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掐时间,要掐好时间。

中心城的城堡是赛蕾丝蒂娅亲自设计的,而且她还在里面住了一千年,对这地方她可是了如指掌。不过其实对指掌她也没啥了解,毕竟人家根本只有蹄子。即便如此,每天在宫里进进出出的,像是什么密道啊,密道里的密道啊,她都清楚,更重要的是,她知道怎么偷偷从一个地方溜到另一个地方。而她妹妹才来了几年而已,地方都认不全,智胜露娜并不是不可能。

然而露娜也有一个难以匹敌的优势。赛蕾丝蒂娅的日程表每一分钟都排得满满当当的,她清楚,她妹妹也清楚。平常这时露娜不是准备要睡就是已经睡了,不过今晚的事情似乎使得她异常兴奋,不让露娜抓住那是相当艰难。

所以,掐时间,要掐好时间。稍微提早结束一个会议,稍微晚点去签法律草案,同时将露娜引开,突然调换两次见面日程的顺序,又突然按照原计划举行,等等此类。只要不让露娜把她逼到角落里就行。

露娜鲁莽幼稚,几乎不在意他马的隐私,但赛蕾丝蒂娅清楚妹妹的脑瓜里想的都是什么。她嘲笑自己姐姐的时候,不希望周围有任何小马,只有她俩,这样她才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嘲讽姐姐之上,而不会有马能让姐姐拉来做挡箭牌。露娜想要的,是赛蕾丝蒂娅落单的时候。

离早朝结束还有60秒,赛蕾丝蒂娅稍微加快了进度。于是早朝提前三十秒结束了。赛蕾丝蒂娅用既不会破坏自己美好形象,又快得恰到好处的速度走到门口,贴到门开之后不会撞到自己的地方。下一刹门砰的一声开了,露娜冲进来,王座厅里的地毯在她试图减速的蹄子下鼓起了好几个大皱褶。而当露娜终于刹住车的时候,赛蕾丝蒂娅早已从门旁溜了过去,无影无踪了。


又是一个小时,不知道又在开什么会。几千年来,要是把赛蕾丝蒂娅开会的时间都加起来,人家也确实是开了几个世纪的会了。现在的赛蕾丝蒂娅已经练出了一种特异功能。可以开会,可以说出各种有价值的意见,而她本马却同时完全不需要去听,心里想别的事情去。

这一次,她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情:不要碰到她妹妹。突然想到小时候,日与月之公主在城堡里相互追逐的场景,她脸上一直挂着的微笑略微放大了些。

不过这次被追到代价可就大了,所以赛蕾丝蒂娅一定要赢。只要今天躲过去,她就安全了;今天白天露娜要熬日,那接下来几天人家都起不来了。再之后,露娜就会忘了这事,不行的话赛蕾丝蒂娅就说句,唉,记不得几天前的梦了,最近的梦真的记不住了呢,陪笑两声然后转移话题。

会议结束了,小马们纷纷起身走出门外。赛蕾丝蒂娅没动。她知道露娜正在外面等着。这间会议室只有一个出口,于是赛蕾丝蒂娅等着心跳了两下,然后金黄的闪光当中释放了传送魔法。

门外,露娜捕获到了这次传送,于是顺势在蓝色的闪光中搭上了赛蕾丝蒂娅的传送,消失了。光芒逝去,赛蕾丝蒂娅依然在会议厅,她再次释放传送魔法,这次方才传送自己。

不过她没有直接把自己传送到下一个日程的地点,而是传送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好透过窗户看着露娜气鼓鼓地从皇家池塘里爬出来,头上顶着赛蕾丝蒂湿透了的笔记本。


后来一想,似乎把妹妹套路到皇家池塘里这一步走的有点过了。现在的露娜早就气昏了头,忘了自己一开始追赛蕾丝蒂娅是为了啥了,只是想着抓到姐姐,复仇。

赛蕾丝蒂娅正在讲课,偶尔讲讲道理,偶尔亲自示范一两个魔法。但她总能不时捕捉到露娜的一点踪迹。比如窗外闪过的一抹夜蓝,教室门口下方飘过鬃毛的闪烁,隔壁蹄子跺地,还有愤怒的响鼻声。这一次要跑掉有点难了,她……得找只小马帮忙。

下课了,学生们从前门走出。一只淡绿色的公马被留了下来。赛蕾丝蒂娅清楚,这孩子上次考试用悬浮魔法和几桶颜料卖弄的时候搞砸了,学分没修够。赛蕾丝蒂娅对他说了两句,他急切地同意了,朝走廊外蹦去。

“那个……露娜殿下?”

夜之公主朝身下的小独角兽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回头继续盯着教室门口,“怎么了,小家伙?有什么需要吗?”

“是-是的。陛下,能告诉我分神两个字要怎么写吗?”

