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的信——小马同人中的死亡教育

12

苏格拉底曾说:在死亡的门前,我们要思量的不是生命的空虚,而是它的重要性。死亡是一个永恒的问题,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我们却无法摆脱死亡,但是我们要了解死亡,是为了更好地活着。

今天我将以小马同人作品来谈谈死亡这个话题。


同人动画:再见,我的朋友(Goodbey my friend)

Bilibili: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9x411S7vM

这是一个温馨的故事,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主角是萍琪派和一只患有癌症的小马。

在暖阳中,萍琪派与他相遇,尽管灰色的他因为化疗和放疗失去了鬃毛和尾巴,但是萍琪派依然走上前与其聊天、玩耍,伴随着他们远去的步伐,故事也就此展开。在无多的时日,萍琪派总是像一个精灵一般陪伴在他的身旁,陪伴他玩耍,陪伴他入睡;萍琪派装扮了他的病号服,陪着他与癌症之龙战斗。但是,他的病情依然在恶化。当病情已经无法逆转时,萍琪派仍然在他的身边陪着他,给予他最后的关怀,直到他离开小马国。

这个故事虽然简短,虽然伤感,但却富含人道主义光辉,在生命终末期,临终者的关注点逐渐从健康时的事业、财富等变成了家庭、临终大事等,此时他们会经历一段奇妙的心理体验。Elisabeth Kubler-Ross在其专著《On Death and Dying》中提到了,患者的临终心理会有五个阶段:

  1. 否认期:患者得知自己得知绝症后表现出否认和震惊,并且否认现实。
  2. 愤怒期:当患者发现病情无法维持,自己患绝症的事实被确定,患者会表现出愤怒和嫉妒的情绪。
  3. 协议期:此时愤怒的心理消失,接受绝症的事实,并期望通治疗,减轻死亡的痛苦,延长生存的时间。
  4. 抑郁期:此时患者身体更加虚弱,情绪被巨大的失落感取代,此时患者会情绪低落、绝望、抑郁、沉默甚至出现轻生行为。
  5. 接纳期:此阶段为临终的最后阶段,患者会完全接纳并坦然面对死亡,并出现交流减少、睡眠增加的行为。也有患者为了减少痛苦的折磨而寻求速死。

以上过程没有明显的分界,同时也可能往复出现。在这期间临终者的注意力会逐渐变得狭窄,开始从和人交流变成了和内心交流,在面临死亡时,临终者会感到孤独和恐惧,因此临终前的陪伴,是对他们最后的关怀与帮助。如同上面视频中萍琪派对他的陪伴,就是临终关怀的正面典范。


同人音乐:Rainbow by Koroshi-Ya & Feather

Bilibili: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s411a7g7

这是一首伤感向的同人音乐,讲述了他一辈子渴望云宝的陪伴但云宝从未出现,直到死亡将至,时间沙漏即将流尽最后一粒沙时,在临终谵妄里,他看到了云宝的形象……

托尔斯泰曾说:人的生命并不因肉体的死亡而终止。害怕死亡——就等于害怕幻影,害怕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尽管死亡意味着我们将失去一切名利、金钱、地位等等,但是在生命最后一刻,我们应该发现:在人世间走了一遭,我们收获了满心的回忆,尽管河流有尽头,大地有四季,但我们带走了温暖的怀抱,留下了好时光几许。死亡是结束,但也是新的开始,尽管“我”消失了,但是我留下的故事、羁绊与爱依然会在世间流传。

面对临终前最后的寄托,各国的处理方式也都不尽相同。在一些基督教盛行国家,往往会有牧师通过宗教来对其进行引导,以“前往天国”作为目标,使患者接受死亡。

国内临终者的信仰不同于西方,大多数为无神论者,以及少量宗教教徒,针对教徒,可以由本宗教信徒引导,使临终者相信在死后会有更好的世界,从而接受死亡。而对于无宗教信仰的人群,可由社工引导,使其接受死亡是正常生理过程,从而坦然面对。在引导患者同时引导其家属在临终前合理的陪伴患者,此举不仅可以帮助其家庭度过社会角色变化的特殊时期,使整个家庭平稳的度过患者的临终期。也可以帮助患者平静的接受死亡,对患者做到人文关怀。


