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的室友是吸血鬼 My Roommate is a Vampire

1
【第五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血与泪

> No Use Crying Over Spilled Blood

“你想去哪儿,亲爱的?”维尼尔的前蹄按在我胸口上。

不。不是维尼尔。她,或者说它,不管它是什么,这不是那个维尼尔·斯德拉赫。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兽性的,邪恶的灵魂。

我吞着口水,怕得说不出话来。我扭动着身子。她的独角亮起,用魔法将我提到空中,把我丢到我的软床上。我叫起来,惊骇地退却着,试图将自己藏在蹄子下面。

我看不见她她看不见我我看不见她她看不见我……

我从蹄缝下战战兢兢地看去,她就在我的身边。尖叫。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你不该卷进来的。”她恶狠狠地说。

我瑟瑟发抖地啜泣着。她血色的双眸中带着催眠的魔力。尖尖的虎牙,致命而恶毒,却同样让我着迷,我发现自己的目光竟无力从上面移开。

“你哭什么,奥塔。我还没咬你呢,活见鬼。”

从她口中吐出的每个字都让我感到血液凉了几分。这样也许更好,或许吸血鬼更喜欢又黏又热的鲜血呢。

我哽咽。“求你了。”我的眼泪说着流了下来。

她挨得更近了。我向后退却,后背抵上了床头。我被逼到了绝路,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我大叫着。

多凄惨啊,不顾一切地乞求一条生路。我还能说什么?我还能做什么?

她把我轻易扑倒在床上,按住我的四肢。她好整以暇地舔舔嘴唇,挑逗着她的猎物。她压在我身上,而我一点也感觉不到来自她的温暖。

她和我面对面了。

“知道吗,”她俯在我耳旁低语着,声音中带着诱惑与欲望。“这一切本不该发生的。假如你能管住你那该死的好奇心的话。”

你是对的,维尼尔。

过去的几个星期对我而言宛如梦魇。迄今为止,我卷入了一场酒吧斗殴,花掉了身上的最后一分钱。现在只剩下我自己,在马哈顿错综的街巷间漫无目的地游荡,早已过了该睡觉的时间,我仍在失魂落魄地寻找着,在无数喧嚣的夜店当中,寻找某只钴蓝色鬃毛的混蛋独角兽。维尼尔·斯德拉赫,更多小马知道的是她的艺名,DJ-Pon3。

在短短的时间里搞砸了这么多事情,我对自己颇为自豪。我不知还能作何打算。这座城市如同一场崔克西的光怪陆离的魔术秀,令我眩惑惶然。

这里看上去是个差劲的烂地方。斑驳破落的砖墙,游荡着更差劲的烂小马。正是那天我与她相遇的地方。我得喝点真东西,藉此忍受这里聒噪的音乐,聒噪的小马,还有刺眼的灯光。我到底来这儿干什么?戴着围巾和领结闯入他们的派对?我要找什么?我只是个来自坎特洛特的呆小马,在这儿,坎特洛特的呆小马比政府官僚还不受欢迎。

假如,你在马哈顿待了不到一个月而且你对未来毫无头绪而且你刚因为一场灾难般的万马奔腾庆典而丢了饭碗而且你孑然置身于夜店被一群痞子和混混夹在中间而且你仍然坚持你是个音乐家。在这种情况下,你基本可以确定你是个失败者。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小马。

我的生活怎么会是这种样子?

我的挣扎显得如此徒劳。我感到自己的脸颊在发烫。

“放松……亲爱的。”她温柔地耳语。

我仍可做最后一搏。她神智间肯定还存留着些许的清明,最好是。

“维尼尔。”我深吸一口气,尽我所能地令自己的言语饱含情感。“我爱你。”

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感觉到当时的我显得是多么的肤浅,在那种情况下说那种话。

我看见她血红色的瞳孔张大了片刻。有那么一瞬间,她的举止发生了变化。她的态度缓和了,她的表情,从择马而噬的邪恶变得……困惑。不知所措。起作用了吗?向她吐露我的爱意能让她恢复正常吗?太棒了!我做到了!

