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淡】暮光开电车

37

用各种伦理问题来给诸位看官的生活增添烦恼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尽管这件事本身在大多数伦理体系下并不符合伦理),所以我决定再来扯一篇文章,今天来说说电车难题 (Trolley Problem)。

在开始之前我必须要强调:电车难题和其诸多变体都是伦理学的思想实验 (thought experiment),是理想化的情境,并不考虑现实中可能存在的其他变量。所以诸如“找朋友救下轨道上那几人”或“外力卡住电车”等回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这些所谓“方案”在任何思想实验中都是极其幼稚和愚蠢的。

尽管电车难题近些年更像是个玩笑或梗,但其实际上有诸多深刻的伦理学思考。电车难题最早由哲学家菲利帕·福特 (Philippa Foot)提出,原文如下:

……让我们尽力还原这个场景,不妨假设他是一个司机,他所操控的电车已经失控,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电车的路径,使其开到另一个轨道上;一个轨道上有五个人,另一个轨道上有一个人;在轨道上的任何人都将被碾死 (Foot, 3)。
(… To make the parallel as close as possible it may rather be supposed that he is the driver of a runaway tram which he can only steer from one narrow track on to another; five men are working on one track and one man on the other; anyone on the track he enters is bound to be killed.)

之所以贴原文,是因为有两个要点,一是情境的主体是司机,不是手握操控杆的旁观者;二是司机与轨道上人的关系,虽然原文并未声明,但后来的论文中都默认原版例子中司机和那六个人互不相认;修改这两个变量能创造出诸多电车难题的变体,因此需要格外注意。

在福特引入电车问题之前,她还用了另一个想象情景:一群暴乱分子要求处决一个无辜的人,不然就要对着大众开枪(这个例子我简化了一下,原文比这复杂),你作为法官,是否打算处决这个无辜的人来拯救更多无辜的人呢?这里如果我们把法官换成暮光闪闪,那一个无辜的人换成剩下的M6和两公主,可能被枪击的大众换成马国剩下的所有小马,暴乱分子换成提雷克,那么这基本上就是第四季的结尾:提雷克吸干了M6和公主的魔力,并以她们为人质要挟暮光投降,如果暮光投降,那么剩下的M6和公主会被释放,但吸收了所有魔法的提雷克会毁灭整个马国;如果暮光不投降,她能拖延时机,甚至战胜提雷克,但代价是M6和公主会被杀。若你作为暮光会怎么选择呢?


这是留给思考的空间……


我猜大多数同学在电车难题中都偏好改变方向,救下五人牺牲一人。这和大多数人的选择一样,在2013年的调查中,有68.2%的受调查者决定改变电车方向 (Bourget, 16),也就是说让电车撞死那一个人,拯救另一轨道上的五个人(这个调查结果其实有待争议,问题中并没有指明被调查者是作为司机还是作为旁观者)。

在暮光的例子中,大多数读者估计都偏好做出和剧中暮光一样的决定:救下M6和公主。但表面上来看,这两个选择似乎自相矛盾,电车司机和暮光都需要从“牺牲少数个体”和“牺牲多数个体”中做出选择,为什么你觉得暮光应该牺牲多数拯救少数,而司机就应该为了多数牺牲少数呢?

可能有同学会说:“因为M6和公主是唯一几个可能战胜提雷克的马了”。这个思路有两个问题:一是权衡M6和公主的重要性属于实用主义,但从实用主义来说,吸干了魔力的公主和M6没有什么卵用,和马国剩下的小马并没有区别。二是相信M6和公主相当于相信编剧和友情的力量,但主角光环和友情不属于实用主义的考虑范畴,它们无法在客观上保障某件事一定会成功。

然后可能就会有同学想:“毕竟是M6和公主啊!”。这就回到了上文说的“司机与轨道上人的关系”这一话题上。如果M6和公主能让你作为暮光,放弃剩下的马国,那么你就承认了关系的重要性。在电车问题中,当轨道一侧的人是你的挚友或血亲,你是否也会为了一个挚友/血亲而牺牲五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呢?诚然,M6和公主似乎在地位上很重要,但即便是第四季结尾前我们也已经被介绍了数不胜数的马国权贵和明星,你是否觉得M6和公主比这些明星权贵和剩下所有小马加起来都重要呢?