小说:天堂鸟绽放的时候

Fimtale:https://fimtale.com/t/15145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叹了一口气,微微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充满哀意的看向阿杰,然后再度进行安慰性的查体,轻轻地说道:“很抱歉,但是确实是这样的,脑电图已经超过24小时都是直线了,或许现在的史密斯婆婆……”

“已经怎么了?医生。”阿杰微微颤抖着,用略带哀腔的声音问道。

“她的精神已经自由了,或许她现在正在小马国的各地旅行呢。”我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在我们医学上,我们称这一现象叫脑死亡。现在我想即使是大公主,也回天乏术了吧。”

平静。

片刻后,我打断了这悲凉的平静:“史密斯婆婆的出血量太大了,尽管我们进行了去骨瓣减压手术,也没能阻止脑部的不可逆损伤。现在她的血压和心率靠升压药和激素维持,虽然我们的ICU在小马国都很有名,但是我们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或许,你们要考虑怎么送别她了。”

依然是平静。

许久,小苹花的低声啜泣打破了这一平静。

“谢谢你,医生,我们考虑一下吧。”阿杰搂着小苹花,轻轻地拍着她,似乎这既是在安慰小苹花,也是在安慰自己。

“节哀,如果你们做好了决定,可以来我办公室找我。”我轻轻拍了拍阿杰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医院从来不缺少希望,但死亡却是更加经常的事情,尤其是在ICU。每一次死亡对于家属和医生来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在宁康医院的综合医疗中心,我已经目睹了无数次的死亡,也目睹了无数家属的悲伤,但对于我来说,面对这些事情时,我内心最深的感受还是无力。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一个急诊科大夫最好的墓志铭,不在于你成功地救活过多少人 ,而在于你面对多少次死亡,仍然不会被打垮!其实这句话不仅适用于急诊科,对任何一个科室,都是适用的,只有面对死亡时,才能深刻的意识到生命的脆弱。

“咚咚。”

敲门声打破了我的沉思,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让敲门的小马进来。

原来敲门的是阿杰,此时的她虽然仍满脸悲伤,但平静了一些,她走进我的办公室,坐在了我的对面。

“医生,我理解史密斯婆婆的情况了,不过,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阿杰首先切入了主题。

“或许,她需要的是关怀……临终的关怀。”我轻声的回复到。

临终关怀,是一种临终前的护理技术,指的是在临终者终末期对其心理、生理、情感进行全方位的疏导与关怀,使其更好的面对死亡。在我国有一些临终关怀院,这些医院不会对患者进行创伤性治疗,病房布置也会更像家庭而不是病房,同时对于癌症等有长期疼痛的临终者会给予镇痛药物,这些医院的治疗目标不是治愈疾病而是延长生存期和提升生命质量。

临终关怀符合人类追求高生命质量的客观要求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进步,人们对生命的生存质量和死亡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像迎接新生命、翻开人生历程的第一页一样;送走、合上人生历程的最后一页,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以便让患者在死亡时获得安宁、平静、舒适,让家属在病人死亡后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和阴影。临终关怀是社会文明的标志每一个都希望生的顺利,死的安详。临终关怀正是为让患者尊严、舒适到达人生彼岸而开展的一项社会公共事业,它是社会文明的标志。

一般来说,大多数临终关怀院会让临终患者与家人亲朋聚在一起度过最后的时光,在这期间社工会帮助患者完成人生目标,整理回忆录,同时会引导家人与临终者交流,让他们感受到最后的温暖。临终关怀打破了传统的救治理念——即抢救直至最后一刻,尽管在有些人看来这是不人道的,但是这却是赫尔辛基宣言的最优解——即一切为了患者利益最大化。虽然对于不同人来说,面对该问题时仍然会有多种应对方式,但现在临终关怀确实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小说:以视为礼(The Gift of Sight)

Fimtale:https://fimtale.com/t/2486

“你知道吗……她是一个器官捐赠者?”

