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的室友是吸血鬼 My Roommate is a Vampire

0

【第四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真相即是解脱
>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

深吸气,深呼气。用纸袋子呼吸,奥克塔维亚。转移注意力!往哪转移?我不知道!

“奥塔,你再这样大喘气就要喘晕过去了。”

“谁大喘气了?我才没有大喘气,你是在说我吗?我没有,我才没有!”我叫起来。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好紧张的。只是你的母亲叫你出去吃顿饭——”

“不光是我的母亲,维尼尔!”我大叫着。“她,还有我父亲,他们还要你也去!”

“哇,妙啊!我们去哪里?有炸薯条吗?”

我把脑袋重重拍在桌子上,“哦天……”我悲惨地呻吟着。

镇定。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你只要把维尼尔和你老妈摆在同一张餐桌前,相安无事,你能做到的!

如果我不能呢?

你可以的!镇定,一步步来。你只需要搞定他们……

“她是怎么知道我们同居的?”

我拽过她来,故作神秘地对她耳语:“老妈什么都知道。”

“别担心了小家伙。”维尼尔居高临下地拍拍我的脑袋。“维尼尔姑妈会照顾好你的!”

她没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完全没有。她在说些什么?显然她没搞懂,我也不指望她能理解,正如我不能指望她任何事一样。

一切起初显得很简单,非黑即白,泾渭分明。随着我越走越远,前方的道路变得模糊。事情一下子变得不那么清楚明辨了。黑与白彼此交融在一起,如同顽童在马哈顿街道上用粉笔作的涂鸦,在雨水的冲刷下氤氲开来,成了迷离的灰色。没有简单的答案,一如既往,此时尤甚。我必须做出抉择,给她一个交代。

轻重缓急,关于吸血鬼的谜团无疑是我最不愿面对的事情。晚餐。梦魇夜还有几天就要到了,我对此倒是不那么上心。冬天的万马奔腾节,经过了去年的失败,我很惊讶他们仍然让我们回来演奏。另外,如果我母亲不喜欢维尼尔……

维尼尔津津有味地嚼着些芹菜,满脸的花生酱。“想来点吗?”她冲我笑笑。

她很可爱。而我讨厌她,只因为她让我有这样的想法,我讨厌我自己。见鬼,我已经在自我否定了。

“奥塔?你看上去有点焦虑。”

叹气。我点点头。“有一点。我只是在想如何让我母亲喜欢你而已。”

“那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她会喜欢我的!我可是派对之星!”

我微笑。“这就是我所担心的。”

我的心砰砰地跳着,走到橱柜前面,背对着她。我摸索着,不动声色地用前蹄压碎了几片大蒜,让汁液涂开。我得把这事了结,我需要一个答案。再拖下去无疑只会让我的处境更危险,我扮演的是侦探的角色,我必须揭露困扰我已久的谜团。沿着蛛丝马迹一路顺藤摸瓜,直到真相摆在面前。即便我可能会没命,我只要真相。在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走得更远之前,我需要知道一切。

“维尼尔?”

“蛤?”

我努力组织语言,闭上了眼睛。“前几天,你说过你要出去办点事。”我的声音缓慢,温和,深思熟虑。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是啊,怎么了?”

“你说了谎,对不对?”

房间里出现了沉默。

“奥塔——”

“我知道你去了哪。”

“我可以解释。”

“是吗?”我转过身来。“请解释吧,维尼尔。我洗耳恭听。”

“我去拜访了……一个朋友。”

“骗子。”我打断了她。“坎特洛特医院,血液科!你去那里干什么?”

“你跟踪我。”

这不是个问句。

“好吧,我说。”

我的心跳的更快了。我肯定是错的!感谢塞拉斯蒂亚,我才是一直以来的那个蠢货!一切肯定都有一个合情合理的完美解释。折磨我的谜团,就要揭开谜底了。

“我去医院取我验血的报告,而已。”

“为什么?你病了吗?”

她叹气,咬着她的嘴唇。许久,她开口了,“我有白化病。”

“你有啥?”

“白化病。”她喃喃地说,低下了头。“我不能待在阳光下,因为我的眼睛很敏感,我的皮肤也很容易晒伤。”

她的语气显得这是件她引以为耻的事。至少这解释了她古怪的衣着,还有她的太阳镜。

“那大蒜呢?又是怎么回事?”我平静地说。

我的前蹄伸向厨房的某个抽屉,不动声色地拉开一条细缝,摸索着里面的某件银器。

“什么?”

“大蒜。我做的意大利面你一口都没有动。”

“奥塔,我真的只是讨厌大蒜!很难以置信吗?”她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有必要这样严刑审讯我吗?”

“维尼尔,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慢慢靠近她,蹄子上沾着大蒜的汁水。她惊恐地向后闪躲着。

“你不舒服吗?”

“没——没有!”

我把前蹄放在她额头上,看见她的脸痛苦地抽搐着。

“不像是发烧。”我撒谎。“归根到底,你瞒着我做的这些只是为了掩饰,”我冲她大喊大叫,“掩饰你有皮肤敏感?”

