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赛蕾丝蒂娅的桌子超大的,即使在她超大的办公室里,依然显得很大。许多小马老说她的办公桌有种主子的气质,尤其是那些站在桌前被训的学生们。有意思的是,赛蕾丝蒂娅自己也这样形容自己的桌子;她的一辈子就围绕着这个桌子和上面对得高高的公文转啊转,转啊转。

倒不是说她不喜欢啊,她爱马国,马国的领袖的职责也给了她一个马生目标。只不过有些时候她觉得事情太多啦,时间又那么少。真正于她个马重要的事情,她都无心去追求。举个例子:此时正走进赛蕾丝蒂娅办公室的某马。

赛蕾丝蒂娅从一堆信件旁边探出头,好给暮光闪闪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暮暮迈着轻快的步伐进门。

除了自己的妹妹外,马国还没有那匹马能比得上她最忠实的学生。她拯救了被内心黑暗吞噬的露娜,拯救了马国(还有大二公主两马)不知道多少次,而且在无序跑到别国搞事的时候总是能帮上大忙——其实也不多,无序这家伙也就一两周来一次吧。

不过直到最近,赛蕾丝蒂娅才真正开始明白自己对暮暮的感觉。这感情似乎很久以前就在她的心里酝酿了,久到梦魇之月被击败之时便萌芽了。然而治理国家并非易事,忙到她连冲出空来追随自己的情感的时间都没有。职责永远优先。

但是今天……她终于有勇气表露自己的感觉了。奇妙在于,也正是这一天,暮暮写信告诉赛蕾丝蒂娅想要和她谈谈。她特地挑了最好的礼物,准备送给暮暮,作为她爱的表示。她朝一旁躺在抽屉里的书看了一眼。

“陛下,我有个好消息!”暮暮蹦着。

赛蕾丝蒂娅宠溺地笑着,把下巴搭到自己交叉的两个蹄子之间,“你在信中也这么说了。是什么样的消息重要到要你亲自和我讲呢?”

“这个嘛,就是……我遇见了一个很好很好的马,然后我觉得我爱上他了!”

赛蕾丝蒂娅仍然温柔地听着,说着那些正确的话,问着那些正确的问题。暮暮接着说着她的新欢,赛蕾丝蒂娅的世界慢慢崩塌了。

她缓缓伸出一只蹄子,把放书的抽屉关好。


“姐姐,求你了,快从里面出来。”露娜恳求道。

“不要!”里面传来赛蕾丝蒂娅模糊不清的回答,“剩下的日子里我就要在我的床上度过,谁也不见了。”

“你还有一整个国家等着你去治理呢,”露娜道,“在卧室里就能做到吗?”

“让我的秘书把公文从门底递进来,然后我签了再送出来。”

“那你吃什么啊?”露娜换了一招,“我感觉蛋糕可没法从门底下塞进去。”

一阵寂静。露娜差点以为自己成功了。

“那就给门开个够塞蛋糕的缝好了。或者塞个蛋糕口味的冰淇凌也行。我失去自己的真爱了,一直吃冰淇凌是最好的。”

“赛蕾丝蒂娅……”露娜一蹄扶额,抱怨道,“第一,我这话说的可能有点过,不过你又不是永远失去暮暮了,她爱的是个凡马,总有一天暮暮还会再次单身的。第二,根本就没有蛋糕口味的冰淇凌。”

又是一阵寂静。

“露娜,把国内所有的食品学家都抓起来,因为他们无能预见蛋糕味冰淇凌的市场需求,全都以叛国罪关进大牢,然后再把牢门的钥匙扔到月球上去。”

“姐,我再说最后一遍,我的月亮不是你扔不顺眼的东西的地方。是,我承认这套对我挺管用的,但你不能凡事都靠把东西往月球上丢来解决!”

“抱歉,妹妹,你说得对。”赛蕾丝蒂娅的声音从门后传来,“流放月球对扔钥匙这样的小事来说确实太过了。”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

“那这样,把偷走暮暮的那个小马抓起来,扔到月球上去。”

“要是你还这么耍小孩子脾气,我就不跟你说了。”露娜扔下这句话走了。


随后,被后马称为“颦日之年”的一年开始了。

赛蕾丝蒂娅最终还是从卧房里走了出来,但是当年那个温柔高兴,不断激励着子民们投身友谊主义建设的她没了。即使处在一个无马可安慰的境地,赛蕾丝蒂娅依然坚持执政,破碎的心不是逃避责任的理由。子民们尽力想要他们的公主高兴起来,赛蕾丝蒂娅也很感激,但是没用。

