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露娜吃了一小口面前的(很小一块)蛋糕。桌子的另一边,塞蕾丝蒂娅面前的蛋糕山开始慢慢变小。几千年了,露娜也是见过世面的马,然而不论多少次,在面对自己姐姐吃蛋糕的场景时,露娜依然会被那股排山倒海的气场震撼到。

而塞蕾丝蒂娅这边,则是陷入了吃完蛋糕后那种懒洋洋的愉悦之中。她仔细观察面前的盘子,搜索剩下的任何一点残渣。可惜已经光面了。叉子被她的魔法缓缓放回桌上,塞蕾丝蒂娅满足地长出一口气,用餐巾擦擦自己嘴巴上的糖霜,然后砰的一声撞到了露娜用来阻断传送魔法的力场上。

呻吟中,她拖着自己的身体回到座位上,不敢去看露娜得意的笑。

“姐姐啊,”夜之公主的嘴巴几乎弯成了猫的形状,“不如说说昨晚你做的那个有趣的梦吧?”

“真是记不得了呢,妹妹,”塞蕾丝蒂娅微笑着,“唉,梦好容易忘啊,最近的梦基本都记不得了,你知道的,”她轻笑一声,“说到有趣,最我最近听说大豆产业的远期预测有一些-”

“不要跟我耍花样,姐姐,”露娜眯着眼睛,蹄子一拍,吼道,“我把本应睡觉的时间拿来在城堡里跑来跑去,被传送到池子里,被一个小男生耍,被从梦里踢下线,不是让你到这里来继续耍我的!”

塞蕾丝蒂娅苦笑。被这么一说,今天她的表现确实有点孩子气了,“露娜……对不起。”

露娜叹气,坐回座位上,“我也是。刚刚不该那样对你吼的,也不该把你的梦当成玩笑。这事情很严肃的,所以,不开玩笑了,来说说你昨晚的梦吧。”

塞蕾丝蒂娅闭了一下眼睛。现在还有回头路,她还可以拒绝承认这一切的存在,不止骗她妹妹,也是骗她自己。

“我想我只是……担心暮暮吧。一下子接受这么多……她还那么年轻,那么脆弱,又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我只是希望她能够承受一切可能的情况吧”

“那你真的相信她有可能会跟我一样变成梦魇?”露娜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她皱着眉,但允许塞蕾丝蒂娅把弯子绕了下去。

“也不算吧。但是万一她受伤很重,万一她决定采取一些极端行动……毕竟她有些时候做事会做过了火的。”

露娜轻笑一声,把话接了过来,“但是有她的朋友在她身边,还有我们,你知道她绝对不会堕落到那个程度的。”

“你说的对,”塞蕾丝蒂娅轻叹一声,然后微微笑了,似乎心里一块无形的石头落了地。梦中那么多东西,她反倒有些忽视了自己对暮暮黑化的恐惧,“多谢了,露娜,我感觉好多了。”

“不客气,姐,”露娜优雅地点点头。她看着塞蕾丝蒂娅起身,走向门口,鼻子又撞在了她的力场上,露娜的眼神有些好笑。“不过你的梦里还有点别的东西哦。”

“梦里别的事情都不重要了。”塞蕾丝蒂娅依然面对着门,冷冰冰地说。

“真的?我记得你在’梦魇暮光’那一段的表现有些直接哦?说你爱她?而且她变成碎块的时候你可是很伤心啊”

“我当然爱她了,我当然会伤心了,”塞蕾丝蒂娅的声音似乎是从牙缝里发出来的,“她是我最忠实,也是最好的学生,总能做得比我预想中好得多,而且也是我的挚友之一。我还能怎么想?”

“那不是师生之间的爱,也不是朋友的爱”露娜伸出正义之蹄指向塞蕾丝蒂娅的后背,“这是真爱,那种让你会为了一匹小马奉献自己的全部之爱!我还记得你说的是……’吾爱’?承认吧,你爱上暮光闪闪了。”

“我……没有。”

“有。”

“我没有。”

“有,肯定有!”

“她就是我的好朋友而已。”

“不只是!那是恋马的爱!承认吧!”

“我没有什么好承认的”

“不要骗我了!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清清楚楚,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你爱她呢?!”

“因为我不能爱她!”塞蕾丝蒂娅猛地转过来。愤怒,惶恐和无助之中她失控的魔法蒸发掉了室内的每一件家具,“因为她是我的学生,我的挚友!她不能爱上她的老师。顶多我就能做一个……类似于母亲的角色。如果我对她表露我的爱,那她同样可能会如我梦中一样,反应过激,变成梦魇。即使不会……我们之间也再也没法像以前那样了。反正我们已经能永远在一起了,我不能再让她陷进如此愚蠢,无偿的爱情之中。尤其是明明可以继续做朋友之时。”

塞蕾丝蒂娅叹了口气,软在地上,“这才是那个梦的真正含义,”她几乎是自顾自地说着,“我不是怕暮暮会被什么奇奇怪怪的原因变成梦魇……我是怕我对她的爱会伤害到她。”

一段时间的寂静之后,坐在已经变成了灰的椅子上的露娜说道,“这桌子我原来还挺喜欢的,那些椅子也是。”

塞蕾丝蒂娅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我正经过,而下场就是被五百万吨谐律和友谊彩虹劈头盖脸地打——还不止一次。”露娜走了过来,伏到姐姐山旁,靠到她身上,“那以后我就懂了,不论何事,总有些笨到没道理的地方值得你去笑。比如,你以为你对自己学生的感情会破坏你们之间的关系。”

