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mTale 2019夏季征文大赛获奖公示

3

以防大家忘了,征文启事在这里

于是,经过漫长的评审,我们终于迎来了FimTale 2019夏季征文的结果。和上次比赛(FimTale 2019冬季征文)一样,本次评审每篇稿件都匿名、随机地分配给两名评委打分;对于两次打分差异较大的文章,则会再安排第三名评审做进一步打分。最终将文章所得全部分数计算得到平均值、并经讨论确认后,便是文章的最终成绩。得出初步分数后,我们还专门进行了两次投票,以决出一等奖和二等奖。相信经过如此复杂的步骤所得到的评审结果,相当程度上代表了评审组的共识。

于是,在各位评委的辛勤努力下,根据FimTale2019夏季征文比赛的征文规则,我们最终从56篇有效原创稿件中决出了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和三等奖19名,获奖名单如下表所示!

作品名称 作者 获奖等级
龙蛋 烈火留痕 一等奖
夜莺,羽毛,偶尔有歌声 魔力大灰狼 一等奖
妒火 Starlight_Sunrise 二等奖
What Remains of Starlight 星晦闪闪 二等奖
迷失Departure VirtualMirror_Star 二等奖
向前看 海特·索托斯 二等奖
歉意 兔肉乌冬 二等奖
暖雪 驷野 三等奖
辐射小马国:废土之花 high_star 三等奖
最后一封信 ShadowDumb 三等奖
七色花 HappyDream 三等奖
三十六万五千天 Como 三等奖
万幸 东方墨白 三等奖
随它去吧 立冬 三等奖
海葬 chocolatemilk 三等奖
虹与阳光之日的40年后 殷佳俊 三等奖
现在的由来 斯沃 三等奖
退行RETROT Accurate_Balance 三等奖
云橘波诡 Wusy 三等奖
银光死去之后  ShiningStar018 三等奖
过往协奏曲_艾奎斯陲亚的骑士 威廉 三等奖
潘瑟拉掷石者 小菜鸡 三等奖
往日辉煌 stellar serene/jab 三等奖
回溯 爱动漫大本营 三等奖
书虫之谊 晨曦灿灿 三等奖
葳蕤长日 Professionalism 三等奖

 

上面的榜单中,我们能见到一些熟悉的老面孔,如乌冬、墨白、星晦、小菜鸡等等。同时,还有一些初次上榜的新人,如荣获了一等奖的烈火留痕、创造了《诚信是金》负面素材但也改过自新的晨曦灿灿等等。另外,还有一些假装新人的大佬,比如魔力大灰狼(没错,这位就是云芎本尊)。我们首先恭喜他们!

然而,为各位获奖者喝彩之余,我必须要说,本次征文比赛参赛作品的整体质量不及上届。相信各位读者通过各种渠道也有所耳闻:在评审过程中,评委们的吐槽和哀嚎从未停止过。诸如“魔法师你是故意的吧”、“看得我都湿了”等等台词,几乎占满了评审群的聊天记录。由于参赛作品整体质量不高,因此到最后其实得分超过3.5(满分5分)的都能参评二等奖。

所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下面我简单说点个人看法。

和上次征文不同,本次征文进一步限制了字数(1万5000字)。在这一压力下,很多参赛者都乱了手脚。评审中,我发现大量的作品都存在虎头蛇尾的现象。叙事的节奏开篇很稳,但到了后期便逐渐失控,匆匆收尾或强行点题的文章绝不在少数。这和我们在考场上限时写作文的情形是何其相似。说明很多作者在提笔前都没有做好成熟的构思和故事框架,仅仅是想到一个点子便急着动笔,殊不知崩盘已成定局。

其次,本次征文限定了主题(“过去和未来”),但我感觉大家的思维似乎也被限制住了。其实这个主题只要讨论因果、回顾历史、展望未来,以小见大、由细微见真情便能得到高分。然而评审时我发现很多文章给人的感觉都非常别扭:作者们似乎非常想构造一个很庞大的世界观,并且把剧情尽可能设计得曲折和复杂,以此来彰显自己创意非凡。但比起如此耗费精力,大家不如做做减法、砍砍设定,然后返璞归真,创作一些更加简单、更加纯粹的故事。

