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五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夜好睡,塞蕾丝蒂娅微笑着醒来,在床上伸个懒腰。朝阳带来新的一天。

今天肯定很棒,她有这样一种预感。愉快地哼着歌,她梳起自己轻柔的鬃毛,着上最闪的首饰,跳上轻快的步伐走过走廊,向一路上站得一丝不差的卫兵点头致意。日常的每一件事之中,即使是最无聊的会议之上,她也能感觉到,今天肯定很棒。

直到下午,她坐着,饮着自己的茶时,看见一抹粉红带着尖叫冲进房间时,她才真正感觉到,今天一点也不棒哦。

“我的天诶!真是太好了!”米娅摩•凯丹萨公主尖叫着,在屋子里跳来跳去,“是真的吗?你真的找到你的梦中情马了?现在你需要我来让你表白?!”

塞蕾丝蒂娅用尽全力遏制住了自己想要扶额的冲动。这事情让露娜知道已经很糟了,但为塞蕾丝蒂娅所忽略的一点在于,不论某事有多尴尬,自己的妹妹总能想到办法把局搅浑一千倍。其实在塞蕾丝蒂娅不希望知道此事的小马名单中,只有一马的排名是比自己的妹妹高的。而露娜立刻就找到了她,然后把她叫到了皇宫里来。这还真的是强到不可思议,简直就是超能力。

“基本是真的吧,”塞蕾丝蒂娅忍住不咬牙,道,“露娜……还跟你说过别的什么没有?比如我的对象究竟是谁?”

“没有!她说要看你了。所以到底是谁啊?”

塞蕾丝蒂娅无声地出了口气。还好露娜多少剩了那么一点点圆滑。

“我还是先不告诉你吧,抱歉,别见怪啊,只是现在我还不想跟别的小马说。不过如果你有什么建议我还是很感激的。”

“那我能猜吗?!

塞蕾丝蒂娅没来得及回答。

“时尚大帝!*”

“不是,话说回来——”

“终局定格!”

“我就让他给我拍过一次写真集,没有的,现在——”

“小呆!”

“我根本就不认识这马!听我说——”

“布雷本!等等,不对,应该不是……”

赛蕾丝蒂娅翻个白眼。还是喝口茶,等另一位公主激动劲过去了再说。

“暮光闪闪!”

翼角兽族比其他种族的小马力气要大很多。不过一般小马不知道的是,这可不只是因为体型的关系。她们体内蕴含的魔力同样也会以力量的形式表现出来。随着年龄增长,翼角兽所驾驭的魔力也越来越多,而作为最年长的翼角兽,赛蕾丝蒂娅所拥有的力量也是全马国最强的,光是胸肌就能挪动一座山。

所以,当她喷出自己的茶水时,其实相当于是在给面前的墙做高压冲洗。之前墙上那幅描绘坎城日出的壁画没了,只剩下一片滴着茶水的石墙。

“诶,我真傻,怎么可能啦,”韵律轻笑一声,“毕竟那可是你的学生啊,你从小把她养大的。”

“对-对啊。”赛蕾丝蒂娅还在咳嗽。

“算啦,猜不到就猜不到啦。快来!你的第一课要开始了!”

“什么?!”赛蕾丝蒂娅开始被韵律往门外拖,“我还以为你直接跟我说点建议就行了!让我有信心跟暮——我的爱马表白就可以了!而且还有一个马国等着我去治理呢,我不能因为私马原因就抛下大家不管了啊!”

“这个别担心,我跟你的顾问们都说好了。其实你的日常工作什么的,他们自己基本都能完成。你可是过劳了哦,该休息一下了。而且你也太久没有谈过恋爱了,必须要有实战经验才行!”

————————————————————————————————————

“跃马酒吧?”名为晴明(Sunny Skies)而且绝对不是赛蕾丝蒂娅的天马看着面前建筑上方的标志牌,问道。标牌上,霓虹灯勾勒出小马的剪影,在跳舞,但舞姿显得有点不对劲。

“没错。”名为雯爱(Lovey Dovey)而且虽然日之公主不喜欢这个名字但是仍然拒绝改名的独角兽回答,“这可是中心城最棒的酒吧之一了。不过你没听说过倒是意料之中。”

“是,城里这一块我没怎么来过。倒不是说这里不好,我是在不是那种喜欢往酒吧跑的公主。”

赛蕾丝蒂娅发现韵律在窃笑。“笑什么?”

