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四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闪光之中塞蕾丝蒂娅出现,蹄铁划过卵石地面溅起的火花差点没把一旁的灌木点着。她顺势向前跑起来,一路冲上暮光城堡的台阶,撞开大门。

“暮暮!露娜!”她全速冲进大厅,吼道,“你们-”

然而她停下了,蹄下的水晶在摩擦中一下着了火。她才发现露娜和暮暮就在前面,才开始上主台阶。

“啊……”

“塞蕾丝蒂娅公主!您还是来了!”暮暮很高兴,“露娜刚刚说您有事来不了了。”

“因为她确实是这么说过,”露娜的语气就没那么好听了,挤开暮暮,站到塞蕾丝蒂娅面前,“其实她还说过自己不想来。”

塞蕾丝蒂娅眯起眼睛,“那也许是我多想了想呢。也许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一下就能想清楚的。”

她俩死死盯着对方,绕起了圈子。

“你有什么权利,像这个样子,一下子给我那么高的希望,又一下子就改主意?”露娜这话的语调几乎是随口说出来的。

“那个……”

“某马怂恿了我半天,还说这个?”转圈中塞蕾丝蒂娅的动作柔软,像条蛇,蹄子抬得高高的,肌肉紧绷,“妹妹啊,要是你什么都不说,现在我来都不会来。”

“那个!”

暮暮的声音发颤。塞蕾丝蒂娅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挡住露娜,转向身旁那只小号的翼角兽。

“暮暮啊,不好意思,不该无视你的,”她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只是露娜一整天没睡,脾气有些坏而已。”身后传来一声不满的响鼻。塞蕾丝蒂娅的嘴角更加上扬了,这一分是她的。

“啊,你-你们没有在吵架吧?上次你们吵架的结局有点……”

“亲爱的暮暮,没有的事,不是吵架。”露娜站到塞蕾丝蒂娅旁边,“只是有点矛盾。因为……这么说吧,我俩对某块美味的派都很感兴趣。”

暮暮有些好奇地歪着头,“真的?如果说是蛋糕我还能理解,但我还没见过塞蕾丝蒂娅或者您……对派这么感兴趣过。”

露娜咯咯笑着,塞蕾丝蒂娅气得脸鼓鼓的,然后她摇摇头,恢复了沉静。

“确实是这样。而且,这是一块非常非常特殊的派,”塞蕾丝蒂娅瞪着自己正吐着舌头装无辜的妹妹,“这派我已经认识很久了,对我来说可是意义非凡。”

“好吧……?”暮暮似懂非懂地说,“那你们就继续进行理智的争论,不吵架。不如我先带你们在城堡里逛一圈吧?我知道你们也来过,但是从来没真正带你们好好看一次。而且最近我搞了次装修,有新东西可以参观参观。”

“那真是太好了,”露娜不再看姐姐,跑到暮暮身边,“能多了解你一点真是很棒。”

“我也很想看看你给你的家里弄了点什么新东西,”塞蕾丝蒂娅凑到暮暮的另一边,“一定很好呢。”

“太好了!”暮暮兴奋地说道,沿着走廊小跑起来,身后的公主姐妹两角交叉,怒视着对方。

“啊对了,你们饿不饿?我可以让斯派克做点东西,我们看完就能吃了。”

她转头看向身后的两公主。她俩正和蔼地微笑着。

“我还能吃点。”

“我也想弄点吃的了。”

“太好了!”暮暮继续向前走去。

后面跟着俩不时撞一下对方,瞪对方一眼的公主姐妹。


“这是另外的另外那间图书馆,”暮暮高兴地说着,带着两马进入又一间摆满书架的屋子。

“真是……壮观啊。”露娜已经无聊到长草了。

而另一边塞蕾丝蒂娅几乎依然和暮暮一样兴奋。这又是塞蕾丝蒂娅的一分。露娜对书基本没啥兴趣,而塞蕾丝蒂娅和暮暮都喜好研究。当然这小小的胜利,于正浏览着书架的塞蕾丝蒂娅来说,几乎没被注意到。

“这些书真的有些眼熟,”塞蕾丝蒂娅的蹄子拂过一本本书背,她看一眼暮暮,有些狡猾地说道,“《防卫魔法精选》,《101种有用(也有毒)的草药》,《五角星与你》,《幻形灵求偶仪式》,《星镟谐律精华论》第五版……这里的书都是你刚刚入住城堡的时候我借你的,对吗?”

