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推荐&赏析】《西行小马国》

3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西行小马国(West to The Equestria)

这小马国之君则有四位公主,这大公主能运算星辰,调度时令,起生耀日,这二公主能运梦幻,起海潮,度云雨,起生玉月,这三公主被封在这西边水晶城,唤烟火,调听之百态,制以竹爱情,罚以魑魅魍魉,保一城平安。这四公主司友谊,平复之,掌戎服,教学校,授爱与和平,御外寇,能分阴阳善恶,善术。

作品资料:

作者:Inky

篇幅:长篇,连载中

标签:喜剧、奇幻、穿越、Mane_6、塞拉斯蒂娅公主、涉及暴力
简介: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求真经。敢问贵地此处唤做甚名?小马国……?贫僧定是走错了路也!走错了路也!

各位好!这里是你们新的文章推荐编辑晨光!我会不定期从小马同人图文网站FimTale推荐一些精彩的文章作品,并谈谈自己对文章的感受与赏析,有时可能也会写些杂谈。当然啦,我也很希望能与各位读者一起深入讨论,共同分享小马同人的魅力。

好了,话不多说,开始咱们这次的推荐吧——


作品赏评:

说得那么正经其实就是我自己想说几句

“很多创新仍离不开传统(至少是不能完全离开),复古也是创新,也是发明,其实是‘被发明的传统’(invention of tradition)。”

——中国学者李零

不得不说,要把中国古代文学(小说)与小马文化结合起来是很不容易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两者之间差异太大。一个是鬼怪神仙的文言名著,一个是现代欧美的活泼动画。有意思的是,作者做到了,还写的相当地道。想了很久,最后觉得这也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复古式创新”(新瓶装旧酒?)。

同时作为一篇优秀的喜剧文,《西行小马国》也从某种意义上继承了西游记“热热闹闹”的行文风格。毫不夸张地说,我在读的时候就没停过笑。不管是间接看见熟悉小马时的会心一笑,还是读至幽默处的咯咯窃笑,抑或是忽遇精彩描写时的开怀大笑,都带了一股浓浓的“西游味”。正像鲁迅之评《西游》:“吴承恩本善于滑稽,他讲妖怪的喜怒哀乐都近于人情,所以人人都喜欢看。”

这就又回到了创新。现今马圈作品云集,错杂繁盛,却又良莠不齐,“穿越”题材文更是马迷们所喜闻乐见。要脱颖而出,尝试全新的作品题材不可谓不好。只要不落窠臼,让人耳目一新,又雅而不俗,无哗众取宠之感,便大有成一篇好文之势。以此标准来说,本文确实适合忙里闲时,读个一回两回,会心一笑,感受一种新鲜的美。

希望作者持续更新——


作品节选(剧透警告!)

看看你能猜中几匹小马(doge)

第三回:

这果树也并非老林野树,乃这果园果树也,这果园农庄却是他人所有,皆有二十五亩地,这树也便是他人所种,那行者生的伶牙俐齿,生性十分顽皮,吃了不少那硕果不提,把那剩下的也都拿衣兜兜了去,吃得那果核果皮满树满地足皆具也,乃自抽身走了不提。

不消片刻,这果园来了一轻盈女娃,生得窈窕可爱,头顶那一丛清粉发缕,足踏一对棕色厚靴,这女娃挎着那竹篮正来果园里摘果子哩,没想只见了那满地果核,唬得她个舌挢不下,转头就走。

这女娃有一家姐,头戴宽边棕帽也在那果林里劳作哩,却见自家小妹跑来哭道:“祸事了!祸事了!”

这女子便跑过去把那女娃拥入怀里道:“怎的祸事?”

那女娃哭道:“家姐诶,今日晨曦小妹去南边采果,可没想那五彩紫柰皆被甚么人摘去吃了矣!皆吃去了矣!小妹便一无所获,定是遭了贼人矣。”

那女子惊道:“想是那害虫横流,吃了那五彩紫萘。”

那女娃怪道:“必不是了,那有皮的皆吐出了皮,有核的皆吐出核,必是那人吃的。我等遭了贼人矣!”那女子看她小妹丧心边拥起来抚心抚背慰道:“小妹不必担心,这天网恢恢,贼人定走不了得,待我上那南边果林拿那贼人来与你。”说罢便紧了那头上棕帽阔步朝那林中就去。

第五回:

那小女子收了翅翼,在那云头上坐了,好个身轻如燕,好个体态轻盈。问道:“你是甚么人,我从未见过。”

那行者笑道:“贫森乃东土大唐而来的和尚,前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宝方,且问此处唤做甚名?”

那小女子便道:“ 此处是小马国小马谷,刚且你说你是甚么东土来的和尚?”

行者心中虽疑但却也答了道:“正是,想必女施主认得贫僧?”

