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我的室友是吸血鬼 My Roommate is a Vampire

1
【第六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山雨欲来

  > A Calm Before the Storm

我理应感到愤怒,感到心灵受了创伤。我没理由不这样想。可我没有,她让我着迷。

她的尖牙从颌间伸出,慢慢长成一对妖冶的利齿。钟乳石似的悬挂在唇下。随即,那尖牙又如法缩回,不留痕迹。双瞳从猩红色变回它们正常的样子,柔和的,深邃的酒红色,带着摄马心魄的魔力。

她向我颈子上的绷带投来愧疚的一瞥,我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他们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与维尼尔交流变得方便多了,我再也不用绞尽脑汁去猜测她脑袋里想的是什么。无论她是哭了还是笑了,高兴或是失落。我终于可以直面她,一个真正的维尼尔。她的眼睛因兴奋而焕发出光彩,在沮丧时目光低落,我都能读懂。即便不露出她的尖牙,她的瞳色仍然会偶尔在猩红与玫红间闪烁。这也是为什么我对她的眼睛如此着迷的原因。

根据我的意见,这双眼睛简直是太太太太酷了,我都嫉妒了!

“很酷吧?”维尼尔露出笑来。

我也咯咯地笑了。“超级酷。”

我们继续咬盘子里的煎饼。煎饼是我做的,在维尼尔试图用厨房谋杀我们两个未遂之后。吸血鬼也好,不是吸血鬼也好,维尼尔的吃相一如既往的难看。红色的液体沾在她鼻吻上,沿着皮毛滴下来。这是草莓酱,我发誓。

房间里出现了某种尴尬的沉默。我们的目光在天花板和地板间游移,找不到话题开口。

我干咳。“那个,咳咳。维尼尔。”

“嗯?”

“你平时需要进食多少?”

她蹙眉“我想,每月一个血袋就够了。”

“一次喝掉吗?”

“不。我喜欢掺在平时的饮料里之类的。”

我有些吓着了。“你没把那东西掺在过我们的晚饭里吧?”

她脸上浮现出邪魅的笑。

“维尼尔!”我叫起来,拍着桌子。“这可太恶心了!”

“拜托,你又不是没尝过——”

“这不代表我喜欢它的味道!到底有没有,你干过吗?”

“没。”

我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

“呃,也许有那么一两次……”

“维尼尔!”

她得意地笑了。

“所以,你是和医院达成了什么协议吗?然后他们就隔三差五给你提供库存?”

她的表情变得阴骛。“我不能说。”

“喂,拜托,都到这个份上了。这是什么吸血鬼匿名协会吗?”

她摇摇头。“抱歉。我也希望能告诉你的,奥克塔维亚。这是……机密。”

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好吧。看来我们都有秘密。

我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盘子,羞怯地红了脸。喃喃,权当是道歉。“无论如何,抱歉之前浪费掉了一个。”

“啥?哦。”她轻巧地挥挥蹄子。“咳,别管那个了。我从你那里得到不少了,我是说……那啥。”她的声音小下去,带着羞愧。“你知道的——”

“是的。”我的声音有点大了。“你*哔*我的时候。”

“没错。”他清清嗓子,咬一口煎饼。

“你觅食过吗?”

“什么?”

我歪头。“你懂的,从别的小马身上吸血。”

“哦,塞拉斯蒂亚在上啊!不!不,你是我的第一个。”维尼尔大笑起来,以蹄掩面。“我从来没杀过小马,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我松了口气。神经质地笑着。“我不能和一个谋杀犯住在一起。是这样吗?”我舔舔嘴唇。“现在,你得告诉我——我尝起来怎么样?”

她吓了一跳,慌乱地摇着头。“不,奥塔!我……我办不到!”

“我只是好奇而已。”我笑起来。“咸的?还是甜的?苦的?”

摇头。

“告诉我嘛!”

“不行!”

“拜~~托?”

她恼火地翻个白眼。“你的味道……棒极了。甜甜的。”

我一挑眉毛。“像糖果一样?”

“更偏向于……急支糖浆。”

我忍不住放声大笑。她的脸更红了。真是荒谬,真是离奇。我在和一个吸血鬼对着一摞煎饼聊天。

“你是永生的吗?”

“见鬼,当然不是。我很荣幸。”维尼尔说着吞下嘴里的煎饼。“我是说,谁愿意永生啊?”

“总是有好处的,维尼尔。”我打趣地说。“至少不用交寿险了。”

“你能变成蝙蝠吗?”

“不能!”她桀桀地笑着。“我也想啊!那些都是骗小马的。我只是比其他小马力气大不少。”她说着用一只蹄子举起了沙发以示佐证。“我的视觉和听觉更灵敏些,尤其是嗅觉。自愈能力稍微强些。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

“你不会在阳光底下噗地一声化为灰烬吧?对吧?”我担心地问。

“不会烧起来,这是肯定的。”我的天真逗笑了她。“没有那么严重,奥塔。只是单纯的不舒服。对你来讲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对我而言,真的很热。”

她顿了顿。“奥克塔维亚?你还记得之前你说你爱我……”

我吃了一惊。“你还记得?”

