,成为了一名商队护卫。


<实体版第19章插图>

在这些配角的身上,充斥着的是感性、小自私、贪图小利等普通百姓的特点。辐射小马国系列中“战争对普通百姓的影响”这一大主题自然也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小马国与斑马国的战争拆散了帕比一家,又带来了战后的小马国废土。废土上数不尽的战争遗害让快乐扳机和坏枪一天天目睹着隧道镇的萧条,让融金失去了健康的身体而变成了尸鬼,又让小马要塞这个天性本善的灵魂误入了劫掠者的歧途。在他们之中,我们看不到任何战力或智谋超群的精英阶层。废土夺走了太多本属于他们的东西,而他们也只剩下勉强在废土上谋生存,以及偶尔开一些黑色幽默玩笑的气力而已了。最重要的配角赫瑞塔(Henrietta),甚至被废土夺走了父亲,她在废土上唯一的亲人与希望。52号路的衰落也许正因废土它本身,实在怪不得区域内的任何居民。我们换位思考一下便能理解:当你连生存都成问题,连自己的家庭都无法保护的时候,使一个地区重获生机又要何从谈起?

帕比属于战前那个色彩缤纷的世界,她不应该存在于这两百年后正处于衰亡边缘的52号路——每一位遇到了帕比的52号路居民大概都是这样想的。她天真、善良,并相信着所有小马仍然还是战前的漂亮小马,有着不伤害彼此的善良天性。众多与帕比有交集的配角们内心都清晰地知道帕比母亲不可能存活,而看着帕比那天真的形象,却又不愿意放任这片已经夺走了自己太多东西的土地再去残忍地夺走帕比的天真与希望。这一共同点将共同抱着“就算帕比真的因意识到母亲不再会回来而崩溃,自己也会站在她身旁让她不再孤独”决心的他们聚集在了一起,共同走到了帕比寻母的终点。帕比带给他们的,是他们对本性的反思,对自己自以为“看淡一切”而无所作为的反思。这些平凡普通的配角们的伟大之处,即不愿意看到自己所受的苦痛一遍遍地在别人身上重复,无意间被帕比所放大了。于是从自己身边开始,他们试着去保护晚辈免受废土的伤害,试着去接受曾有过错但改过自新的原劫掠者,试着去为52号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从而为身边的家人朋友创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

无论是自己过去错误的选择和决定,又或是自己在过去因环境或人事所受的苦痛,经时间的打磨后都会变为所谓的无奈,而这份无奈又往往是生活的常态。《粉色双眸》中从帕比母子到配角身上,这份无奈无所不在。但无论是帕比母子还是一位位配角,都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阻止这份无奈像瘟疫一样无止境扩散,即便他们的能力普通而有限。将平凡之中的苦难与无奈上升为了对彼此的包容与理解,便是我眼中《粉色双眸》的精髓所在。

关于作者

History cast aside,a home left behind.

已有 5 条评论
  1. GOD

    见封滚

    7月14日 14:02来自移动端2 回复
  2. 乖孩子!不可以!打!骚扰!电话!

    7月12日 12:41来自移动端2 回复
  3. history is a story told by the people who servive

    7月12日 08:32来自移动端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