在雌驹的眼中闪过了一些东西,她伸手去拿一个小钱包。在一堆卡片中翻找着,她抽出一张皱巴巴的卡片,几乎看了半分钟左右。”我想……她确实没怎么想过死后的事。”她把卡片放在窗台上,她的孙子刚刚就坐在那里。

帕尔萨斯拿起卡片,瞥了一眼它上面的签名,把它塞进白大褂里。

“她将会怎么样……”史密斯婆婆张了张嘴,努力地组织着言语,”谁……谁会……”

“她的肝脏和肾脏可能会去中心城或芝马哥(Chicacolt)。最近的大型器官移植中心就在那里。她的角膜虽然……”

史密斯婆婆眯起眼,目光对准了医生的眼睛。”你——你在说什么,孩子?”

“她眼中的一部分,”他解释道。”它会留在这里。”

“我——我们仍然可以埋葬她?”

“当然。”

她点点头。

当呼吸机自动调节潮气量时,房间里回荡着宁静的哔声。床上的年轻母亲的腹部不停上升和下降,床单微微皱着。

“她的眼睛……他们会去哪儿?”

“只是眼睛的前盖。这匹小雌驹可以凭借它们再次见到光明。”

“告诉我关于她的事。”

当他回忆起他能做什么时,帕尔萨斯皱了皱眉。”我只见过她一次。我不是儿科医生或眼科医生,所以我不负责她的护理。从我记忆中来看,虽然…………她和你孙女的年龄差不多。也许还年长个一两岁。一匹品红色的陆马,也是我曾经见过得了那么大的病但仍然极其乐观的小马。我不知道那么小的马驹可以这么耐心……而且这么快乐。”

“……她听起来很完美。”

“……她是。有一天,我有幸拥有像她一样的小马驹。”

当他听到一些咕噜声时,帕尔萨斯的耳朵动了动。他往下看,眼睛顿时被婴驹车吸引了,一个黄色和洋红色混杂的小团子在一条小毯子下面挪动着。”我的天哪,我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他自言自语。他下意识地向婴儿伸出蹄,婴儿也伸出蹄与他接触。

他回头看着史密斯婆婆。”她——她……”

她点点头。”两个月了。”

他瞧了一眼他的病人,然后看着碰着他的小蹄子。”我甚至都不知道……”

“我和家人一起离开了她,直到现在,但今天,仿佛有谁告诉我带她去见她妈妈。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婴儿愉快地咯咯叫着,帕尔萨斯把他的蹄子拿开了。小马再次闭上了眼睛。医生重新坐了起来,他不知道该将自己的前蹄放在哪里。”我,呃,我无法想象过去两周对你来说有多难。这一切有多难。”

“我心里有着信仰。我们都这样。”她笑了。”这是一种不亲身体会无法理解的平静。”

“嗯,你真的表现得很好。你有一颗坚强的心。”

“我们的小宝宝在里面哭咯。而且,我现在有三个孙子照顾。并不是没时间闷闷不乐。”

宝宝再次不安了起来,轻声咕咕叫着。

“我还……得照顾她,”史密斯婆婆哽咽着,用蹄子擦干她的眼泪。

本能地,帕尔萨斯伸出一只蹄子围着她,当他抱着她时,她把头靠在他身上。几分钟之内,除了呼吸机的嘶嘶声外一片寂静。

“你和家人想来这儿吗?”帕尔萨斯问她。”他们什么时候……”

令他惊讶的是,史密斯婆婆摇摇头。”医生,我看到了你过去两周就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样照顾她。你就像我儿子曾经那样全心全意照顾着她。而且我相信他如果会在这里做选择,你也会和他做出同样的选择。”她将她的视线离开了婴驹车,深情地看着他,点了点头,仿佛给她正在说的话加上标点。”我什么都相信你。这是她的时间,我们都已经尽力说了再见。”

她站起来,将东西收回她的鞍包。”梨子爱所有小马。答应我她会尽力帮助尽可能多的小马,尤其是那个小幼驹。”

“我会信守诺言的。你就要离开了吗?”