暮暮俏脸微红,不敢去看公主的眼睛,“我只是希望您要用的时候能马上还给您。”

塞蕾丝蒂娅窃笑,朝暮暮靠近了几步,“暮暮啊,我告诉过你了,只要你需要,它们都是你的。我不缺书,你也知道皇家图书馆是什么样子。而且,想你了也就是传送一下的事情……”

两马眉目传情之时露娜的眼睛眯了起来,“你城堡里书确实很多,还有地方放下别的东西真是不容易。”她有些僵硬地说道,“我知道你很喜欢看书,但你一定还有别的爱好吧?”

“也许吧,”暮暮从塞蕾丝蒂娅身旁走开了。

塞蕾丝蒂娅瞪了妹妹一眼。

暮暮抬起一条眉毛,“要是我说我喜欢……观星这样的事情,您会吃惊吗?”

“倒不会太吃惊,但……你真的对本宫的星空感兴趣。”

“看一下那边的阳台吧。”暮暮朝房间的一边摆了下头,有些得意。

露娜转身,看见阳台上超大号的望远镜,惊得张开了嘴。它在夕阳下发着微光,余晖被黄铜装饰和大大小小的齿轮射得散乱。暗蓝色的外壳抛光过,带着沉稳的金属质感。

“真是厉害,”露娜小跑到目镜旁,“16寸的?”

“18!”暮暮激动地回答,“我改装了一下,因为之前分辨率不够。”

“然后反射镜是用魔法抛光的?”露娜朝身后看了一眼,微笑着。

“别这样,”暮暮也微笑着,“都知道透镜沾了魔法就不准啦。我每周用棉布蹄工清理一次。”

“得知你对本宫星空之爱真是令本宫受宠若惊,”露娜走回暮暮身边,“或许某日我应为你创造一片特别的夜空,只为你……”

“暮暮啊,”赛蕾丝蒂娅打断了她们,声音有些不自然,“不如过来坐坐吧?”她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阅读椅。“参观结束了,等的时候过来说会话吧。”

“好,塞蕾丝蒂娅公主!”暮暮高兴地跑过去,做到椅子上,完全忽视了身后撅着嘴巴的露娜。

“哎呀,露娜”塞蕾丝蒂娅单翼掩嘴,作惊慌状,“看来没有位置给你座了。”

“没关系,”露娜坏笑着,跑到暮暮的沙发旁,“我就座暮暮身边好了,看着挺舒服的。”

她坐到垫子上,一面往暮暮身上蹭,一面享受着塞蕾丝蒂娅愤怒的目光。她少儿不宜地咬起下嘴唇,一只翅膀伸过暮暮的肩膀,开始往下放。正当她要完全抱上暮暮的时候,铃响了。

“那是斯派克”暮暮蹦起来,“吃的做好了,我马上回来!”说完她朝屋外跑去。

暮暮身后的门关上。露娜慢慢转过身来对着塞蕾丝蒂娅。“你干什么呢?”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干你让我干的事情呢,妹妹。”塞蕾丝蒂娅得意地说,“你说让我跟着感觉走,让我告诉暮暮我对她的感情,让我去追求她。你走之后我考虑了一下,觉得你说得对。于是我……就来了。”

“你就是见不得我有什么你没有的东西吧?”露娜沉默了一会,“你都准备好放弃这段感情了,然后我说我要去追求暮暮,你立刻就跑过来和我抢。”

“什-什么?”塞蕾丝蒂娅惊讶地张开嘴,“露娜,没有,我绝对不——”

“那你是觉得我配不上她了?”露娜反击,“你觉得我配不上你的暮暮?”