“维尼尔,谢天谢地!”

“想法很好。”她冷笑。

见鬼。

“你难道还以为爱能救你一命吗?”

是的。

夭啦噜。诸位,我真的尽力了。回见,各位。我尽我所能让自己不被某个渴血的夜间生物干掉,只是我没成功而已。GG。

“现在,不要动……”

我就要死了。她要吸我的血了。也许我会先因失血而昏过去。

我感觉着她的唇齿划过我柔软的颈毛。一阵战栗,她的尖牙陷进我的脖颈,冰冷的触感清晰而真实。感觉并不算坏,真的。我在失血了,那感觉好像是挨了一枪,但没那么糟糕。她咬过后,转而吮吸舔舐着我的伤口。一片死寂中,我任由她进食,盯着天花板出神。她现在肯定毫无防备,但这不意味着我能抓个台灯给她一记闷棍。这实在不怎么样。必须承认,这样的经历并不愉快。也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浪漫,多可笑的想法。有小马叼着你脖颈的感觉实在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妙。我得给那些小说作家写封言辞激烈的批评信,告诉他们错得有多离谱。但相较之下,我宁愿让吸血鬼把我的血吸了去也不愿让医生给我抽血。至少这听起来还有些人情味。

房间在旋转吗?还是只有我这么觉得?

老天……我开始头重脚轻了。

维尼尔放开了我的颈子,她的唇齿上沾着我的鲜血。

最后一次机会。

我扑向她,孤注一掷,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全心的爱意,吻在她的唇上。我闭上眼睛,沉浸在拥吻的呻吟中。到了这个份上,我不怕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只是有些担心会丢了舌头。许久,我放开她。她看着我,瞠目结舌。

请变回去请变回去……

“奥……奥塔?”

我期待着她恭维我长吻的技巧,或是诸如此类的话。

“喔。维尼尔,”我昏昏沉沉地说。“你总算恢复正常了。”

注意到我颈子上的齿痕,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奥塔!”

“唔,是的。我想我刚刚是被这只可爱的小马咬了。”我慢吞吞地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给我拿卷绷带吗?”

“撑住!我会救你的!”她喘着气。

“唔……对,对。一点消毒水……我可不想让伤口发炎……我猜……我要昏……去。失…陪……”

……

正如我所言,那又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奥塔!”

维尼尔·斯德拉赫扯掉耳机,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我有些焦虑地推开了她。

“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的地界来了?”她做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

“呃,唔。”我红了脸,一番话说得期期艾艾,“你那天给我解围,我总该说声谢谢……”

“别提它了!嘿,来都来了,干嘛不和我跳支舞?”

“跳舞?”我吞了口口水。“这,呃,那啥,问题是……。”

她完全没在听。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舞池当中。被夹在无数陌生小马当中,挤得看不到自己的蹄子。跳舞,和新朋友一起。我是个糟糕透顶的舞者,如果算是的话。但她什么都没有说,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这感觉真的很好。当然不是指被挤在一群流汗的粗俗小马中间,只是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是时候醒来了,奥克塔维亚。

……

意识回到现实,我坐起来。颈动脉上的伤口阵阵抽痛着。伸出蹄子,摸到了喉咙上裹着的绷带。

我听到啜泣的声音。

维尼尔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尽可能地远离我。现在的她看上去简直……温顺。马畜无害。头仍然有点晕,一点点。我猜自己失血的程度应该不算严重。

情绪一阵阵地翻腾,我无力组织思绪。愤怒,我想是的。被背叛的感觉,换谁都会生气的。

“维尼尔?”我轻声说。“维尼尔,你还好吗?”

她躲闪着我的目光,眼睛通红,眼神迷惘。眸子的颜色不再是血一样的猩红,而是美丽的酒红。

“不,奥塔!我一点也不好!我刚刚咬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会变成吸血鬼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维尼尔摇摇头,吸了吸鼻子。“不。”

喔。好吧。有点失望呢。

她又一次恸哭。“可现在我最好的朋友也恨我了!”

我抗议地立起身子。“维尼尔,我不恨你!”