我没预想过这样的情况,没有事先计划,我只是放任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情绪化的,冲动的我。我等不及要一个答案了。

“我想是的。”

“你不应该瞒着我的。”

维尼尔皱起眉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看得这么重。”

所以就这样了,不是吗?一切都有了完美的解释,天衣无缝,都解释的通。谢幕。实在是完美,太完美了。

我哼了一声,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

我笑得更厉害了,抬起蹄子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你能想象吗?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吸血鬼。”

她瞠目结舌,随即,她也放声大笑。不是那种肆无忌惮的,酣畅淋漓的笑。她的笑容下仍然掩藏着什么,笑声虚伪而紧张。带着劫后余生的侥幸。

“这真是,哈,真是好笑,奥塔。我说过了,你看吸血鬼小说看得入迷了。”

我眯起眼睛,“所以你不是个吸血鬼。那我还有个问题。”我说着,一蹄踢开了冰箱,血袋散落一地。“这又是什么?!”我厉声质问。

彻彻底底的沉默。我努力用目光锁住她。

维尼尔深吸一口气。“奥塔,那只是石榴汁。”

我鼓起眼睛。“你在逗我吗?”谁会把果汁装在带四号针头的医用血袋里?!

她大笑,从厨房的地上拾起那些“血袋”。“梦魇夜,就在这周,记得吗?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我的确最喜欢石榴汁。“嗯,这听起来合理多了。”

“现在你可以到此为止了吧?”维尼尔说着把袋子装回冰箱。

适可而止,真的。

“等一下。”我说。

她僵住了,慢慢转过头来。

“我们干嘛不先开一包尝尝呢,就现在?”

我看到她脸上没了血色,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她顿时面如死灰。

“唔,你知道的,奥塔。这听起来挺没理由的——”

“来嘛,就尝尝看。”

“额,我不怎么渴……”

“维尼尔,打开它。”

她咽了口唾沫,抽出一根吸管,插进去,嘬了一口。她挤出一个欲盖弥彰的笑来,一身的冷汗。

“嗯……”她咽下去,仍然在笑。“味道真不错。”

“是吗?让我也尝尝。”我伸出蹄去要。

她的蹄子触电般地缩了回去。“不!”她结结巴巴地说。“我是说,别。奥塔,其实味道可差劲了。你不会喜欢的——”

我一把夺了过来。

“奥塔,别,不要!”

我皱起眉头,啜了一口。我的瞳孔立刻张大了。那股味道席卷了我的口腔,苦涩,甜腥,混合着金属味。简直无法吞咽。沿着喉咙,黏腻而冰冷地流淌而下。

我喝的是血。

我立刻啐了出来。我尖叫着将它扔出老远,冲到水槽前干呕着,暗红色的血滴从唇齿间流下。

我转过身去看维尼尔,她背对着我,身子剧烈地发抖,好像在与无形的力量搏斗似的。她发出一声尖厉刺耳的长啸,可怕地咆哮着,一点也不像她的样子。一阵毛骨悚然的凉意流过我的脊背。

“维…维尼尔?”我战战兢兢地靠近她问。

她转过身来,我再一次害怕得叫出声来。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一对锐利的尖牙从她唇下戳出,闪着不祥的寒光。我条件反射地刺出蹄里的银餐刀——我还能怎么做?她以难以置信的敏捷躲过了这一击,从我蹄里夺下了刀子。你看,我不是没有抵抗过。现在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一首凉凉送给我自己。

“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她的语气里夹杂着嘶嘶的喉音,刺耳而邪恶。

我一蹄拍在她脸上,打掉了她的太阳镜,露出了镜片下掩藏着的那双眼睛,魔鬼般邪魅的深红色。她不是我深知深爱着的维尼尔·斯德拉赫。她是个怪物。

我再次尖叫。老天,我对尖叫已经驾轻就熟了。

在恐惧的驱使下,我如同肋间插翅一般飞也似的逃跑了。我飞奔回自己的房间,慌乱间被地上的梳妆镜绊了一跤。镜子碎掉了,碎片划伤了我的蹄子,痛得我倒吸一口冷气。我将房门反锁,连滚带爬地躲进了床下。

我什么都听不见,只有我自己努力抑制着的呼吸声。我的心砰砰地跳,瞳孔因恐惧而张大。阵阵寒意席卷全身,我战栗。踩在地板上的蹄声由远及近。

“你在哪儿呢,奥塔?”

听自己的昵称从她长着尖牙的唇齿间带着爱意地叫出来,我吓得哭了。

“你知道我会把你找出来的。”

她在捕猎,而我是她的猎物。她会把我嗅出来的!

“能闻到你哦。”吸血鬼温柔地絮叨着。

卧室的门被从门框上整个儿地击飞。我强行咽下自己的尖叫,闭上了眼睛。我躲在床下颤抖着,泪水沿着脸颊淌下。我紧紧咬着自己的蹄子,试图藉此遏制自己的啜泣。

睁开眼睛,我能看见他的蹄子在周围踱来踱去,近得惊心动魄。她走到我的衣橱前,以难以想象的怪力轻而易举地扯下了柜门。我的呜咽声越来越大,试图掩耳盗铃地把自己和整个世界隔离开来。

她从房间里消失了。几秒,一分钟过去了,感觉就像一个小时。我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

我刚要挪动,便感觉自己的后蹄被什么攫住了,我猛力拉扯,挣扎。直到一股巨力把我从床下拖了出来。

“哈。”

我的呼吸停止了,吓破了胆地尖叫着。我最后看到吸血鬼用猩红的眼睛注视着我,饶有兴趣地舔舐着嘴唇,垂涎地露出雪白的尖牙。


【第四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享到: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