“露娜,没有…我…”塞蕾丝蒂娅垂下头,“你说的对,我不该跟过来了,我真蠢。明明都跟你说过没有兴趣了。我现在就走,不会再打扰了。”

她起身,准备走,却被妹妹的一脸怀疑给拦住了。

“不,”露娜摇摇头,“不行。”

“我-我糊涂了,露娜,我不是顺着你的意思——”

“才不是呢!”露娜叫着,跳了起来,“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露娜,你在说什——”

“不要这么完美了!你老是那么完美,总觉得所有事情都要你一匹马去承担,总是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所有牺牲都是你去做。最讨厌你这样了!”

露娜往前凑,上半身伸过她俩之间的桌子,鬃毛疯狂地摆动起来。塞蕾丝蒂娅眼睛一睁,她想起这样的露娜,正是当年化身梦魇之月的样子。

“而你现在还是惯着我!是,你不无视我了,我很高兴。但我又不是要你把我当小小马,我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露娜,我……我没有……”塞蕾丝蒂娅的蹄子在地板上画着,“告诉我该怎么做?”她低声问道。

露娜吼了回来,“给你自己做点什么!就一次也行!自私点,做你想做的事情,而且不要再不把我当马看了!我不只是你的妹妹;我是你的情敌,现在要来偷走你心上马的心!你要怎么回答?!”

赛蕾丝蒂娅深呼吸一口,闭上眼睛。

她想起了自己的梦,想起暮暮说她有了心上马时,自己心里的感觉……那心支离破碎的痛。她又接着想,若这心上马不是别的小马,正是赛蕾丝蒂娅自己的妹妹。在余下的永恒之中,每一天,看着她俩在自己的城堡里,在一起……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我爱她们两个。我应该为她们感到欣慰才是。

一番挣扎之后,这个想法被她无情地扔了回去。她对暮暮的这暗恋之情持续了多久了?有多少年了?那露娜呢?几个小时有没有?她说自己之前也想过,但是她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去考虑,也不过是今天而已。说到底顶多是露娜心血来潮,有点喜欢而已。而赛蕾丝蒂娅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暮暮就是自己生命里的那一个。

而在她心底深处,也有一个声音咆哮着。

“除了治理马国,我的生命里也总得有点别的东西才对!”

她睁开眼睛。太阳的光火一股闪耀,露娜吓得退了一下。

“本宫之名,尝为索尔·不灭之日。本宫实以谐律与平以治,然若汝所知,初非也。千场戮中,阴阳谋中,数刺上下,惟一立胜之巅:本宫是也。今汝真之欲与本宫难?妹,择于汝,复谏,谨记不灭之日当为公敌也,不令汝赢。”

赛蕾丝蒂娅突然停下,用蹄子捂住自己的嘴,惊道,“天啊,露娜,抱歉,我-”

“厉害了,我的姐,”露娜轻声说着,鼓蹄,然后鞠躬,“我投降。”

“什-什么?!”

“暮暮是你的了,至少现在是。不过记住,要是你搞砸了的话,我可是跑得比香港记者还快哟。”

“那你刚刚说的要我不要惯着你呢?”赛蕾丝蒂娅糊涂了。

露娜窃笑一声,“我是说要你不要惯着我,不是说我不能惯着你啊,才不和你一般见识呢。”

“可是-”

“而且我也被你的激情打动了呢,姐姐。”露娜从桌子后面绕出来,站到赛蕾丝蒂娅面前,“能看见你终于有了一个追求目标我也很高兴。我回来以后就没怎么和你见到面,我还以为你当年的那股热情都消失殆尽了。”

她耸肩,然后转身朝阳台走去,“而且我也很清楚,我自己的爱情……变得有点快。所以我和暮暮的关系恐怕也很短暂。大众见了他们的两个公主一下子混在一起又一下子不干了估计也不高兴吧。”

“露娜,你……”赛蕾丝蒂娅皱起眉头,“你刚刚是耍我吧?就是为了让我向暮暮表白?!”