“没啥。走吧。”

“一定要用伪装吗?”一面走,赛蕾丝蒂娅一面问道,“我知道公主出现可能会有点乱子,但是也用不着——”

她话没说完,看着面前的景色,下巴掉下来。跃马确实是个贴切的店名。舞台上的小马们确实是在跳舞,而且还用屁屁和尾巴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现在她明白招牌上的小马舞姿有什么不对了:那舞姿似乎是绕着一根看不见的钢管跳的。而在酒吧里面,很明显这些钢管都看得见了。而除了跳舞之外似乎还有其他奇怪的用途……

“韵律!”赛蕾丝蒂娅压低自己的声音,朝一旁笑着的小马看去,“你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了?”

“这家可是老店了!”韵律用下巴四下一扫。“中心城生意最好的店之一呢。”赛蕾丝蒂娅勉强顺着她的下巴看了看周围。

“我以为你要教我的是情,不是欲。”赛蕾丝蒂娅暴躁地说。

“别装正经了,阿姨。欲是在爱情中所占的比重可是相当的高。如果你无法欣赏一匹小马的心灵与性格,那确实称不上爱,但所谓一见钟情也不是白说的哦。”

她们找了个靠近中央舞台的地方坐下,点了几杯酒帮自己放松。当然,主要是帮赛蕾丝蒂娅放松。

“你对那边的那匹雌驹好像很感兴趣哦,”几分钟后,韵律坏坏地对赛蕾丝蒂娅说道。那边陆马舞者的毛皮呈现出一种熟悉的紫色。赛蕾丝蒂娅赶紧把眼神挪开,脸红了。

“但你对一部分公马也很有兴趣啊,”韵律继续说道,“你不会是……”

“对,两边都喜欢。”赛蕾丝蒂娅低下头,脸更红了,“活了几千年之后,兴趣更加广泛了,也学会了欣赏两种性别之中诱马之处……”

“不用解释,我可是爱之公主。忘了?任何形式的爱都算数哦。就拿那次在天马学院——”

舞台上的一阵闪光打断了韵律的话。舞者们纷纷向幕后退去。

“糟了,忘记看今天的节目安排了。”韵律自顾自地呻吟道。

“怎么了?”赛蕾丝蒂娅问道。

“这个嘛……怎么说呢……这里有些时候会表演点……特别节目。就是穿衣服跳舞的那种,让舞者扮成……名马来跳舞嗯。”

“哦,所以要穿卫兵或者护士装,或者扮成像海蓝莎莎之类的小马那样子?”

“差-差不多吧……”

一匹身型高挑的独角兽站到灯光下,皮毛雪白。鬃毛的实际颜色在被染成虹色之后已经很难分辨。这种奇怪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她一转身,亮出身侧一双纸板做的白色翅膀,还有画出来的太阳形状可爱标记。

“这•是•什•么•意•思?”

“赛蕾丝蒂娅,冷静!”韵律忙说道,“就是主题表演而已!小马喜欢看名马,他们所爱戴的名马……跳奇怪的舞而已。”

“哼,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跳舞的滋味。”

“我说了冷静!”韵律的前蹄搭上赛蕾丝蒂娅的肩膀,把她推回座位上,“你以为就你一个这样吗?那个扮我的扮的简直烂透了,矮的很。而且听说暮暮也有马演,而且跳得还是挺不错的。”

想到暮暮像那个样子跳舞——即使是在一大群欲求不满的小马面前——赛蕾丝蒂娅还是冷静了下来,虽然脑子里想的还是这些事。其实仔细想想感觉还是不错的。她开始明白为啥小马们喜欢这种活动了。

然后又一匹暗蓝色的天马,前额上绑着一根长角,走上舞台。

“我特么要把这里的小马全杀掉!”

“行了,听着”韵律用力按住一旁不断挣扎的独角兽,“其实还有很多呢!要不要听听?”

