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大结局】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1
【第十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全文完

 


“求你了,姐姐,你必须 降下太阳!”

“绝不!”

“这是你的使命!”

“我唯一的使命,就是占有暮光闪闪!”

“赛蕾丝蒂娅,我没在开玩笑。”露娜扶额,“离黎明……还有三打三个小时呢。”

“噢……”赛蕾丝蒂娅惭愧地低下头。

“我知道你很期待今天,但也不能把太阳早升起来啊。别的不说,想想暮暮见到太阳早几个小时升起来了会是什么反应。“

”啊,有道理,“赛蕾丝蒂娅的角光芒一闪,走廊里暗了下去。她的蹄子又开始在地面上紧张地摩擦起来,“那个,等着也是干等,要不要——”

“姐,”露娜一脸无奈地盯着赛蕾丝蒂娅,“你兴奋是好的,但我自己也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和自己的爱马共度时光。哪像你都相互认识了十几年了。我建议你还是回去睡会,养精蓄锐,给你的大日子做好准备。”

“啊,嗯。好。没问题。”

露娜看着自己的姐姐又跑了回去,无奈地摇摇头,

“算了,反正等明天中午她打起瞌睡的时候,背黑锅的就不是我了。”

赛蕾丝蒂娅回到卧室,翻着书打发时间。第一版的谐律精华论比之后的版本要原始得多,读着读着,感觉就像又和星璇说起了话儿。看到这一行时赛蕾丝蒂娅不禁忧伤地笑了笑:谐律精华的能量似乎能通过某种友谊的力量来补充。这个假说在后来的版本里被删掉了。可惜星璇终其一生硕果累累,却没能发现友谊的魔力。

她放下书,一路晃到了衣柜前。应该得穿点不一样的才对,可是穿什么呢?晚礼服肯定不行,太花哨了,也太正式。她还是希望能有种轻松随意的氛围的。

一阵翻找之后,她终于拿起一条亮黄色的缎带。自然,亮黄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而且鬃毛绑上蝴蝶结以后也不会那么飘。希望这样一来就不那么扰马了。

不自觉中她又开始紧张地四处走了。赛蕾丝蒂娅终于停下,开始整理自己的着装。她取下一只蹄铁,拿来抛光剂和抹布在上面狠狠蹭了起来下。今天是大日子,那她也一定要以最好的一面示马。想到这,她擦得格外用力。

弯曲的金属被举到眼前。赛蕾丝蒂娅叹口气,才想起来为啥这种事情一般她都是交给仆马们来做。蹄铁被她扔到了一个角落。接着直接从衣柜里的一个盒子中拿了一整套新的出来。至于首饰,目前这样看着就很不错了。

又一次无事可做了。她走到阳台上,想看看中心城,让自己冷静下来。露娜的皓月当空之下这座城市很美,可此时再美的中心城也没能给赛蕾丝蒂娅心中带来一丝安宁。

但她还是逼着自己继续呆在阳台上。今年复明年,明年又明年,一年一年过去,直到年变成世纪,变成千年,遁入永恒,一个又一个的永恒,直到永恒的永恒。

终于,她发现,是时候升起太阳,开始新的一天了。

完成之后,她依然站在那,迷茫中眨着眼睛。她终于发现,原来脑子里全是想的等到这一天开始,却没想过从早上到和暮暮一起出去野餐之间的那几个小时里自己要干些什么。

一声低沉的呜咽之后,她又趴回了阳台栏杆上。

“我最忠诚的学生,我又有一个更好的课题需要你来研究。这一次,你要学习的不是友谊的魔法,而是一些……更加深奥的课题。”

赛蕾丝蒂娅看了一眼自己写下的文字,摇摇头,把它们一并划去了。虽然这个称呼挺可爱的,但我希望她能把自己学生的身份看得淡一点,她暗想道,尤其是在这样逐渐走向平等的感情关系中。

“暮光闪闪,为马上者,本宫先宣与君爱之意。”

略微停顿之后又是一阵摇头。不行,太正式了。我这口气跟露娜刚回来的那两天一样。而且我对暮暮也不想这么主动

“那个,暮暮啊,你周五晚上有空不?不如我们去看场戏,然后吃个饭什么的…”

靠,现在又太随便了!现在听起来都不像是约会了。她原来在中心城的时候这种事情我们经常做来着。

“暮暮,虽然我的太阳如此炽热,却比不上我对你的热恋。你若能——”

这句没写完就被她给划掉了。这种话都是韵律那种马喜欢说的

“暮暮,约吗?”