“当然不是了,姐!”露娜笑着,“就算是也不完全是。我刚来的时候可是真的想要向暮暮表白的,要是你没来的话,这个时候不知道暮暮已经被我搞成啥样了。”

“露娜,你简直是——”

暮暮用魔法端着一碟马芬进来了,赛蕾丝蒂娅嘴巴一闭。“吃的来了!”她高兴地说。

‘很遗憾,暮光闪闪,’露娜道,“但是我吃一点你的糕点之后就得走了,所以……”一个马芬亮起暗蓝色的光芒,从碟子上浮起来,飘进了露娜的嘴巴里。

“好吃。”马芬碎屑喷了点出来。

“您真的现在就要走了吗?”暮暮的声音有些失望。

“可惜,确实如此。”露娜低下头往外走。

“露娜,等等,”赛蕾丝蒂娅走过去,蹭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多谢你,让我明白了自己的愚昧和无知,也多谢你输得这么有风度。”

“别去想了。我对她是有点意思,但自然是比不上你的。不过……”露娜朝暮暮看了一眼,小翼角兽不知为何脸红了一下。“我也承认,自己有点失望呢。”

她叹口气,往阳台上走去,“不论如何,已经晚了,我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以后见了。”

“晚安,妹妹,”赛蕾丝蒂娅随着她走到阳台上,“还是要再说一遍,谢了。”

“记得替我做件事噢,”露娜转头,给了赛蕾丝蒂娅一个她见过的最色最司机的眨眼,“干翻她。”

月之公主跃入夜空,没了影。

“那个,陛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暮暮坐回赛蕾丝蒂娅对面的沙发上,有些糊涂,“你俩今晚突然都冒出来,然后一整晚都……不知道在闹什么矛盾,然后我们刚刚可以坐下来说话都时候露娜就走了?是出什么事了啊?”

赛蕾丝蒂娅往嘴里塞了一口马芬,也把自己的笑声咽了回去。暮暮真是太可爱了,“抱歉了,暮暮。这事情确实有点突如其来,不过别担心,我会留下的。到明早之前我都没安排。”

“嗯!如果露娜也能留下就好了,不过能和您在一起我还是很高兴的!”

听到这句话赛蕾丝蒂娅的脸颊有些发热,“谢谢。暮暮,我也很高兴能和你一起。”

她俩坐着,向对方微笑着,直到暮暮开始有点尴尬。

“那个,陛下——”

“啊!”赛蕾丝蒂娅以蹄掩口,然后摇摇头,想要清空一下脑袋,“抱-抱歉,我刚刚有点走神了。你-那个,想不想说点……什么?”

“嗯!”

尴尬的寂静。

“那个……”

“啊,对!我现在-应该找点事情说说,是吧?因为毕竟是我说的要说话嘛,哈哈哈哈哈……”赛蕾丝蒂娅的开始眼神到处猛晃,寻找话题。“你的城堡……很棒嘛,是吧?……很漂亮。”

赛蕾丝蒂娅还很想加一句“就像你一样”

“是啊,我也开始学会欣赏这里了。”暮暮蹄子一挥,“还是很想念原来的图书馆,但在这里我也一定可以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的。

赛蕾丝蒂娅没有回答,她被暮暮的美迷住了。她的眼睛,永远那样充满光彩与激情。鬃毛上的一条亮紫完美地平衡了偏暗的整体。赛蕾丝蒂娅的眼睛又往下看,当年那双笨拙的翅膀近来终于变得熟练了。塞蕾丝蒂娅的眼神继续向下移动,她的可爱标记,那颗星星,同几个世纪前塞蕾丝蒂娅在谐律之树上一模一样的标记,静静贴在她的大腿上。

塞蕾丝蒂娅的目光继续沿着暮暮的身体移动——

“那个,陛下,醒一醒?”暮暮对着马国的最高公主挥了挥蹄子,一脸不解的表情,“您还好吗?为什么在笑?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啊?”