不过无论怎么吐槽,本次征文中依然涌现了一些优秀的作品,例如《龙蛋》、《夜莺》、《妒火》、《暖雪》等等,他们都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大家可以在稍后的文评中看到对它们的深度分析和解构(还有彩虹屁)。

因为参赛作品普遍质量不高,所以评审组评审时反而更加用心。评委们都是本着希望帮助各位写手能意识到关键问题所在、提高写作能力的态度,留下了真诚的点评。而除了文评,我还拜托评委们各自撰写了评审心得,其中包含了他们对各位写手的建议或是对写作本身的思考。在此分享给大家,也算我们留给读者们的寄语吧。同时,在此再一次感谢各位评委对活动的支持!

最后,给大家拜个早年吧!祝大家新年笔力飞升,在享受创作带来的乐趣的同时,能通过FT留下充实又宝贵的回忆。

详细的文评可在FimTale查看,地址


 露露的寄语

————冗杂的心绪与我

(又名:炒杂碎,创作与其他)

当初在写文评的时候,我曾强烈地感到有不少话想说,结果现在面对着总评倒是相当茫然。结论是当时想说的应该都是气话,现在气早就消了,烦躁便也沉默下去。当然,现在憋不出总评的我也很烦躁,当然这般烦躁和当时的烦躁肯定不一样,否则我此时应该奋笔疾书才对。

像间歇火山一样不可靠的情绪。

但又不能不写,否则就没法给自己一个交代。于是乎我想,要不顶着被各位嘲笑的风险,有一句没一句的把我现在的心思像打结的包袱一样一下一下地摊开。给各位,主要是给自己看看我到底想了些什么。

说来惭愧,作为文赛的评委,我自己并没有用过Fimtale,我主要在博客上断断续续的更新我写的东西;作为文手,我几乎没主动看过别的同人作品,只喜欢过一篇同人小说(不过我不会说是哪一篇)。作品也不多,创作也很懒惰,写诗多于写小说。用边缘这个词形容我自己,甚为贴切。

如果用做菜来形容,我写东西就像炒一盘杂碎:把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感受糊里糊涂的倒在了一起,然后噼里啪啦的弄成一盘像样的玩意。当然并不是说什么炒杂碎不好,说不定这世上就有什么“激进唯炒杂碎主义者”,以维护炒杂碎在餐食历史上的伟大地位作为一种正义。

哈,开个玩笑。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我并非在用创作原材料去填补一个被设计好的框子,我也并不擅长提前设计框子。我依赖着如间歇火山一样不可靠的脾性,写出火山喷发一样随性的文章。火山不会在乎我们对它喷发的指指点点,它肆意流淌的岩浆是破坏性的,喷涌的火山灰会比海水更加彻底的淹没一切。我看过一些来自庞贝的照片,惊叹于维苏威火山尽情消灭的威力,也在那一瞬间把许多东西变成了永恒,比如说被火山灰定住的逃跑的人。

这种破坏性只对过去奏效,或者说只对文明奏效。过去几千年来,我们的文明依然和古罗马时一样脆弱,灾害本身作为一个人性被强力碾碎的标志,出现在各种奇幻作品中:2012,后天,或者人为创造天灾的Metro(地铁)系列,还是Fallout(辐射)系列,当然也在本次的投稿里出现了这样主题的作品。在这里不点名了,大家可以放更多时间去看看本次文赛的投稿。

当然我们知道,火山本身并非只有破坏性,因为火山喷发过的地区植被会变得更加旺盛,自然用强劲的生命力回馈喷发时的激情。消灭了已有的可能性,生成了更多的可能性。

炒杂碎呢,与我而言也是这样的过程。

以前在学校的文学社,我曾经做过一次演讲。关于文学本身为何物的主题,我当时给出的论述是:“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失望,而当他们发现上一代人的失望対它们一无是处,便有了文学。”