靠,现在这个口气又跟邪茧一样了。

面前这张画满了涂鸦和被划掉的句子的纸被揉了起来,扔向屋子的另一头。赛蕾丝蒂娅的角闪了一下,半空中的草稿纸就这样被烧掉了。她又抽出一张新的来放到自己面前。

怎么就这么难啊?!

赛蕾丝蒂娅头猛地一抬,她使劲眨眨眼。

她差点睡着了!差一点就酿成大祸;毕竟还有不到几个小时就也残了,如果她现在睡着,肯定得等要出发了妹妹才会叫醒自己,这样一来她就得急急忙忙地准备,去见暮暮还是会迟到,然后暮暮对她印象就不会那么好了,也就不会愿意和自己有什么牵连,然后——

赛蕾丝蒂娅差点跟暮暮一样恐慌症发作。终于她把一只前蹄抬到胸口,慢慢向前伸出,几个深呼吸,镇定了下来。多少年之前她教韵律的这一招,露娜被放逐之后她就没再自己身上用过了。但是依然和以前一样管用。

她看向面前依然摊开的纸,愣住了。打瞌睡的时候她的笔也没闲着。几张纸上画满了爱心的形状,还有很多爱心里写着’T+C’,其他的还有她和暮暮可爱标记的混合体。更糟糕的是有些地方还歪歪扭扭地写着‘赛蕾丝蒂暮’,‘蒂娅闪闪’,‘赛暮妇妇’等等。

羞愧脸红之中她点燃了面前所有的草稿纸以毁灭证据。当旁边的小地毯也被点燃了的时候,赛蕾丝蒂娅慌了一下,想要叫卫兵,但转而将整个地毯用魔法举到了空中,等它自己燃尽。接着为确保万无一失,她走到阳台,将灰烬撒入风中。

这下不就好了。赛蕾丝蒂娅满意地走回卧室。反正都是个老地毯了,少说也有几个世纪的历史了。除了她,也没有别马记得赠予她地毯的那个文明了。她自己的记忆也很模糊了,能确定的一点便是火葬是那里的传统之一。估计他们知道了这事也只会高兴吧。

她在卧室的中间停了下来。她需要一个……不那么有风险的方式来打发时间。于是便又在屋子里踱了起来,走过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最后发现了一本相册。她抽了出来,高兴地坐回到垫子上,翻了起来。

那本相册里贴的都是暮暮的照片。一张一张看下来,一抹微笑浮现在赛蕾丝蒂娅的脸上。这张是暮暮被天才独角兽学院录取的时候赛蕾丝蒂娅正在抱暮暮;这一张是暮暮通过第一次大考以后赛蕾丝蒂娅正在抱暮暮;这张是暮暮毕业的时候赛蕾丝蒂娅正在抱她;这张是她……也不为啥,就是抱着暮暮。然后这张是她抱着暮暮——

她愣了一下。这些照片里都有个共同点。她真的那么喜欢抱暮暮吗?不,只是她自己做出了什么壮举的时候才会抱的。只是暮暮做的大事太多了。当然问好的时候也要抱一下,告别的时候也是。还有……好吧,她确实很喜欢抱暮暮。

这些拥抱也不完全是朋友之间的拥抱。倒不是说不是,但拥抱的持续时间总是长得不正常。她们也没有谁感觉到不对;她连一次和暮暮抱到尴尬的情况都想不起来。她俩本来就这样。或许这段感情本身就是注定的?