“是的,”她满怀信心地回应道。”我还有家人得照顾。”她弯腰用牙咬住她小孙女婴驹车的把手,大步走出了房间。

帕尔萨斯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慢慢地,他的脑海中开始出现一份清单:咨询外科医生,关闭机器,签署那些文件。”我还有工作要做。”

器官捐献,是指自然人生前自愿表示在死亡后,由其执行人将遗体的部分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或生前未表示是否捐献意愿的自然人死亡后,由其直系亲属将遗体的全部或部分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的行为。

在中国,每年有约30万人需要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是每年能等到合适供体的人只有1万余人。

2007年1月20-22日在广州召开的《中国首届国际标准器官捐献及分流系统联席会议》上进行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活动。中国首批“器官捐献卡”首发仪式。器官捐献卡英文名“Donor card”,全称为器官、眼角膜志愿捐献者随身携带卡。上面有申请人签名、联系方式、直系亲属姓名及紧急情况下的联系方式,器官捐献机构联系人电话,相关网站及发放单位等信息。以便万一持卡人意外身亡,此卡可以作为当事人身前已表达过器官捐献意愿的证据。

2018年9月21日,从第三届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上获悉,截至2018年9月9日,我国公民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达614608人,实现捐献19380例,捐献器官54956个。

2019年3月28日,中国已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116万余人,成功实现捐献2.2万余例,救治器官衰竭患者6.5万余名。中国每百万人口年捐献率已从2010年的0.03达到目前的4.53,年捐献量位居世界第二位。

器官和遗体捐献在医学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路,器官捐献是指逝者在心脏死亡宣布后摘除可使用器官移植给需求者,这个捐献需要对患者进行评估,只有捐献者器官符合要求时,才会启动器官捐献。而遗体捐献要求较低,逝者在宣布心脏死亡后遗体会进行防腐处理,然后分配给医学院供医学生学医或科学工作者研究使用,在临床上,我们尊称捐献者为“大体老师”。

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可以在http://www.rcsccod.cn/,网站进行登记,需要年满18岁。值得注意的是登记不代表必须捐献,登记只是一个意向,最终的决定要看直系亲属的意见以及医院的评估。


在7岁左右时,人会第一次感受到失去的意思,也第一次考虑死亡的问题,这个问题自那时始,就成了人生中最深奥的问题。生和死是无法挽回的,唯有享受其间的一段时光。死亡的黑暗背景对托出生命的光彩。面对死亡,我们不应惧怕他,而是应该了解他,同时也应该正确对待他。只有我们足够了解了死亡之后,我们才会更好的活下去,因此今天我借着小马的同人作品介绍死亡的含义就是让大家直面死亡,同时意识到生命的珍贵,拓宽生命的宽度。

关于作者

一个入门水平的心理咨询师,公益推行者

已有 12 条评论
  1. 说真的希望以后能多一些这种发人深省的同人而不是血腥暴力

    8月5日 19:46来自移动端1 回复
  2. 嗯?7岁?( °◅° )
    感觉和我一样嘞

    7月29日 12:50来自移动端2 回复
  3. 不过死亡罢了,不过失去罢了。新生的总有一天会消亡,得到的总有一天会失去。无什么是永恒,就连宇宙有一天也会走向灭亡。人生在世,碌碌几何。活在当下,何顾其他。有论此之功,何不为些实事?去追求美好,去传播爱和友谊,去救赎世人,去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去建构属于你们的乌托邦吧。人生苦短,如白驹过隙。要做的太多,奈何时间太少。