借用村上春树的一句话:小说家是以多做观察,少下结论为生的人。现在看来,当时的口气可够沽名钓誉,活像个该做文评的家伙。如果当时的我来写这次的二十几篇文评,估计大家能收获更多有用的东西哩~。失礼了,我没法把以前的自己叫回来。

再谈谈炒杂碎吧。

有条理的写作是绝对值得赞赏的,不过我觉得这种条理不应该被完全用在形式上,就像摆盘的精致的确可以提高观感,但是根本上改变不了菜肴本身的味道。决定故事,或者说小说本身的还是制作过程与选料的水准。

选料很好,也不一定让故事无与伦比,因为蹩脚的厨师会烧糊一切东西,或者做什么都忘记撒盐。所以这么对比来看,制作水平决定了下限。

这就像看山是山与看山还是山的区别了,不过这是哲学问题。

当然,我体会不了烹饪的智慧,不过类比写作,我觉得比起制作水平来说,有一些比它更重要的东西。

我喜欢我在《美食总动员》里看到的那句话:“厨师创造,小偷窃取。”当然这是我们的主角小老鼠内心的斗争结果。不过这句话本身让我看到了一些东西。比如说借鉴与抄袭,本次文赛里有不少借鉴了其他作品剧情,构思与设定系的投稿,我这里不多做评论,一切留给大家。

再比如说烹饪也是一种艺术,一门创造的学问。有着奇妙到类似调和故事各样元素,各种味道的过程。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和你自己在交流的过程。只不过写小说体会的酸甜苦辣比起味觉的体会要概念化一些。

到此为止,重点出来了:与自己交流的过程。这个过程是破坏性的,要从身上拔除什么,然后重新种上一些东西。我每次写完一篇故事,完成时总会比构思时的想法要不同些。完美的复述了框子,不如去看看模具本身有多漂亮。我们不是在塑造流水线上的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复制品。艺术本身的原本性是会带有作者自己的影子,然后剥离了一个以前的自己留在了作品里。

成长的过程可能也像这样。

回头一看,我感觉说太多了,大家并非都以文学创作为己任,模式化的东西也有足够的价值。我诉说的更多来源于,就像一开始所说的,想起整个文评过程后在心里的东西,被一点一点的摊开,变成了将近两千字的东西。而且这篇东西里私货也是多的过分,比我二十多篇文评加起来还要多。

所以请大家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欣赏本次的50多篇投稿上。评论什么的更多是图一乐,排名也更多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或许有什么被我们都忽略掉的好故事,对吧。

我说完了。


奈奈的寄语

 这次征文比上一次多了不少,很多新面孔的出现,证明了现在小马同人圈还是非常活跃的嘛。

耶!同人永不消亡!

但是,也有一些小小的遗憾,这次征文的整体水平相较上一次有些退步。可能是因为字数要求更少的原因,绝大部分征文作者发挥稍微有些失常。虽说不乏优秀的作品,但整体看来稍微有些不尽如人意。

呼呼呼,这下应该明白,短篇实际上比长篇难写了吧~

短篇故事和长篇没有区别,都是在讲述一个故事。真的要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篇幅了。长篇幅可以讲明白一个非常宏大的故事,短篇幅的话也许就只能节选其中某一段时间,或者在某一座城镇发生的一小段故事了。不过,即便如此,故事本身还是要完整才行呀。开头能交待清楚故事的主要角色和故事的前置条件(也可以不写,埋个包袱,但是作者心里必须非常清楚才行),中期的发展不至于太过平淡,然后结尾部分能把之前建立的主要矛盾解决(可以没有明显的高潮!没错,这是我最近发现的一种有趣的写法,目前也没有完全摸索清,所以只能说,需要稍微高一个等级的写作手法吧)。这样,这个故事才算得上完整。这次征文明确提出征文是小说了,做为小说来讲,完整的故事才是最重要的吧~