塞蕾丝蒂娅一下回过神来,脸红得比太阳还要热,“啊!暮暮!我-唔-我就是……我还有点事要做再见了!”闪光中她消失了。

暮暮一脸蒙逼地瞪着塞蕾丝蒂娅之前所在的位置,张着嘴。最后她摇摇头,“好奇怪啊。今晚是月圆之夜吗?这样的话露娜的行为倒是说得通,但是塞蕾丝蒂娅不应该啊……我得去看看分光镜那边,说不定最近又是太阳黑子高发期……”


塞蕾丝蒂娅出现在皇家卧房中,一声叹气趴到床上,“我是个怂逼。”不知是对谁说的。

“还是笨蛋,还蛋糕成瘾,还有很多,”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塞蕾丝蒂娅吓一跳,转过头,发现是自己的妹妹正站在阳台上,又喘口气。

“露娜?你在这里——”

“我是在等那个笨蛋怂逼姐姐。”露娜回答,大步走进房间,到了她旁边,“我传送之后直接就到了这里。我还想等个十分钟要是你还没回来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我做不到,”塞蕾丝蒂娅低下头,“我……就是做不到。她就在我面前,然后我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没事,姐姐,毕竟你上次追求小马也是几个世纪前的事情了。啊,当然我上次在你梳妆台最下面的抽屉里找到的那东西除外……”

“露娜!”

“但是不要担心!我们将全力助你将暮光闪闪占为己有!信已经送出去了,明日便是你学习恋爱的第一天。不把你打造成马国历史上的最强撩妹,我们决不罢休!”

“露娜……你说’我们’是什么意思?……还有信?天,你给谁说了?”塞蕾丝蒂娅想要起来,但发现自己被妹妹按回到了枕头堆里。

“嘘~姐姐,好好休息,”露娜的角开始发出暗淡的光,“这一天已经够忙了,睡吧,明天还有好多要做,也要精力充沛哦。”

塞蕾丝蒂娅知道那是妹妹的催眠魔法,有那么一秒想要去抵抗——尤其因为妹妹最后那句话明显有问题。……不过这一天也确实够累了,平静甜美的梦乡着实格外有诱惑力。她不再抗拒,用眯缝的眼睛看着妹妹温柔地关上卧房门,睡去了。


暮暮嘟哝着下楼。

“来了,来了!”敲门声下她叫着,“你要怎么——啊,塞蕾丝蒂娅公主?!”

“你好啊,目光,”日之公主说道,微歪着头,微笑着,“晚上好吗?”

“嗯,很好。陛下……您为什么来了?”

“咋啦?想看看我最亲爱的学生都不行吗?”

暮暮脸红,朝别的地方看去,“当-当然可以。只是……您几分钟前才走,所以……”

纯白翼角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但也只是稍纵即逝,“我还以为我真得走了,不过才发现没那么急。觉得还是继续跟你呆着要好一点嗯。”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希望能和您多说说话。”

“我也是。”塞蕾丝蒂娅往后退半步,张开翅膀,伸出前蹄。不用多说,暮暮高兴地跑过去抱住了自己的老师。

“又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被雪花色的蹄子和翅膀包裹的她蹭着塞蕾丝蒂娅的胸前。

“暮暮,我也是,”塞蕾丝蒂娅看着自己怀里的小翼角兽,眼底闪过一抹绿光。

“我也是呢。”

-待续-


【第四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享到: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