这里还请各位读者放松,暮光的选择并没有对错之分,只是根据不同的伦理观念,有不同的见解。


刚才说到暮光和电车的选择是“表面上来看自相矛盾”,那么这两样本质上到底是否一致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考虑另一个例子:仍旧是电车,但你不是司机了,你是旁边看着的一个路人,司机看到轨道上有人,已经精神散失了,而你旁边就是控制轨道的操作杆,正好能代替司机做决定。不碰操纵杆,电车轧死五个,拉动操纵杆,电车轧死一个,你拉不拉?对于这个问题,虽然整体来说人们还是会拉,但当被调查者作为思想实验中旁观者时,选择牺牲一人拯救五人的被调查者所占比例明显偏低。

可能有同学觉得这好像和原版电车问题没啥区别,那么这里有一个究极加强版例子:你现在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手术医生了,你有五个病人器官衰竭,需要移植,正好有一个年轻小伙,他就是这么合适,他的器官能完美移植到其他五个病人身上,不会有任何排异反应。如果你不取他的器官,那五个病人就会死;如果你取他的器官,他毫无疑问就会死。那么你取不取呢?

读者应该猜得到,对于这个问题,基本上所有人的答案都是:“不”。那么为什么,结果都是死一个和死五个的区别,原版电车和器官两例的反差这么大呢?

按照福特的思路,这两者的区别在于:

杀死某人
(Kill someone)

让某人死
(Let someone die)

在原版电车难题中,司机不论怎么做都会有人死,所以司机所面对的选择是:

  1. 让五个人死
  2. 让一个人死

而当主体作为旁观者时,如果什么都不做,那么他/她作为一个旁观者本质上没有直接导致任何后果,严格来说那五人的死亡与旁观者无关。而拉下操纵杆,这个旁观者直接导致了一个人的死亡,等同于杀死了一个人。也就是说作为旁观者,他/她所面对的选择是:

  1. 什么都没有
  2. 杀死一个人

也可能有人说,旁观者如果无动于衷就相当于“袖手旁观”,“任由五人被撞死”,那么对于旁观者,我们也可以说他的第一个选项是“让五个人死”。对于器官问题,医生的选择和旁观者大致相同。医生的选项有:

  1. 让五个人死
  2. 杀死一个人

这里读者就能看出一些东西了,在大多数人的伦理和价值观里,

  1. “让五个人死” “让一个人死” 更严重
  2. “杀死一个人” “让五个人死” 更严重

按照这个观念,司机应该转向,但旁观者不应该拉下操纵杆,医生也不应该从那个年轻人身上取器官。鉴于暮光面临的选择是“牺牲M6和公主(让M6和公主死)” 和 “牺牲整个马国其他的小马(让整个马国其他的小马死)”,这和原版电车问题仅有数量差别,似乎牺牲M6和公主才是应该的选择?


真的应该牺牲M6和公主吗?让我们再考虑一个情景:你仍旧是那个手术医生,但那五个病人器官衰竭是因为你不小心给错了药造成的,那么面对那个小伙,你取不取他的器官?在这个情境下,如果你不给这五个病人做器官移植,那就相当于是你直接造成了五个病人的死亡——你杀了五个人。作为医生,你的选择变成了:

  1. 杀死五个人
  2. 杀死一个人

按照福特的思路,“杀死五个人”要比“杀死一个人”严重,那么医生应该杀死一个人,也就是说应该杀了小伙取器官?在这里,尽管德性伦理和义务论都没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实用主义会根据这几个人的价值做判断,但如果这六个人都是一样的,那么大多数实用主义都会说是,杀死这个小伙),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接受杀死小伙这个选择,如果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为什么感觉上会这么不舒服呢?

另一位道德哲学家,朱迪斯·汤普森 (Judith Jarvis Thomson)给出了她的理解:

因为对于医生来说,对小伙构成的威胁和对另外五个病人构成的威胁并不一致;而在电车一例中,对一人和五人的威胁都是电车。

总结说:

你可以转移威胁,但不能创造新的威胁
(You can lessen an existing threat, you cannot create a new threat.)

那么按照汤普森的理论,在电车问题中,不管是司机还是旁观者,都应该改变电车行进轨迹,牺牲那一个人,因为两个选项中的威胁的来源都是电车;而在医生一例中,威胁五个病人的是器官衰竭,而小伙并不受器官衰竭所威胁,杀死小伙就需要创造一个直接对小伙人权的威胁,这违反了上文的法则,因此不论五个病人的器官衰竭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都不应该杀死小伙。