做为这次征文的评委,我承认我的评价有些主观。我是以完整的故事为前提,然后才会去详细地评价故事中的描写等“文笔”范畴的内容。短篇小说也是需要完善的设定呢!甚至可能比长篇小说需要的设定还多。毕竟,一万五千字讲述清楚一个完整又有趣的故事,远比一百五十万字难一百倍呀,不考虑得周全一些怎么行呢~

总之呢,我希望今后各位在下笔写故事前考虑得周全一些。如果是写短篇故事,至少需要先想清楚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中间发生了哪些事件,然后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长篇当然也需要考虑这些了!不过为了保持更新,长篇故事作者在下笔前可能并没有想到故事最后的最后会发生什么,也就是说不一定已经想到了大结局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我敢肯定,整个故事的脉络作者一定是非常清楚的,而且第一阶段的结局一定早就构思好了才对。

要严谨,不要急躁!我们所进行的可是艺术创作呢!虽说创作出来的成果有人看才有价值,但是创作过程中一定要静下心来呀!


暮色的寄语

 不管你在哪里看到这句话,请花几分钟思考一下,写手是什么?

或者说:对你而言,写手意味着什么?

我的兴趣

入门还是……比较容易的吧?

我的世界

从小学就开始作文,码字而已

我的人生

很平凡,却又意义非凡

我的梦想

将思绪从脑海中剥离,用介质将其保存下来,就像琥珀中的化石蝇那样

很平淡

用文字去绘出梦幻一般的景象

大家的启程点都是一样的:有的人选择了忘记,有的人选择了抛弃,不管怎样,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会再次相遇

给别人的文挑刺的时候,自己写的文又如何?

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你的文。所以,只要有一个真心喜欢的就够了

是我们来展现,写手是怎样的,而不是让别人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写

质朴,简单

也能写出最动人心魄的文字

也许只是为了触动读者的心弦吧,脆弱,却又异常坚固

只是想写而已,想写,就写

人人都是上帝,而我创世,用的是名为文字的魔法

字里行间透出的,无疑是一个人的真实体现,那是写手们的交流方式

语言之美

思维永存

我想,我会一直写下去

你的世界,同样很美


剑使者的寄语

————写给各位未来作家的话

 这次活动,我的心情是从一开始的满心期待,到失望,再到无感。也许因为评价时间太长,很多的文章,已经不太清楚当时评价的时候的心情了,但有一些东西却没有随着时间被淡忘,加上我实在是太忙,没有时间再单独修改文评,所以我只能把一些事情放在寄语里,也是对文评的补充,同时,这也是我最想和我评价的十几位作者的话。当然,一些话可能不是这十几位作者都适用,所以,当你看到我的话的时候,请尽量思考,这些话是不是适合你。

我为什么会说我的心情是从一开始的满心期待到失望再到麻木无感?我至少能找到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我自己的少见多怪,实际上,我看过的小马文章不能说多,也不能说太少,但单纯的阅读和抱着批评的心态去看文章,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阅读方法。实际上,作为一个评委,我也是初学者,因此,才会对一些事情有一些期望,基于我对于整体环境的不了解,而胡乱预计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这是我自己的因素。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大家的水平让我感到失望,这次的文章,有几个要点让我感到非常难受,当难受太多了,也就忘记了自己的不适了。大概相当于,自己一开始在挨打,到最后已经被打得失去知觉了,也就不觉得痛了。这里面,我重点说三个我注意到的情况:

首先,是作为一个文学比赛,我们要求的两个基本的要点:这篇文章首先要是一篇小说或者散文,其次,它应该是一篇小马文,当然了,考虑到创作平台,它其实还有第三条隐藏的要求:必须要在fimtale网站上发表。当然,这个不属于文章好坏的范畴,因此在这里就按下不表吧。但前两个问题,却值得我好好说道一下。