“我失控了!”她没有听进去。“我尝到血的味道,而你就在我身边,然后一切都……”她哽咽,“你的味道……那么甜美,而我都要饿疯了!”

现在我知道她去医院干什么了。我不清楚,自己的味道很可口是否是一种恭维,我就权当它是了。

“知道吗维尼尔,我要是早知道你需要喝点东西的话,我会让你小小地咬一口的。”我咧开嘴笑了,试着活跃气氛。

“条件反射!你明白吗?”

“明白。”

扯淡。我没明白。一点也没明白。

“我是说,你最好的朋友要杀了你……”

我打断她,“嘿,我当时没想要杀你……”

“我是个怪————物!”

“不!不要,维尼尔·斯德拉赫,别这么说!”我条件反射地制止她。

我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来,坐在地上。

她向后退却着,蜷成一团。我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小小的。她在我眼里一向都大得像整个世界一样。

然后我给了她一记耳光。

“嗷呜!”她震惊地看着我。“奥塔,这真有点疼……”

又是一记结结实实的耳光,买一赠一。

“打得好。”她抽着气,摸着火辣辣的脸颊。

又一记。因为我还生她的气。而且这感觉实在非常,非常好。

“跟我说,维尼尔。你不是怪物。”

“我不是。”她的身子在发抖。“我不是怪物。”

“很好。”我满意地笑了。

“我只是个糟透了的好——朋——友!”她叫起来,再一次把头埋在蹄里。

呃。看来没什么进展。

更多泪水从她眼里涌出。她酒红色的眸子泛着泪光。目光呆滞。她眨眨眼,泪珠便顺着脸颊淌下。

我心软了。

“到这儿来。”

我拥她入怀,她没有抵抗。我亲吻着她湿湿的脸颊,梳理她蓬松柔软的鬃毛,让她平静下来。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身体随着每一次抽噎而微微颤抖着。

(唔。嗯嗯。)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她哽咽。“我很抱歉……”

他抱紧她,用温暖的拥抱提醒她我的存在。抽泣声渐渐柔和,泪水也不再流了。她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很抱歉。”她嘟哝着。

“我知道。”

我也很抱歉。

事实证明,无论维尼尔·斯德拉赫是不是吸血鬼,睡着了的她永远睡得像一条死狗。而且有字面上那样沉。我花了一个小时(也许两个),把她连拖带拽地搬到我的床上。当然,在我换掉床单之后。我恐怕要费一番力气向房东解释床单的事情。我已经想好了说辞,就说是维尼尔这个月的例假来了。嘿,嘿嘿。

她就像是个巨大的,嗜血成性的泰迪熊。更棒的是,她只属于我。我自己笑了起来,紧紧搂住她,坠入了梦乡。

……

唔。我醒了。她的角戳着我的眼睛了。噢,我靠。没想到第一次和独角兽睡在一起会这么狼狈*。(原文I hadn’t expected my first time sleeping with a unicorn to be so horny. 是作者蹩脚的双关语冷笑话。 )

……

我再一次醒来时,她已经不在我怀里了。我能闻到烟味。烟?

“烟!”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着火了!哪着火了?!”

维尼尔出现在走廊里,嬉皮笑脸的。她仍然没戴眼镜,当然了,那眼镜被我一蹄子打碎了。“只是在做早饭。”

……

“我不知道你还能把果汁烧糊了。”

“住……住嘴!”维尼尔害臊地笑了。“我在做一份‘嘿抱歉想杀了你来着’早餐,趁着你还没睡醒。但看样子进展并不顺利。”

等等,她自己打开了燃气灶?她居然没把房子点了。

“看来你还有点良心。”我被逗乐了。“还能糟到哪去呢?”

她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呵。那就好。你得弄把凿子来撬掉平底锅上的鸡蛋。喔,还有,我们没有面包了。”

“可我才买了一整条面包!”我叫起来。

“是啊,谁让烤面包机不配合呢。”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1 条评论
  1. 鸡蛋!!
    。。。好吧小马还吃蛋糕呢

    8月15日 16:47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