她又翻过一页,脸上思索的皱眉融化成了微笑。又是一张她和暮暮拥抱的照片,但这一次里面还有露娜。这是露娜重获自由之后她们照的第一张照片。那一刻的爱与喜悦依然令她为之一振。她知道,就是那一刻,她对暮暮的感情开始生根发芽了。想到这,赛蕾丝蒂娅更高兴了。

后来她俩拥抱的照片就少了。更多的是暮暮。暮暮走向水晶帝国的背影,暮暮从城堡窗口向外眺望的背影,暮暮伸出蹄子去够一本在书架高处的书,暮暮弯下腰取一本在书架底层的书,暮暮——

赛蕾丝蒂娅又愣了一下。这些照片又有了一个新的主题——暮暮的屁屁。每一张都神使鬼差一般是从暮暮身后照的,而且她的屁屁一张更比一张大,占满大部分照片,直到最后几张,整张照片就剩下个翼角兽的屁屁——

相册猛地一关。应该还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可以做,别让她这么胡思乱想的。相册被魔法推向原位,但到了一半她停住了,想了想,四下张望了一下,抬起床垫,把相册塞进了一个小缝里,跟一本破旧的笔记本和最近才买的小说放到了一起。

在长到没完没了的将近半个小时之后,赛蕾丝蒂娅决定去看看别马醒了没有。至少得先去看看露娜。黎明之后正好是她的晚餐时间。但餐厅里是空的。于是她走向露娜的寝宫。

“妹妹,你要不要——”她打开门,说道。

“嗯嗯嗯?!”邪茧从一个非常奇怪的体位看着赛蕾丝蒂娅。

一阵漫长,尴尬的寂静。

“我不都说了我俩要增进认识嘛,”终于,夜之公主狡猾地笑笑,“而且我发现她很喜欢——”

“去去去去去去!”赛蕾丝蒂娅叫着,猛地关上了门,逃了。

走廊上跑着时她脸上一阵青一阵紫的,吐着舌头,狠狠地晃着脑袋,想把脑袋里刚刚看见的画面甩掉。自然是没有用的。直跑到韵律和银甲的客房旁她才慢了下来。赛蕾丝蒂娅松口气,里面有声音,看来他俩也起来了,说不定能帮自己——

“嗯嗯嗯?!”韵律抬起头来,看见赛蕾丝蒂娅刚刚打开的门。

“嗯?啊!赛-赛蕾丝蒂娅!?”银甲偷过韵律的尾巴缝看见了门口。

“啊啊啊啊!”

赛蕾丝蒂娅紧闭着眼,不想再去看见刚刚那五分钟里所见的场景,沿着宫殿的走廊一路跑着。有一种魔法能暂时封印住自己的记忆,但她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类魔法必须有一个解锁的开关,而自己无限的生命也就意味着总有什么东西会将自己的魔法解锁。而自己慢慢压下去……能管一辈子。

赛蕾丝蒂娅打开厨房门,蹒跚而入。昨晚本来就没怎么睡,过去几分钟的压力更是让她倦意上涌。壁橱里一轮翻找之后才发现没咖啡了。她抱怨了两句,走到储藏间,打开门。

“嗯嗯嗯?”皇家卫兵转过头来。

“啊!赛-赛蕾丝蒂娅公主?!”他身下的厨师见状,脸涨得通红。

“搞毛啊!”赛蕾丝蒂娅摔上储藏室的门,“这么大一个宫殿就剩我没马【哔】了?”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五只小马都集中到了赛蕾丝蒂娅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尴尬的几分钟之后他们达成共识,就当今天早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东西都带上了对吧?”赛蕾丝蒂娅有些担忧,“我知道食物没问题了。我做的都是暮暮最喜欢吃的,但是如果其它野菜需要的东西没有的话我们——”

“我们直接传送回来再拿上就好,”韵律安慰道,“忘了个毯子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得对,说得对。”赛蕾丝蒂娅叹口气,“我只想让一切都……完美。”

“相信我,我懂你这种感受,”邪茧道,“其实只要没有什么讨厌的小马试图毁掉你的计划,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你放松就好。“

幻形灵女王这番话引得旁边银甲皱皱眉。”刚刚那句话我不能说完全同意,但是邪茧说得有道理。”他说道,“要真说有哪只马能理解你,接受你,那非暮暮莫属。”