回到暮光的选择上,首先想到的是如果暮光投降,那么提雷克会吸取暮光的魔法,在剧中吸取前后的提雷克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么变化前后的提雷克算是同一个威胁吗?但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如果说提雷克在吸取魔法后会变成一个新的威胁,那么暮光不应该让自己导致这个新威胁,也就不应该投降;如果提雷克还是那个提雷克,那么暮光仍旧不应该投降,因为在同一个威胁下,“牺牲整个马国其他的小马”要比“牺牲M6和公主”糟糕。也就是说,在汤普森的观念下,暮光依然不应该投降。


到这里一些读者可能是非常郁闷甚至生气的,那么让我来说一点轻松(根据你的经历,这也可能更加沉重)的东西。

几乎在所有影视和游戏中,当面临类似抉择时,主角都会选择救下自己的朋友,因此暮光的选择其实很常见,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而在现实生活中,YouTube主播Vsauce真的做过电车难题的实验,不用担心,没有真人被撞,他用提前录制并合成的录像装作实时摄像,设计了一个环境,在不告知被测试者真相的前提下迫使被测试者选择。鉴于这个实验可能会对被测试人的心理造成巨大创伤,只有7名通过了筛选的测试者接受了测试。在7人之中,只有2名真的拉下了开关,让虚拟电车转向那一个人。而且即便是在了解事实真相后,依旧有一名拉下开关的被测试者不堪重负,精神几近崩溃。

从这个角度看,似乎电车难题的难处不在如何判断,而在于做决定者的接受能力。暮光很可能明白自己降于提雷克会是对整个马国的不负责,她固然不想看到马国陷入危险,但她更不想看到自己所关心的朋友和老师死在自己面前。

 

Work Cited

Bourget, David; Chalmers, J. David, “What do Philosophers believe?”. 30 November 2013.

Foot, Philippa, “The Problem of Abortion and the Doctrine of the Double Effect”.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78.

Thompson,  Judith Jarvis, “The Trolley Problem”, HeinOnline, 20 Jan 2009

Vsauce. “The Greater Good – Mind Field S2 (Ep 1)”. YouTube. 6 Dec 20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sl5KJ69qiA&t=1714s

啧,突然觉得这种文章应该留给左岸姐姐写

关于作者

已有 37 条评论
  1. GOD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什么都不做。别人的错为什么要让自己来承担

    2月19日 17:45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什么路子

    2月17日 16:39来自QQ 回复
  3. “The need of the most over weight the need of the few or one”
    所以电车难题在符合逻辑的利益最优下并不难……

    2月17日 08:09来自iPad 回复
  4. 而你
    只是拎着马筒橛子路过
    .png

    2月17日 07:55来自iPad1 回复
  5. 左岸是男的···

    2月17日 07:09来自QQ3 回复
  6. 如果那5个人是抽烟喝酒自己作的,我不会以少换多

    2月16日 20:24来自移动端 回复
  7. 然而我只是个拿皮撅子的路人

    2月16日 11:14来自移动端 回复
  8. 友谊不是魔法,科学才是😂

    2月16日 11:07来自移动端 回复
  9. 我认为,当时暮光并不是要选择究竟要牺牲哪一边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和朋友在一起的问题。暮光当时选择交出自己的力量,只是为了朋友,才不管死活。无论什么样的命运,都要和朋友一起去面对,要死就一起死。如果友谊公主没有了朋友,如果这份友谊不能一起走到最后,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2月16日 10:04来自新浪微博 回复
  10. 为什么没有评论

    2月15日 23:18来自移动端1 回复
  11. 因为文题是紫悦“开”电车,所以我选择什么都不做来使一个可怜人陷入一个可怕的难题里(滑稽)

    2月15日 14:46来自移动端1 回复
  12. 牺牲全小马国的小马——开启全新玩具系列
    牺牲M5和公主——开启第五代小马

    2月15日 11:38来自iPhone2 回复
  13.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妨换位思考一下(若是M5和二公主没了孩纸表还怎么赚钱)/斜眼笑

    2月15日 08:23来自移动端 回复
  14. 震惊!光天化日之下,EqCN公然开车!
    (逃走)

    2月15日 05:40来自移动端2 回复
  15. 论编辑部到底有多缺稿:ft_emoji_facehoof:

    2月15日 05:31来自移动端2 回复
    • 说实话现在有精力写稿的不到5位同好,其他要么疲于现实要么…不说了网上说太多不是啥好习惯(x

      2月16日 10:51来自QQ1 回复
  16. 这个问题真的非常困难,其实是没有出路的,暮光只有崩溃,或者,明白宇宙是多么的混沌以及对小马的道德是多么残酷…然后,接受它。
    You are gonna carry that weight…