“基本上。”她呻吟着抱住自己的脑袋。“就好像记忆里的一个断层,被剪辑掉的片段。前一秒我还在和你聊天,下一刻我就把你压在身下,你脖子上涌着血……”她阵阵战栗。“我从没这样失控过。”

“那感觉肯定很可怕。”我安静地附和,盯着桌子上的木纹出神。

“简直糟透了!”她缩成一团。“我本来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血脉中跗骨之蛆般的诅咒,我以为我能控制住自己。但现在,我不敢确定了。”

“会没事的,我确信。”

我的语言空洞而脆弱,没有任何意义。算是心理上的慰藉吧。我自己都对这话没把握。

“下一次,我担心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变成一个——”她吞了口口水。“一个怪物。而你又无法让我恢复正常呢?”维尼尔喃喃着。

我的目光迎上她。“别再说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可是奥塔——”

“闭嘴。”

“无论如何,”她平静了些,“我听见你说你爱我的那一刻,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而你的吻确确实实让我恢复了正常。奥塔……你是真心的吗?”

“是的,维尼尔!”我激动地高叫。“我是真心的!全心全意的!”

听起来真虚伪。也许昨晚的一切只是我绝望下的孤注一掷。但我宁愿相信自己所说的就是心里想的,自己所想的就是嘴上说的。尽管那话的确是从一只被逼到了绝境的小马口中吐出来的。那种情况下,我什么都会说的。

“所以……你愿意做我的……特别小马……吗?”维尼尔的眼睛满冀地张大了。

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卷入什么吗?这样的关系能站住脚吗?处理一段感情本来就难上加难,更何况要再牵扯上一个热衷吸血的女朋友?

想得越多,我终于渐渐明白,现在挡在我面前的只有缺乏决心的自己。在马哈顿,舆论对这样的事情看得相对开明,而坎特洛特的贵族阶层则要保守得多,明白我的意思吗?一个同性恋在帝都是混不下去的,而且我的母亲知道了肯定要杀了我。

你不能按母亲的标准过日子。

我深吸一口气。“是的。我愿意做你的小马。”

你真该看看她脸上的表情。她高举双蹄,简直要在狂喜中背过气去。直到我打断了她。

“但是!”我插话进来。“但是你必须先答应我。没有秘密,没有谎话。我爱的是真正的维尼尔·斯德拉赫。你了解我够多的了,可我还对你一无所知呢。”

“没问题!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她高兴坏了。“太棒了!终于,塞拉斯蒂亚在上!哈哈!我花了整整六个月才——”

“什么?”

“——才让你明白!”

“你那些蹩脚的暗示,维尼尔。我又不是傻子,至少没有一直都这么傻!”我气呼呼地说着,“我知道你喜欢我,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我在这事上已经很低调了……”

我翻了个白眼。“喔——得了吧!你低调得就像穿着香蕉服的塞拉斯蒂亚一样!”

(译注:av696832)

“对的对的对的!”她像个小马驹似的跳来跳去。“对对对对对!!!”

“坐下。吃你的煎饼。”

“好的老妈。”她吐了吐舌头。“老天爷,我等不及要告诉天琴……”

我干咳。“呃,维尼尔?这事我们能先别公开吗?”

她抬起头来看我。“还要保密?”

“咱俩之间的其中一个不像你那么自在,维尼尔。你清楚我们这是在哪。”

“嗯,所以呢?让坎特洛特见鬼去。那些贵族可以随意亲吻我的胖屁股,与我无关。”

她的屁股一点也不胖。实际上,她的曲线很可爱,看上去紧致而有弹性……抱歉,我离题了。

“知道怎么让那些上流小马硬起来吗?我们可以亲嘴。”

我险些被喝到一半的果汁呛死。

“我们应该在街上并肩走着,然后,我们舌吻。”

“维尼尔!”

“我们应该把动静搞大些,弄得到处都湿漉漉的,嗯……舌头上再加些动作。一定会很精彩。”

我丢给她一个白眼。“你知道的,你想要舌吻是不需要找那些理由的。”

维尼尔眼睛一亮,把椅子挪近了些。靠在我身边,切出了她的床上专用小眼神,“真的?”她的嘴唇缓缓凑过来……我一蹄子推开了她。“首先,去刷牙。其次,把你的尖牙收起来。”

“嗷呜。”

……

维尼尔和我一致同意,我们都该给自己放天假。所以几通电话之后,现在我俩都自由了。可以随意去——呃,去做什么都行。她建议先打个盹,我想要她的依偎。全票通过。我们就这样舒服地挤在一起,尽管其间我几次不得不醒来——她把我搂得太紧,我都快要没命了。

我们叫了点外卖,并肩坐在天台外面,欣赏着坎特洛特的天际线。有那么一瞬间,事情看上去是那样的完美。我试着说服自己,一切都结束了,最坏的已经过去了。

更坏的还在后面呢。

“我们只剩下明天一天的时间来拾掇你了。”我提醒她。“从解决你庸俗的太阳镜开始!”

她有整整一柜子各种款式和颜色的太阳镜。而她因为我打碎她眼镜而发的脾气,比因为我试图用银餐刀捅死她而发的火还多。

“嘿!”

我一把夺下她的太阳镜,举到她够不到的地方。

她叹口气。“不就是和你爸妈吃顿饭吗。你打算和他们说咱俩的的事吗?”

我的脸色倏地白了。“绝对不要!他们不能知道!谁都不能知道!至少现在不行!搞姬已经够糟糕了,维尼尔。如果他们知道我在和一只吸血鬼搞姬的话……”

维尼尔摇摇头。“歹势。那可真够差劲的。我已经尽力在保守秘密了。”

“所以你是能理解我的。”

她迟疑。还是点了点头。

“我理解。”


【第六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1 条评论
  1. banana公主hhhhhhh

    8月15日 16:49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