“非常,非常谢谢你们。”赛蕾丝蒂娅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你们这么帮我……”

“那必须的,”露娜一只蹄子温柔地搭在赛蕾丝蒂娅的肩膀上,她俩蹭了蹭。

“书你不会给忘了吧?”露娜的语气带着玩笑。

“当然没有,就在这——”赛蕾丝蒂娅说到一半停住了,惊恐地看着面前包裹在自己亮黄魔法当中的书,“我-我忘了包装了!一切都完了!”她倒在地板上,大哭起来。

“逗我呢?姐,逗我呢?”露娜翻个白眼。

“唉,她弄得我也伤心了。”邪茧耳朵折了起来,“我都尝到了。”

“赛蕾丝蒂娅,去包好不就完了。”韵律用一只蹄子推推她,“我们先去跟暮暮说你要迟一会。不可能因为你多花个十五分钟包礼物,就得把野餐取消了吧?而且这还能给我们时间解释一下……你的新妹媳。”她用下巴指指一旁露娜正安慰着的幻形灵女王。

“啊,当-当然了。”赛蕾丝蒂娅站起来,摇摇头,“抱歉,估计我刚刚是太紧张了。”

“行,”韵律走到其他马身边,“我们那边见。”

“再见,”赛蕾丝蒂娅挥挥蹄子。

在数道传送魔法送走了众马之后,赛蕾丝蒂娅马不停蹄跑了起来。找到包装纸容易,要找到需要的包装纸才是难事。生日用的,暖心夜用的,甚至噩梦夜用的包装纸都不缺,唯独缺了“我想跟你谈恋爱”纸。

终于她决定就用普通的棕色牛皮纸,再找根绳子缠起来。实在,又有效率,正是暮暮喜欢的风格。但还少了点什么。对于自己的心上马送个这么平凡的包装去还是差了点。

灵光一现,赛蕾丝蒂娅拉开放缎带的衣柜。从雪崩而出的缎带里爬了出来之后,她又是一番好找,终于发现了她要找的那完美颜色。一抹和暮暮鬃毛上的亮带一样的亮粉色。

她把缎带绕到绑书的绳子上,举到眼前欣赏着。完美了。她想道,然后独角一亮,消失在闪光之中。

赛蕾丝蒂娅眨眨眼,甩开传送魔法的余烬。她看见远处暮暮城堡前熟悉的身影们。于是往前,张开嘴巴想道声早安。

但没有说出来。她停了下来,眼前的景象终于看得清了。

暮暮和邪茧正朝对方吼着,两只前蹄抬了起来,用后蹄站立着。邪茧的表情只是有些恼,但暮暮脸上的那种怒火赛蕾丝蒂娅几乎没见过。她的鬃毛和翅膀都大开着,比平时大了一圈;似乎是邪茧的突然出现直接逼出了暮暮的彩虹能量。

露娜拦在邪茧前面,试着跟她讲道理。另一头的韵律也对着暮暮做着同样的事情。两马的表情急得眼泪花都要流出来了。

但是没有尖叫声,没有叫喊,没有吼声,没有祈求。只有寂静回荡在城堡的后院。

四只小马都不过是静止的石像。

赛蕾丝蒂娅的下巴掉了,瞪着,说不出话来。一下之后她向前跑去,眼里只盯着面前的石像,没有注意到一旁聚集的一小堆小马,以及城堡阴影中的那个身影。

她在石像的一米开外停下了。

“露娜……”她对着妹妹的石像低声吼道,“是不是你的什么小玩笑,可点都不好笑。”

石像对于她的眼神并没有什么回应。她转向邪茧。

“你们都是幻形灵,对吧?露娜让你们搞得,变成我的朋友们的石像,是不是?”她凑上去,鼻子几乎要和面前的女王顶在一起,“承认吧!快点啊!眨眼,眨眼眨眼眨眼!眨眼啊!“

依然没有回应。赛蕾丝蒂娅往后退了几步,站在那,目光在四尊石像间来回闪着,嘴唇先是颤抖,然后噘了起来,露出一口牙,大吼起来。

“我【哔】?!”她尖叫,“老娘【哔】的为了这本破【哔】书费了那么多事,结果十分钟没看你们,你们就都变成【哔】的石像了?晓得这又要花多少功夫解决不?!你们……简直是……”

她的蹄子刨进了地面,牙齿咬得紧紧的,全力控制住自己……最后抬起头对着天上大叫起来,“【哔】【哔】【哔】【哔】!”