“哼,肯定很有意思”赛蕾丝蒂娅哼了一声,躺回座椅上,双蹄抱胸。

“其实我很喜欢那个梦魇之月的——”韵律听见旁边传来恶心呕吐的声音,“哎呀!别这样嘛!你看人家屁屁多好看啊!还好我和她没有血缘关系——”

赛蕾丝蒂娅恶心的声音更大了。

“去,这你就受不了了?你知不知道我见到一个跳舞的扮成邪茧女王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这一下才把赛蕾丝蒂娅逗笑了。韵律翻个白眼,“尽管笑吧。”然后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坏,“说到我以前的那些反派,我其实挺喜欢演黑晶的那个的。他们用造雾机和纸板做的水晶弄出来的效果真的超棒……不过我不喜欢提雷克的。”

“这是个什么原理?!”赛蕾丝蒂娅暂时忘掉了面前扮成自己和自己妹妹的舞者。

“用纸糊的上半身,头和手臂。我觉得观察孔应该在胸前某个地方,但是这里这个灯光我实在看不清。”

两马相视一笑。

“看见没?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好的,”韵律说,“很正常,而且仔细一想,还挺讨喜。”

“也许吧,”赛蕾丝蒂娅显得很勉强,“还好你没给我说还有演无序的小马。”

“啊,其实还真没有。”韵律尴尬地清清嗓子,“无序……他都是亲自过来跳的。”

“我想吐了。”赛蕾丝蒂娅说,“你离我远点。”

“我们是马,吐不了的*”韵律指出。

“我是一只全能的翼角兽。如果我想吐,那我就能吐。而且一定吐得壮丽宏伟,还会有马写诗赞扬。”

“我们还是静下来看看演出,好吗?那些舞者很棒的,只要你给她们一个机会,好好看看。”

赛蕾丝蒂娅必须承认,她们舞跳得确实很好,轻盈,柔韧的身体在舞台上灵活地穿梭着,虽然不是共舞,舞姿却又相互衬托。某种程度上,有一点像观看天穹上日与月的舞蹈。这舞蹈的艺术莫名拨动了一下赛蕾丝蒂娅的心弦。舞台上的两名舞者开始向中央的钢管移动,旋转着,她俩扶上杆子,开始——

“她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

下午的街道宁静平和;夜晚降临之前这里通常是没有什么车马的。但当跃马酒吧的大门砰地一声打开时,这平静被打破了。

“尽数灭之!”被魔法拖出酒吧的天马怒吼着,“本宫将以耀日的降临,洗刷你们的不洁与罪恶!怒火将焚烧你们——”

韵律终于将塞蕾丝蒂娅拖到巷子里,骟了她一蹄子,她才停下来,不解地看着韵律,眨眼,“为什么打我?”

韵律叹气,翻个白眼,“总得想个办法让你别跟个疯子一样乱叫啊。”

“你看见刚刚她们在做些什么了吗?!”塞蕾丝蒂娅蹄子一挥,叫道,“那可是我,还有我妹妹,我们在……在……”

“是,我看见了。而且我还看见过’自己’和邪茧做同样的事情。更别说黑晶和提雷克了。唔,不过黑晶和提雷克他俩还……咳咳,不论如何,你得控制一下自己。”

“是,当然了,要控制一下,只要把酒吧里的马都杀掉就行了,不能伤及无辜。”

“你够了行不?!”韵律道,“你可是最没资格抱怨这种事的小马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塞蕾丝蒂娅咆哮着。

韵律狠狠叹了口气。

“你还记不记得……”韵律没看塞蕾丝蒂娅的眼睛,慢慢地说,“我小的时候来你的城堡里过夜,然后你突然要去他国处理一次危机?那天晚上我在你卧房里乱翻……然后在你的床垫下面我找到了你写的一本小说。封面上的标题是’姐妹组赛高*’……”

“啊,你觉得这样怎么样?赶紧走吧,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塞蕾丝蒂娅慌慌张张地说,开始往大路走。

等回去之后我得把那本书烧掉,……或者找个更好的地方藏着。塞蕾丝蒂娅想着。

有一段时间,她俩在安静中走着。塞蕾丝蒂娅在前面。

“你想谈谈吗?”走近街角时,韵律发话了。

“不想。”塞蕾丝蒂娅的回答很短。

“确定吗?我是爱之公主,这就意味着所有类型的爱都可以——”