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对于这样的比赛,都有一个前置判断:投稿的人,一定知道我们要看的是小说,而且是小马小说(或者至少和小马密切相关的小说),但这次的比赛告诉我:抱着这样的看法是一种很天真的想法。我们没有道理认为所有的投稿的人都知道这两点,虽然它似乎如此简单,如此不言而喻,但这样的文章,在这次的投稿中,确实是存在的,其实不仅仅这次有这样的文章,上一次的冬季文赛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只不过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应该拿出来单独谈谈,而且,上次文赛我没有审阅如此直白的非小说非散文的投稿,所以也使得我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不那么明显,但这次,介于我也看到了这样的文章,同时也看到了其他评委的类似的问题的反馈,我想这样的问题必须要单独说说了,尽管从内心深处,我还是认为,大家早该对此有清晰且明确的认识了。

小说是什么?

小说,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体裁。

这是百科上的定义,尽管它不一定权威,但它至少也告诉了我们,一个合格的小说至少应该具备什么特点。至少,写一篇小说,得刻画一下人物形象,描写社会生活。虽然并没有和作者接触,但我一直试图在理解作者写的文字,哪怕它看上去混乱不堪,或者是进展缓慢,或者是具体内容令人不适,我都能感受到,作者是在想办法,把一个故事说给我听,虽然他可能言辞混乱,可能前言不搭后语,可这份心我却能感受到,就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虽然他不一定能表达得那么好,但他确实在努力。我读到的文章,有一些,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给我们讲故事的,而是为了给我们介绍自己内心的小马国或者某个小马世界,其实,在文章中介绍背景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故事背景介绍一下在很多著名的文学作品中都有体现,但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背景设定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于剧情,服务于想表达的故事内容的。而不是直接架起一个背景板,然后就交给我们说:看,这就是我们内心的小马国(或者某个小马世界),很精彩吧?这样的做法,除了展现出自己的傲慢和无知之外,实在是什么都表达不了。

另外一个问题是,大家似乎对于小马的文章不那么在意,这在我看来是一件非常不合适的事情,其实,这次的文章,有一些作品还真是不错的,但因为和小马的关系太远,因此不及一些水平不如它的作品,这就类似于,我们因为共同的喜好而创作,也以共同的架构建造,但,部分作品的文章却缺失了这一共同构建,这样的缺失,是非常大的遗憾,也是绝对不可忍受的,对于和小马关系太远的文,实际上,完全可以独立为一篇独立小说或散文,完全不必要以小马的名义去写。

第三个因素是文章内容的因素,这次文赛的主题是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主题本身相对难以把握的原因,大家都喜欢用小标题。这不能算是一个问题,只是大量的小标题,难免会让人觉得创作的单调,大家都只能想到小标题吗?这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沉闷。我要说的,是另一个问题,也就是思想的问题、

大概是因为寿命论的作怪,时间的这一主旨下,不少人写了回到过去的文章。这个主题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从我看的几篇文章来看,却有不少人写回到过去,最后无法改变过去。如果只是一两个人如此,也不是问题,可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这样写,就是一个问题了,因为,它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大家对于创作本身的思维,是比较僵化的,只能想到回到过去,却改变不了未来。这样的文章,我之前在文评中也提到过,已经给人一种宿命论的感觉:既然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注定的,那么未来没有发生的事情似乎似乎也应该是注定的了,不是吗?因为哪怕回到了过去,未来也不能改变,那么,我们这一生,不就已经确定了吗?逻辑很圆满,但结论却不那么具有说服力了。当然了,这本身仍然不能说是问题,就写宿命论就不可以吗?当然可以,但只会写宿命论可以吗?这就不可以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最终走向麻木无感,因为这些问题看上去似乎一个个都难以相信,或者是即使是知道,也难以改变,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不能改变的事情,因为它很像是一种习惯,并非好习惯或者坏习惯,只是单纯的习惯了这样想而已,那么,它们自然就可以改变。这也是我最高兴的地方,绝大多数的作者都能够虚心接受评委的批评,那么,当作者们改掉这些问题的时候,他们当然就能写出让人印象深刻的文章,我相信,这不会花费太长时间。即使是真的花了很长时间,也值得,毕竟,能给未来的大作家写文评,也是我的荣耀。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将标题叫做“写给各位未来作家的话”。因为大家都有希望,虽然问题很多,但,却都能解决,可以解决的问题,也就不令人感到难过了。