捏着书的翅膀大张开来,想把书往地上死命一甩。一番挣扎之后她依然还是颤抖着往前走了几步,稍微温柔一点地将书放到暮暮面前的鹅卵石地上。

把礼物从火力范围安全转移之后,她往回退了两步。她不高兴了,她有小脾气了。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充满了赛蕾丝蒂娅的跺蹄声,鹅卵石地面的碎裂声。她用翅膀飞起来又狠狠落在地上,绕着圈跳着,边跳边骂,不时有大团大团的魔法能量从她的角上电射而出,把地面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一面嘴巴也不歇着,整整五分钟一词不断一口气都不带换地骂出许多凡马听都没听说过的词。

慢慢地她冷静了下来,砸地渐渐变成了缓慢弱弱的拍地,直到最后停了下来,鬃毛从眼前垂下,喘着气。接着角上一亮,鹅卵石地面恢复如初。

她转过半个身子,脸还藏在鬃毛下面,对着院子另一角的小马们提高了声音,“放心,刚刚你们啥都没看见。”

“当然没有,陛下。”

“好-好吧。”

“别对我也来那么一套就行。”

“别担心,亲爱的。”

“好吧,疯疯陛下~”

“没问题,姐。”

“陛下,你说啥就是啥。”

她抖抖屁股上的灰,稍微理了理蓬乱的鬃毛。赛蕾丝蒂娅又站直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一旁的雕塑群像。

我亲爱的暮暮,我会尽一切努力,她看着石像那张生起气来依然那么漂亮的脸,即使是要跋涉到世界尽头,即使是要去月亮上走一趟来回,我都一定要救你出来。

赛蕾丝蒂娅转身,走到另一边暮暮的朋友们和银甲闪闪面前,挑起一条眉毛,“那现在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邪茧女王攻击了我们!“云宝黛茜先叫了起来,一只蹄子指向对面的雕塑,”我在打盹——我是说在清理马镇上空的云朵的时候,看见暮暮启动了彩虹能量。”

“所以我们尽快赶到了城堡那边,”瑞瑞接过了话,“就看见邪茧那怪物正和暮暮吵架。”

“而且她说得都是些疯话诶!”萍琪插嘴,“说什么她不想跟我们打,想要嫁给你的妹妹!”

“我们觉得她是控制了露娜公主的思维了,另外还有韵律的和银甲闪闪也中招了,”小蝶的声音很轻,“他们说的话都是一样,想劝暮暮和我们不要再和邪茧打了。”

“所以最后我们就用彩虹能量给大虫子来了一下,”阿杰的脸上有点愧疚,“但是……把他们几个都给波及到了。”

“不不不,”赛蕾丝蒂娅呻吟着,把脸埋到了蹄子里,“各位啊,你们的行为没毛病,但邪茧说的是真的,她过来本来就不是来打你们的。”

五只小马盯着她。突然萍琪深吸了一口冷气,指着赛蕾丝蒂娅,“女王把她也洗脑了!大家快上!”

震惊中赛蕾丝蒂娅后退,举起一只蹄子想要挡住即将迎面而来的彩虹。但是什么也没发生。一阵漫长而紧张的寂静之后,所有小马都出了口气。

瑞瑞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朋友们,“真高兴大家都还记得那条‘萍琪说上千万别上’的规则。”

“哎呀……”萍琪失望地说道,耳朵垂了下来。

“但我们还得想办法让赛蕾丝蒂娅脱离控制才行,”云宝道,“可以试试用椰子砸一下她的脑袋!”