“那是我很久以前写的了,那时露娜被放逐才过了几年,我想如果一切按照另外一种方式发展,那么或许……这些都不重要,就是一个蠢故事而已。所以……别提了吧。”

“好,好。”韵律安静了一会,然后说,“那个,抱歉我读了你的故事。我知道那样是侵犯你的隐私……”

“没关系。”塞蕾丝蒂娅很直接。

“但是我觉得你写文写得挺好的,这方面你的天赋——”

“都说了别再提了!”塞蕾丝蒂娅一转头,叫了出来,“快走吧,我想赶紧回城堡了,免得——”

“别别别!”韵律拉起塞蕾丝蒂娅的蹄子,然后拉着她开始往远离城堡的方向走,“还有好几家我们没去呢!”

“还-还有!刚刚那个还不够糟吗?!”

“不会再像那样啦。”韵律坚决地拉着身后不停抱怨的天马,“快走,还有好多要教你呢。”

————————————————————————————————————————

“谢天谢地结束了。”塞蕾丝蒂娅呻吟着倒在皇宫的地板上,伪装消失,“我看小马屁屁晃来晃去都要看吐了。”

“别抱怨了,”韵律还是平常那样充满精神;其实今天……做了这么多事之后她还比平常更精神了。“学会欣赏他马的身体是学会欣赏自己的身体的第一步。而学会欣赏自己才能给你足够的自信,让你向你所喜爱的小马告白。”

“这幅身体见识过帝国崛起与衰落,更是亲蹄创造了一个帝国。我可是很会欣赏了。”

“那就好,”韵律两蹄一拍,“那你一定准备好和我来看看今晚我们要学习使用的玩具了。我们先从基础的橡胶和塑料制品开始,然后就是更好玩的东西,比如——”

韵律开始叫出的一大堆’小帮手’的名字,又开始介绍它们的用法,塞蕾丝蒂娅的眼睛越瞪越大,越瞪越大,直到最后一道闪光亮起。

————————————————————————————————————————

“——秘诀在于要放松,不然你把它拔出来的时候就会——”

韵律停下,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客房,正对着一面镜子侃侃而谈。她叹气,摇摇头,翻个白眼。

“阿姨真是假正经!我都开始可怜那个她爱上的马了。”

————————————————————————————————————————

“我的侄女真实太堕落了!我开始可怜银甲闪闪了。”塞蕾丝蒂娅愣了一下,然后耸肩,“当然除非他也喜欢这种事情。”

她停下自己的踱步,坐到阳台上,想要放松一下。如同往常,还真见效了。很少有事情能让她像坐在阳台上俯瞰坎城那样愉快。那是她毕生的骄傲。

嗯,只能算毕生骄傲之一吧。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暮暮的身影。

冷静下来之后,她开始回忆这一天。其实还……不算太坏。知道自己的子民把自己当成一个性感的女神对她来说还是挺出乎意料的。光是模仿她和她妹妹的酒吧数量就让塞蕾丝蒂娅感到不安,还有些讨喜。想起某间名为满月的酒吧,塞蕾丝蒂娅不禁呵呵一笑。可惜不能给露娜看看。

最重要的是,她突然发现,这一天下来,自己想到暮暮时的自信大增了。至少她知道,不论自己表白时会遭遇怎么样的尴尬,都没有今天的情况严重。

敲门声响起,塞蕾丝蒂娅抬起头。

奇怪……这敲门声我怎么没听过……塞蕾丝蒂娅想着,走到门口,……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有我不认识的马来敲我的卧室门呢?

“来了,是谁——”塞蕾丝蒂娅话没说完。门开了,一只娇小的紫色翼角兽抬着头,微笑着。

“你好啊,塞蕾丝蒂娅。”暮光闪闪说。

-待续-

————————————-

*时尚大帝:s1e13中看瑞瑞做衣服的那匹灰色陆马

*不能吐:马在生理上没有呕吐的能力

*姐妹组赛高(Princest is Wincest):这是塞蕾丝蒂娅x露娜的配对名称(和虹林檎之类的名词一样)


【第五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享到: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