    7月29日 06:46来自移动端 回复
  4. 还看得下去,我只能怎么说

    7月28日 14:37来自QQ 回复
  5. 神创论者,没得发言权

    7月27日 23:29来自移动端 回复
  6. ……在小马这个世界中,我们一般看不见死亡,也就会引发如果真的有死亡出现在这个世界我们会有什么遐想。如导演告诉我们史密夫婆婆已经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再如我们杠出来的xxx(此三个字易引起不适故打码),作为动画研究者,我会平静的告诉你,如果不是推动剧情方面需要 ,人物的死亡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完全架空的世界,一切都掌握在制作者甚至是你们,观看者的思维里面,以各种形式展现的是故事而非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结局。一般动画是不会把结局写死的,它往往会给你们一个较为广阔的思维空间,换句话说,只要在你心中动画人物没死,原句中也并未提到他死,那他就活着。但如果在体系中他死了,那就用你与他最后的一面拥抱他吧!

    7月25日 09:42来自移动端6 回复
  7. 死亡某种程度上也是解脱,看开一点。如果我乃天也快死了,我并不希望我的周围有一圈人围着我,既然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么我也想要一个人走完我生命最后的旅程

    7月24日 12:02来自iPad1 1 回复
  8. 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或发生在身边,或是自己亲历,与其一味逃避,不如坦然接受。最近我所在的小区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高中生,据说是抑郁症),再看到这篇文章心里挺沉重的(先缓一缓。)反正不管是病人也好,老年人也好,在他们还能陪伴我们的时候给予他们关怀,让他们离开时也能想起人间最珍贵的回忆

    7月24日 11:33来自移动端 回复
  9. 震惊!吸入小马国的空气竟会导致死亡!【好感动但是我还是要活跃一下气氛】

    7月24日 09:242 回复
  10. 唉[失望]

    7月24日 09:102 回复
  11. 感觉很感动的,其实光看介绍也是很好的片子,只是我不太愿意去看类似悲伤血腥一类的同人,不是说我讨厌它们,只是我现在不太适应

    7月24日 06:31来自iPad 回复
  12. 有没有,和我一样看这种剥离虚幻的同人或者想彻底将自己放回现实并告诉自己这完全是虚幻的时候,感觉很难受,胸口压了一口气已经几乎没法呼吸的(还需要缓一会),怎么说呐,不想醒,即使知道这是梦,也不想醒,我不想生活改变,因为我现在所看见(也许是悲观的原因?)变化除了我有了个妹妹几乎没什么好的变化,关系好的同学现在几乎不联系,一个表哥因为学业搬走了,另一个表哥最近父母又要离婚,一个表妹现在基本也不联系了,三个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自己现在又不得不子承父业,现在为数不多的比较好的之一就是虚幻之中的彩虹小马,它让我开心,不应该说是让我安心,一个避风港,一个心灵的避风港,而我不想让这个避风港让我父母知道,不想让生活干扰到我最后的“童心?”我知道,我知道现实是必须面对的,但我不想现在就面对我所看见的,我不清楚是我自大还是真的就是,我感觉我所看见的往往比同龄人多,我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我知道什么该表现出来什么不该表现,我知道怎么说,说什么会不会让人记住。所以我不喜欢表露心声,就连“日记?”我都是刻意的更改,刻意的在那些“心里话”上画几条线,让别人以为那是我的心里话,而我的秘密只有我知道,说真的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伪装自己,完全没有太大的必要,?长期的隐瞒也导致了一个后果,就是一直憋着然后因为某种契机,导致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给不认识的人,因为这几乎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尽管这样我依旧感觉这样是很危险的,很错误的,但我实在不想忍了,我知道发了这些不出一会我就一定会后悔,不过后悔的前提是我发出去了不是吗?so既然我会后悔,那我就要先发,逻辑通(dog) , 总之嗯,我为我所占用的公共空间和传达的负能量道歉,也多谢看到这的陌生人谢谢你们的理解,也请不要把我说的当真,忽略反而是最好的结果。总之多谢啦 然后是愿友谊的魔力伴随各位,愿友谊的真谛恒记于心,愿这份童真永世长存。 愿诸君共善天下

    7月24日 02:15来自QQ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