DL的寄语

我常在闲静中寻出一点纷扰来,然而委实不容易。目前是这么戾气,心里是这么芜杂。2019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就像是过了个年,上了次学,考了个试,参加了次马展,实习了一下,转眼间又步入了下一个循环。然而也就在这习以为常的反复之中,我担任了Fimtale第二届征文大赛评审一职,参与了各类作品的评选和打分。

评审这一职分,来之不易。即使有幸忝列其中,时常也自惭形秽。我并不是个师出有名的文手,也没有受过贵人的点拨,身处的环境暂且也还只是国内的一座三四线的小城镇罢了。所经历过的事情,以及后天逐渐培养起来的眼界,恐怕还远远比不上在座的各位读者。因此面对如此庄重的任务,我只能硬着头皮,唯恐招待不周。

这次的征文主题和时间有关,所接收的稿件也需要和主题相联系。有件令我比较高兴的事情是,这次的征文里面已经不再有什么语C或者狼人杀之类的东西,而全是清一色的小说。但是我高兴得太早,即便是小说,写的质量照样参差不齐。不过至少实现准备的速效救心丸没有白买,这让我宽慰不少。好的文章各有千秋,我不是什么卓越的文学评论家,没有资格将它们的亮眼之处一一指明归纳。但是那些稍逊一筹的文章,字面意思上的可圈可点之处,都是如出一辙。我斗胆在这边做个总结,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也恳请诸位即将创作小说的文手,可以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首先,我最想说的问题就是逻辑。逻辑是整篇的骨干。没有逻辑,无论多么精彩的构思,多么奇妙的意境,都会变得狗屁不通。如果你的主人公是个正常人(马),那么当他遇见某件事情的时候,所做出的也应该是一般人的反应。比方说当他走在街上时,有个谁朝他跑着撞过来,他的第一反应是及时躲开,而不是站在原地质问对方想干什么。或许有的人会说,按照他笔下主人公的性格设定,就会这么做啊之类的,那也要请你在先前或后续的文章里,写点什么来佐证,让读者能理解到这家伙的确会做这种事情。否则,剧情就显得突兀,显得匪夷所思,让读者觉得自己想被耍了一样。

第二个,属于语文基本功的范畴。我发现有部分参赛者,中文表达的好像特别奇怪。既像翻译腔,又像刚刚学习中文的外国人,半土半白,找不着调。不光读起来费劲,还特别影响阅读体验。虽然可能我们有的人没有专门学习过如何写小说,但是中文,是我们每天日常生活中必定会用到的东西。我希望各位写手在出终稿之前,尽可能地把文章拿来读一读,想想自己生活中是怎么说话的,改掉那些不通畅的地方。

第三个,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我看见有些作者,在写完文章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作品的内容,充其量似乎也只是展现了一个故事,而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于是他就强行补上一个大道理,显得它“文以载道”。其实这并不是必要的,有时甚至还是画蛇添足。我觉得现代的小说已经不需要明确的主旨了,只要字句足够精彩,剧情足够新颖,人物刻画足够出色,能给读者带来美的体验,那么它就是一篇难能可贵的好文章。

以上就是我对本次征文比赛参赛作品的拙见。欢迎大家补充,指正。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大吉。祝各位参赛者以及全马圈的文手们,再接再厉,创作出越来越多的佳作,续写小马时代的辉煌。

关于作者

已有 3 条评论
  1. 什么时候举办2020冬季征文呀?/发出萌新的声音

    1月20日 20:34来自iPhone 回复
  2. 马圈的发展壮大离不开良好的氛围,其中同人作品起着风向标的作用。弘扬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是每一位创作者的本分与职责。

    1月19日 23:15来自QQ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