“可我-”
一只蹄子温柔地捂住了塞蕾丝蒂娅的嘴巴。

“诶,姐,别说话,到我说了。我看你俩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她真的因为什么我想都想不到的原因,拒绝了你,你们之间的关系也根本不会受到损害啦。可能一开始有点尴尬,但一切恢复正常的速度肯定会让你惊讶哦。她爱慕着你,你和你的太阳不止照亮了这个世界,更是为她的马生和灵魂带来了光明。不论你做任何事她都不可能离开你啦。就算你化身梦魇,我怕她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帮你征服全马国呢。”

塞蕾丝蒂娅想到一个暴君有了暮暮那样的手下会是啥情况,不禁笑了一声。

“看见没?高兴了吧?来吧,我们出去走走。”

露娜的魔法力场降下来了,她俩起身,走进走廊里。

“我还是觉得什么都不说就是最好的。”塞蕾丝蒂娅低着头,声音低沉。

“现在这样子就很好了,没必要毁掉一切。你刚刚说我们的关系很快就会恢复正常,错了。如果如此,不论过了几个世纪,在之后的每一次见面之中,我们之间再也没法像从前一样了。”

露娜的声音也同样低沉,“那你就打算这样放弃你们在一起之后的幸福生活吗?试都不试一下?怕个啥?就怕一点点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尴尬?在你上次偷偷溜进第43届年度马国吃蛋糕大赛之后都活下来了,表个白又算什么?”

“啊,这个……其实吧……”塞蕾丝蒂娅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你被放逐之后小马们还是说个不停,所以我就……抹杀了一切书面记录,然后禁止了一切对该事件的提及。”

“真的?!可是那事多好玩啊!你的伪装魔法本来只是给正常体型的小马用的,不是给翼角兽,然后你吃的蛋糕直接就超过了伪装魔法的质量上限呢!小马啊蛋糕啊到处飞的场景都忘了吗?后来魔法专家都说那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呢!连歌都有马写了!”

“确实,”塞蕾丝蒂娅道,“所以我才会把这一切抹杀掉。”

露娜叹口气,摇摇头,“你真别老那么认真了,姐。再说回刚才的话题……”

“不行,”塞蕾丝蒂娅坚定地说,“我决定好了。我……我可能是爱上暮光闪闪了,但这份爱意就让我保留在心底吧。我将以导师,以朋友,以同事的身份去爱她,但也就这样了。单相思是痛苦的,但总比不上被拒绝止痛,也比不上失去朋友,失去我们之间这段关系之痛。”

露娜又叹了一口气,“懂了,所以你拿好主意了?”

“是”

“试也不试一下?”

“不试。”

“那你不会去追求暮光闪闪了?”

“不会了。”

“你不要的话……那她就是我的咯?”

露娜调皮的语气,还有她上挑的眉毛让塞蕾丝蒂娅心头一紧。当年露娜晚上干的那些事情可畏传奇,一晚上之后整个村子的小马突然被安上了皇家奴婢的名号。还有后来出现的那些幼驹……不不不,没道理的,是,那些幼驹都是暗色系的体色,都有和月亮或者夜晚有关的可爱标记,而且都是一个星期之内先后出生的……但是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的,雌驹之间怎么会……?

“你绝对是开玩笑的。”即使是经历过外太空刺骨寒冷的露娜,此时也觉得姐姐的声音有点冷了。

“怎么不行呢?”夜之公主轻飘飘地说道,“你又不要她,她也没有马要,而且人家可是暮光闪闪啊,人家拯救了马国多少次就不说了,她还正是将我于心魔之中拯救之马,这样完美的小马……是很容易被爱上的哦。不得不说我之前也是想过的。”

“我不准。”

露娜笑着,一只前蹄搭上姐姐的肩膀,“哎呀,这样不是最好了吗?你怕暮暮的心被偷走,那交给自己的亲妹妹保管岂不放心?你知道我会好好对她的。”

年轻公主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沉思,她收回自己的蹄子,舔了一下,“唔,我真的能好好对她吗……”

“露娜-”

“啊,想到更好的办法了!我们把露娜照进后宫就行了!你想用的时候我也能给你用嘛!”

赛蕾丝蒂娅的脑子差点被这个建议弄得死机,说出一句不那么骂马的反对,“暮暮贵为公主!就算后宫还在,我们也不能把她纳入后宫的!”

“切,后宫被你取缔了啊?我还以为是谣言呢,”露娜伤心地摇摇头,“诶,难怪你最近脾气那么暴躁。让暮暮做后宫没啥不好的,这样后宫才更有皇家气息嘛?”

“我居然还顺着你的话说下去了,”赛蕾丝蒂娅单蹄扶额,咬着牙说,“露娜,绝对不允许你把暮暮纳入-”

她话没说完,才发现露娜已经不在身边了。她朝后面看去,露娜已经从一旁的阳台上跳了出去,飞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姐,我也拿好主意了!”露娜转头叫着,角上开始发出深蓝的光,“我要去小马镇,然后向我的梦中情马表白!”魔能闪烁之中她消失了。

后来几分钟,路过的卫兵都觉得阳台上新买的赛蕾丝蒂娅雕像还挺写实的,不过脸上恐慌的表情好像不太应景。

终于赛蕾丝蒂娅思维里停滞的齿轮开始运转了。

那一天,高分贝的“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全中心城的小马都能听得见,有些脑子钝的还跑到窗口去看。

他们都被传送魔法的金黄闪光闪瞎了。


【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