    2月15日 01:31来自移动端1 回复
    • 我个人认为没那么消极,电车难题如果只是消极向思考命题也就不够资格存在于世了,听木鱼水心的剧评我感觉它是为了引发我们对否定之否定等没有固定答案的生活态度的思考

      2月16日 10:55来自QQ1 回复
  17. 召唤纭宇[阴险]

    2月14日 23:46来自QQ1 回复
    • 暮光先换m5,不管提雷剋,随便从某个店铺拿观星仪,等纭宇启示,召唤纭宇,纭宇反杀提雷剋,纭宇给回无序力量,联无序打纭宇,然后穿越时空或解放一切.end(这就是个有神的魔幻世界)[赞]

      2月14日 23:52来自QQ 回复
      • Cosmos能回来其实是巧合,正好有个彗星给她砸回来了……失去魔法的tl我想不到怎么主动拉她回来。而且Cosmos的存在只有d爷知道来着

        2月15日 06:48来自QQ1 回复
  18. 这或许涉及到非常深的道德伦理问题🌚

    2月14日 22:45来自移动端 回复
  19. 我会为救五个人牺牲那一个人。如果那一个人是我关心的人,我可能会不这么选择,但我知道这是出于我的私心,我仍会认为救那五人才是正确的事。如果要我取一个人的器官救另外五人,假设这能让他们恢复完全健康,而且在某种标准下,这一个人死去的痛苦不比那五个人加起来多,我会选择这么做。也有可能我会不选择这么做,因为这件事如果散播出去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让普通人认为他们也有可能处于那一个人的境地而感到不安,破坏社会的稳定性。

    2月14日 21:59来自QQ 回复
  20. 暮光闪闪一个瞬移就把m5救出来。

    2月14日 21:48来自移动端 回复
  21. 这里是一个电车难题,而你只是一个拿着马桶搋子的路人而已……

    2月14日 21:31来自移动端 回复
  22. 电车难题—–说起来,我头一次听说这个,但这个应该会被一个人对事物的价值定义所影响。

    2月14日 21:19来自移动端 回复
  23.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372413 忍不住推荐下木鱼水心关于fate zero的后段剧评

    2月14日 19:39来自QQ2 回复
    • 也是关于电车难题的探讨(对应切嗣papa的一生x)

      2月14日 19:40来自QQ2 回复
  24. 暮光闪闪用魔法把电车飘到了空中。

    2月14日 17:503 1 回复
  25. 这个问题,我自己的想法是:人不愿看到没有“过错”的人受到“人为”的伤害。在原始的电车问题中,六个人平白无故地出现在了铁轨上,我会认为他们都是有“过错”的,因此两害相权取其轻,撞死一个人;而在医生的变体中,那一个人没有任何“过错”,且五个人是死于疾病,其伤害不是“人为”的,因此杀一人而救五人对我来说无法接受,我会选择不杀那一个人;到了恐怖分子的例子,双方又都成了“无过错”、“受到人为伤害”的等价状态了,因此如果不考虑“恐怖分子可能不遵守诺言”、“要传达不向恐怖主义低头的精神”等其它因素的话,我会选择杀死那一个人。当然,原始电车问题可能存在一些变体,比如认为那一个人所在的轨道是“虽然还能用但已经对外宣布停用”的,这时由于那一个人没有“过错”,我会选择撞死五个人。最后,回到TS的问题上,我认为这里还是承认关系的重要性比较好,如果我是TS,不考虑其它因素的情况下,我也会因为关系而选择救M6。以上的讨论只是我从自己的想法出发来推测他人的想法,进而尝试解释人们在电车问题上的选择,并不是讨论选择本身的对错。

    2月14日 16:40来自QQ3 回复
  26. 其实关于电车轨道六个人已经给出了答案的,就是用电车横着开过去,全撞死!为什么呢,因为人为什么不走人行道非要在铁轨上走呢,横着开过去[嘻嘻]

    2月14日 15:051 2 回复
    • 请注意原文说的是这六个人都是在铁轨上“工作”而非乱穿铁轨而且还呆铁轨上不走了噢

      2月15日 06:46来自QQ1 回复
  27.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双方的保全

    2月14日 15:04来自移动端 回复
  28. 分析的很到位。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个问题没什么难的,因为这种事有很多变种,每个人都在经常做这些事。无非是根据每个人的价值观平衡利弊,在极短时间内做出的本能反应,这类问题没有对错之分,但对于当事人会造成完全不同的后果。

    2月14日 13:13来自移动端2 回复
  29. 现实就是这样,没有黑白,只有灰色,以及,更纯粹的灰色

    2月14日 13:072 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