盛大的交响乐会,舞台剧,史诗,各类文学作品,以赛蕾丝蒂娅之名,四处浮现。只为让赛蕾丝蒂娅再次开心起来,不再去担忧烦扰她内心之事。即使子民们不知道她为何不开心,他们依然为自己的公主献上自己的全部,正如赛蕾丝蒂娅一如既往地为他们所为。

即使食品专家们从牢里出来以后,也为公主奉献着。在经过数日的艰苦攻关,对食品进行常马难以想象的各种实验之后,他们终于研发出了蛋糕口味的冰淇凌。虽说这东西难吃得要死,他们也被送上了月球去服无期徒刑,日后赛蕾丝蒂娅考虑赦免他们时这份苦劳或许还是有点用的。

只有她的妹妹似乎不理解赛蕾丝蒂娅的痛苦,总是带着批判的眼光看待她的心碎历程,甚至于在赛蕾丝蒂娅决定染黑自己的鬃毛以示悲痛之时当众嘲讽。但赛蕾丝蒂娅宽恕了她的一切行为,因为作为一个善良的小马,和明的君主,她理解露娜偶尔的不耐烦和缺乏同情。

然而正当赛蕾丝蒂娅即将走出阴影,蜕变成新的存在之时,悲剧发生了。一如赛蕾丝蒂娅所料,暮暮的爱马抛弃了她。两马之间的感情不过是个谎言,一个政治手腕而已,当他达成目标之后,暮暮就变成了一个累赘。于是她被抛弃了。

一听到消息,赛蕾丝蒂娅以最快速度赶到了暮暮的城堡,想要去安慰她的朋友,她的爱马。然而当她推开城堡大门时才发现早已马去楼空。

紧急动员的皇家卫兵们对全马国展开搜索,试图寻找那任性的公主,但毫无线索。赛蕾丝蒂娅快要急疯了。她每晚希冀着,祈祷着,希望暮暮能回来……

暮暮真回来了。


不对。

赛蕾丝蒂娅从桌前抬起头。平日里降下太阳,升起月亮的她发现,今天太阳没有落下来。

她走到窗前,往外望去。太阳在,压在地平线上。她试图降下太阳,但没有成功,太阳依然压在哪,世界陷入……暮光之中。

办公室门没有开完,赛蕾丝蒂娅便翅膀一收穿了过去,然后一个振翅将她向前推去。

冥冥之中的第六感牵引着她向王座厅飞去。露娜也感受到了。当赛蕾丝蒂娅翅膀尖擦着地面掠过一个转角之后,她身边多了露娜。她朝露娜看了一眼,露娜紧抿着嘴唇,凝重地点了下头。

王座厅门前两公主翅膀大张,降落到地面,开门,冲入王座厅,然后停下,愣住了。

窗前,一只翼角兽正望着黯淡之中的大地。她如同露娜一般高,深紫色的鬃毛,又长又尖的角划在空中,深蓝的鬃毛里闪着星星般的光彩,顺着后背披下来,无风自动,一条醒目的亮紫色划过整个鬃毛。

即使亲历现场,赛蕾丝蒂娅依然拒绝相信自己所见,拒绝相信身前的一切。直到暗紫色翼角兽阴狠的目光和赛蕾丝蒂娅对上。

“贵安啊,’陛下’。”梦魇暮光低沉的声音咆哮着,她朝王座上走去,“对我的新帝国感想如何?喜欢我所做的一切吗?”

所爱之马的堕落吓坏了赛蕾丝蒂娅,她说不出话。但露娜愤而上前。

“暮光闪闪!”露娜怒道,走到王座的台阶前停下,“此何也?!马国不宜为一君之所治,汝知之。本宫之鉴无耶?”

“啊,你的经历,我自然是学习了。露娜啊,相信我,要说我有什么特长,那就是学习。”即使翅膀依然紧紧收在身上,暮暮开始漂浮起来,周身黑魔法环绕,“所以这一次,我在拥有足以压制所有小马的力量之后,才回来的!”