“哈!这个太简单了!”露娜本能地仰起头,高贵地闭上眼睛,讲道,“先是一撇一捺,下面一个刀,然后是神启旁,再-”

突然眼睛满带惊恐地睁开,她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转眼看见一抹虹色的鬃毛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空气中开始劈起道道响雷,小独角兽紧张地开始向后退。那一天,小独角兽想起了被梦魇之月支配着的恐怖,还有被赛蕾丝蒂娅当做挡箭牌的屈辱。

听见身后传来的怒吼和惨叫声,赛蕾丝蒂娅闭上眼睛,龇了龇牙。这动静是皇家口音被开到最大才有的呢。

当然,赛蕾丝蒂娅会确保那孩子再也不用为学分发愁了。


赛蕾丝蒂娅暗暗骂着自己。刚刚疏忽了,在完成对皇家图书馆的每月例行视察后她差点被露娜抓到。不过超大号的盆栽植物摆在走廊里可不仅仅是为了装饰——也是为了让赛蕾丝蒂娅能藏到这些植物后面去。

现在,透过植物树叶的缝隙,她看着银色的蹄铁从面前经过,然后顺着走廊一路下去,然后停住。

突然,蹄铁消失了。

赛蕾丝蒂娅好一下子才意识到蹄铁消失意味着什么,千钧一发之际她把面前的盆栽猛掀到空中,挡住露娜飞来的必经之路。破碎的盆栽没能让夜之公主慢下来多少,但也给了赛蕾丝蒂娅足够的时间转身就跑。

“姐姐,你特么给我站住!”露娜吼道,蹄子在大理石地板上擦出火花,一个一百八十度转体便朝姐姐追去。

赛蕾丝蒂娅看似没头脑地跑着,不时转向,钻进钻出密道。然而这些密道恰好都是露娜知道的,于是最后她终于把赛蕾丝蒂娅逼进了一个密道的死胡同里。这次赢了,通道很窄,但毕竟是以赛蕾丝蒂娅的体形设计的,只刚好够她转过来看向自己的妹妹。

“好了,赛蕾丝蒂娅,”露娜喘着气,“终于逮到你了,心里藏着什么东西你都得跟我说。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

赛蕾丝蒂娅的后蹄轻踢向墙上的一块地方。她蹄下的地板消失了,她落入一个又长又黑的斜槽中。露娜的怒吼从上方传来。这个机关露娜不可能一下子就找到开关的,时间足够赛蕾丝蒂娅再次消失,然后-

一阵强光闪过,赛蕾丝蒂娅头顶的地板破开了,碎石和尘土顺着滚了下来,露娜的怒吼声变大了。

-果然对露娜来说还是炸掉陷阱门更省事么。

斜槽底部,宽度开始扩大,给了赛蕾丝蒂娅足够的空间展开翅膀减速,于是落地的时候遍不会伤到地板了。当然,下一刻赛蕾丝蒂娅便发现自己的妹妹并没有那么爱惜地板。对环境的熟悉让赛蕾丝蒂娅领了先,而露娜不得不跟着一个一下左转一下右转一下又往密道里钻的姐姐到处跑。终于取得足够优势后,赛蕾丝蒂娅跑向早已确定好的目标暗门钻了进去,没有把门完全关上,正好让自己妹妹能够发现。

露娜确实发现了,一个刹车,转头拉开暗门冲进去,却差点一头撞到墙上。暗门后只是一个封闭的密室而已。

她带着怀疑的目光四处看着,敲敲墙壁想要找到中空的地方。最后露娜确信姐姐压根就没进来,她返回主走廊,不再全速奔跑,愤愤走了。

一小会后,密室里,天花板上的暗门打开,赛蕾丝蒂娅爬了下来,钻出密室,往回来的方向走了两步,打开另一道暗门,进了另一间密室,踢了墙壁一下,一道楼梯出现在面前。

她甚至连开会都没迟到。


然而开会开的是预算会议。

不是赛蕾丝蒂娅不讲礼仪,实在是预算会议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听进去。马国经济如此健康,没啥必要做如此细致的预算编制,但总有某些小马喜欢省啊省的。当然,赛蕾丝蒂娅也承认,能避免的浪费还是避免了比较好。

只是这开会简直不要太无聊。

忙了一整天了,忙着套路自己的妹妹,刚刚还在走廊里跑了好几公里,现在的她真的没状态去听某马唠叨有关玉米销量的市场预期之类的。

先是缓慢,悠长的眨眼。然后是一个个忍不住的呵欠。然后头开始点啊,点啊,没一下她便睡着了。

站在一片星空中,赛蕾丝蒂娅疑惑地向四周看去,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叫,“总算找到你了!”

她转身,看见露娜带着恶毒的笑容冲过来,“这一次你跑不了了-”

数千年的漫长生命能让马学到不少东西,倒不是为了继续活下去,更多是为了不让自己疯掉。当你的马生里有无序,有邪茧女王,有黑晶王,有提雷克,还有你的亲妹妹化身梦魇恶魔,不得不由你亲手送她上月球呆个一千年等等这样那样的破事,要是没法主动从噩梦里醒过来,你压根就撑不到现在。

“不要!!!!”赛蕾丝蒂娅尖叫着直起身,双蹄猛地一拍桌子。她摇摇头试图清醒一点,然后发现周围的小马都在盯着她看。“那个,我-”

“唉,之前我第一次听说大豆产业的远景的时候也是这个反应,”黑墨点点头,然后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表格,“但是如果你看看表格2-丙,我们就会发现-”

赛蕾丝蒂娅躺回自己的座位上。压力太大了,她需要休息一下。


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终于到了,赛蕾丝蒂娅咽了咽口水,推开门,看向面前桌上摆好的盘子和一旁的手推车-

……还有坐在桌子对面,得意地笑着的妹妹。

站在门口等赛蕾丝蒂娅发出一声可悲的哀鸣,往前看看椅子上的空位,和身后安全的走廊。急得跺蹄之中她的哀鸣声更大了。

终于,她垂下头,带着一声失败的呜咽,坐到了桌子前。

“姐,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露娜坏笑着,“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下一声哀鸣在管家开始上蛋糕的时候止住了。她要坚强。这一次对话是必然的牺牲,是为了更加美好的马国。不论这一次与露娜说话有多么恐怖,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她都会做好心理准备的,因为不论如何——

天大地大,蛋糕最大。


【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