“不行。那套只对失忆症管用。”阿杰摇摇头,“但我打赌史密斯婆婆的祖传偏方一下就能治好陛下。”

“或者说我们可以去找泽科拉!”瑞瑞补充了句,“她什么药都知道,肯定有一种能治洗脑。”

“你们咋不问我了呢?”赛蕾丝蒂娅迫切地说,“我能告诉你,现在人家都变成了石头了,她施的什么法术也全都会失效了。更别说就算是幻形灵女王也没法控制翼角兽的思想,更别说一次控制三只了。还得加上银甲闪闪。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也费不了什么功夫。”

“喂,别这么说……”一边的银甲闪闪想抗议,但被无视了。

“啊,那她们说的都是真话……也就是说我们……”阿杰的声音小了下去,她和朋友们交换了一下满是惊恐的眼神。

“也就是说你们把自己的朋友,我的侄女,我的妹妹,还有我没过门的弟媳都便车给你了石头。没错。”赛蕾丝蒂娅点点头。

“啊哦……”小蝶微微叹了口气。

“你话就说完了?”云宝还是一脸小蝶欠自己钱的模样,“我们刚刚把自己的好朋友们变成了石头,你就说一句’啊哦……’就完了?”

“这个,变-变成石像又不是变不回来了嘛。”米黄色的天马回应道,“而且,无序说变成石像感觉很放松的,就跟久久地睡上一觉一样。”

“我能保证,这一觉不会久的。”赛蕾丝蒂娅头昂得高高的,宣布道,“我妹妹和我上一次找到了谐律精华;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再找到什么类似的东西,然后把大家都救回来。我怕都不会费太多劲。毕竟把小马变成石头可比把它们变回来要难多了。”

“说得好!”

“我们可以的,没问题!”

“哦耶!自驾游!“

赛蕾丝蒂娅垂下头,发出一声悲哀的叹息。众马的欢呼声小了下去。”我只希望……她们中的一个没有变成石头。你们我肯定是十万分信任的,但如果能有我妹妹再次与我结伴而行,那可多好啊……“

”这个嘛,这方面我们可能还有一个……’好’消息。”阿杰小心翼翼地说道,“其实,彩虹能量对露娜公主貌似有点副作用……”

赛蕾丝蒂娅歪着头,好奇地问道,“什么意思?”

“她们说的是我啊,姐姐~”

一张夜黑的翅膀盖到了赛蕾丝蒂娅的背上。她猛一转头,看见一对大大的湛蓝色龙瞳正盯着自己。

“这次营救任务能让我来帮忙简直是太棒了,”梦魇之月咧嘴一笑,露出自己的两排獠牙,“诶,想想我们这一路上好玩事肯定少不了。而且我俩联手,全马国都没法阻止我们把这四个全都给救下来!”

待续

续集见……

《赛蕾丝蒂娅和梦魇之月合伙把大家全都给救下来》

【大家都别听作者瞎说咕咕咕都坑了好几年了】


那么,赛蕾丝蒂娅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全文一共六万三千字。现在原作者的续集还没有写,而是在写另一篇文。续集估计要等之后才出。至于原作的另一个版本的结局(赛蕾丝蒂娅没有耍小脾气,而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剩余部分一样)和奖励章节(被枪毙掉掉旧第四章)我就偷个懒,不翻啦~

这一波翻下来感觉意外的不顺。果然翻译想要翻出那种幽默的感觉还真是不容易呢,翻完读的时候总感觉出来的文本读着不顺溜。看来是语文素养还是有待加强——或者说我属于不适合翻幽默文的那种类型?不论如何,还是得感谢各位能够容忍我低劣的翻译水平,一路看到这里。

接下来的话,打算翻译同一个作者的另一篇文章《幻形灵求偶仪式》(《Changeling Courtship

Rituals》),主要讲述暮暮一不小心嫁给了邪茧女王的故事。那在FF上可是相当的受欢迎,故事情节也更加引人入胜。即日开工!

-爱你们的译者 Pinkiesparkle 2017年1月


【第十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全文完

 

再次为P叔的翻译打call

【真的全文完】

锶锂铍 2018/8/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关于作者

已有 1 条评论
  1. emmmm
    蛇尾?

    8月15日 16:40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