一道漆黑的魔法从暮光的角上电射而出,浓稠的黑魔法击穿了露娜慌忙释放的护盾,下一瞬黑色的闪电便包围了露娜。灰尘散尽之后,只有一座露娜的石像。

赛蕾丝蒂娅盯着自己妹妹的石像,惊惧与哀伤之中她向前跑去,站定在阶梯下方。

“诶呀诶呀,这不是我的老师嘛?看来我学了点新花样呢,不是吗?”梦魇暮光冷笑着,“告诉你呀,我也要把你变成石头,然后把你俩一起放到我的花园里,这样一来,你还是能和你妹妹在一起哦。”

“暮暮……暮暮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究竟是出于何心?”赛蕾丝蒂娅近乎绝望地问道。

“为什么你清楚。”暮光双眼微眯,声音低沉,“他们利用我,把我当成工具,当成垫脚石。他们从来没爱过我,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所以,所有小马都不应感受到日月的光华,亦或是任何爱意!”

“暮暮,不是这样的,”赛蕾丝蒂娅的声音温柔起来。她的一只蹄子踏上第一级台阶,“我爱你。我一直都爱着你,也永远都会爱你。”

“你……什么?”暮光不解的眨眼之中,眼瞳颜色一下恢复正常,她缓缓落回地面,“可你……不应该的……”

“但我确实爱上你了。暮暮,我爱你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只要有你在身边的时候,我就会一直望着你,难以把你从我的视野中挪开。你说爱上另一匹小马时我差点被压垮了,但我还是坚持着,便是为了你,我也一直试着去替你高兴,试着去欣慰。当你逃走的时候我心都碎了,为什么不让我去安抚你?为什么……不让我去爱你?”

“可是……我做了那么多……为这份力量的付出,还有我对你妹妹所做的……不,不行!你不能爱我!不行!”

暮暮仰起头,痛苦地尖叫起来,黑魔法从身体里渗出,在上方形成一片扭曲的黑雾。接着黑雾一沉,暮暮也变成了露娜一般的石像,下一瞬,石像上出现了裂纹,暮暮开始破碎。

“不!”赛蕾丝蒂娅失声,朝台阶上冲去,即使她使出了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力气,似乎她越是要动,周围的空气就愈加粘稠,如同糖浆,台阶延伸着。当她终于冲到王座旁,却只能面对一堆碎石。

“不要……”她呜咽着,垮在地上,开始抽泣,“求求你了,不要。快回来,吾爱。快回来……”

她的呜咽被天花板上传来的一声笑打断了。她抬头,发现露娜正立在天花板上。

“诶诶诶,”倒悬的夜之公主朝下看向自己的姐姐,“这个展开挺神的啊。”

赛蕾丝蒂娅惊讶的目光中,露娜轻轻一跳,从天花板上飘下来,懒懒地翻了个身,落到自己的石像旁边。

“你眼里我就长这样子啊?”露娜围着石像走着,语调有些调侃“我鼻子没这么大啦。”

“什么,可是你……”赛蕾丝蒂娅闭上眼摇摇头。

露娜翻个白眼,叹气,“看见没,石像不见了吧?”露娜朝刚刚还有石像的空气看了一眼,“遇到矛盾之时,最容易的解决方案就是消除掉那个最不讨喜的矛盾体罢了。”

她笑笑,然后开始绕着王座厅转了起来,四处望着,“好久没以这种方式来拜访你了,不过每次造访梦境都能给我以对某马性格更加深刻的理解呢。比如你看看,我们王座厅里你不喜欢的那些壁画,全都不见了!诶,还有因为暮暮恋爱的时候你伤心了,然后举国上下都跑来安慰你,就因为你那么多年的完美形象和自我奉献?我知道你喜欢装可怜,但也不是这么个装法吧?”

赛蕾丝蒂娅疑惑和愤怒的注视中露娜偷笑一声。她正想斥责露娜又把自己的伤痛当作玩笑之时,她醒了。


赛蕾丝蒂娅废了老大劲,从舒适到欠的被窝里挣扎着坐起来。一想,也到了早晨的时间了,于是毫不拖泥带水地把太阳升了起来。

一事落定,她长叹一声,蓬乱的鬃毛一展。

“看来确实是这样呢,”她对着皇家卧室的寂静说道,“我……我爱上暮暮了。”

这一茬还没来得及细想,她突然想起了昨晚的梦,惊慌之中眼睛一睁,“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她叫了起来,而若不是很久以前以防万一专门给她的床架子用钛合金加固过一次,就凭刚刚她一下从床上蹦起来的力道,床怕是要塌了。

她用魔法拉过自己的首饰,在浪费了宝贵的一秒钟去思考之后,还是发现没时间戴了,于是冲向阳台,腾身而起,消失在护栏外。

不到一秒之后,卧室门突然一开,露娜满脸坏笑跑了进来,正想损姐两句,却发现卧室是空的。一点小失望在她的脸上抹过,但很快又消失了。露娜转身又跑了出去。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享到: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