那小女子却一把扯住道:“今日晨间闻我挚友嘉儿拿了一偷果的贼人,说是什么东土的和尚,定与你是一路,却和我走一同去见那庄园家姐。”

那行者心中怨道:“这瘟心烦的呆子,来此果林拿几个便走了罢,却还被一女娃拿去,拿去也罢,这呆子嘴尖,诠把来历实说了,污了师父名誉怎的好,现今番要被这女娃扯了去,定要费些口舌,俺老孙得想个万全之策。”

说罢便笑道:“女施主如此性急,待我与女施主去来,权且请女施主带路。”那小女子不知是行者计谋,转身展翼便走,却被那行者止一点喊声“定”,愣在原地如那僵直木头耍子。

那行者见了,十分欢喜,摇身一变却也变作那女娃模样,拔两根毫毛嘘一口气变作那一对湛蓝翅膀背了乐乐呵呵驾云去那庄园里来。真个是:

虹彩发丝生光辉,身轻窈窕显熠熠。

蓝色绒耳头上立,青羽阔翼卷残云。

是这天上天马到,是这云间仙童来。

好个轻盈体态,好个魅中刚柔。

真是个流行熠辉的模样也。

那行者到了这庄园外,见那庄园朱红仓管,欢欢喜喜顽皮上来,叫声:“嘉儿姐姐矣。”

那家姐听得外有人呼唤,便急整顿衣冠迎出来道:“黛西今番却甚早,何故?”

那行者思索便有了计策,回道:“今番晨间在那城中听得嘉儿姐姐拿了贼人不提,没想那贼人貌相听闻肥头大耳,长得豚豸模样,心觉新奇,便来瞧瞧。”

那家姐便道:“此言不虚,这妖孽来我庄上树偷果,吃了我满园紫萘不提,压弯了我枝叶便罢,却还在我树间酣睡,好不快活,今番拿来了,明日便送予城中官罚。”说罢便引那行者进去,那行者有模有样,欢欢喜喜走将去,却看那呆子正被四马攒蹄掉在那谷堆上哼哼哩。

第六回:

师徒几人乃来到那果庄门上,那行者跳将去却看“苹果园紫萘庄。”忽听得门响,那长老便道:“悟空且退下些,唬了那庄主便是不方便。”那行者便跳将下来,留那长老一人候门。

开门的乃是一银丝老妪,且看她:

银丝白云,沟壑风霜。

是那天仙降凡尘,

眼眸如水。

白齿尽落皮皆枯,却有当年丰色存。

那长老躬身礼道:“阿弥陀佛,老婆婆,贫僧这厢有礼了。”

那老妪笑道:“回礼回礼,诠不要行礼了罢。”却看那长老,禅杖袈裟,素布僧衣便道:“你诠是走路的?”

长老合掌道:“贫僧是从东土大唐来的和尚,前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宝方,且来化些斋饭。”那老妪想是没听得和尚这一言词,却道:“想是过路的,长老诠且进来,行路多时定当劳累,老身自当招待。”那长老附身道谢,便唤那行者几人:“且与为师进去,莫要生事,收了那嘴脸罢。”那八戒沙僧却皆把口鼻遮掩了,牵了马挑了担一同进去。

那老妪引那长老到了正堂,两人皆坐了,那老妪便唤道:“嘉儿矣,权且带你那妹妹出来,来了几个取经的过路人。”

那家姐便整顿衣冠,和那玫发小妹一齐出来,那长老赶忙合掌道:“二位女施主,贫僧有礼了。”那家姐还礼道:“客人且不必还礼,我等果庄,常有旅者走客,常留我庄,休息几日便行,我等皆习焉。”忽见那八戒坐那桌上拿桌上果品就吃,那张嘴大耳的模样便显露无遗,那家姐还在生疑,那小妹便忽喊一声:“妖怪贼人!”

且说这八戒被那小妹认出,师徒几人可否招惹是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八回:

那行者却睡了许久,不多时却忽觉口中清凉,心生急躁,却忽的睁了眼道声:“坏矣!”

再看时,却不在了野草老树,却是一暗淡房屋矣。

那行者坐将起来,只觉得浑身酥软力麻,诠见一女子,生得个

斑条横纹,描眉画眼。

身披布衣,黑白相见。

一对炯炯神仙眼,

体态迢迢仙气来。

诠得是个奇特模样。

那行者便道:“妖怪!”

把那女子唬得一跳便道:“大圣息怒,吾不是妖怪,那妖怪今番在紫萘林被你师弟追赶也。”

那行者道:“若不是妖怪,却是甚么人士?”

那女子躬身道:“吾名泽可拉,乃小马国一介林中居士也,今夜听得屋外吵闹,却见大圣与那魔斗在一处,却被那魔用雾霭迷倒,诠且来使些药品救大圣。”

那行者道:“方才却是甚么迷雾,俺老孙止一闻便站立不得,何物也。”

那居士道:“是那魔口中炼成的千年浊气,也诠是大圣武艺高强,若要是凡夫之人,止一口便喷杀了也,大圣着了那雾气,如不吃下些药品,则少得睡四百余年之久哩。”


这一次的推荐就到这里,感谢各位!

我们下期再见——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关于作者

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已有 3 条评论
  1. 看起来不错,先攒着

    9月2日 06:43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000

    [神马]

    8月23日 20:09 回复
  3. fimtale的文也开始在这推了啊,不错不错

    8月23日 15:23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