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六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你好,暮暮。”塞蕾丝蒂娅不自觉地往后推了一步,“这个时候……你来干什么?”

“怎么,想见见我最喜欢的老师不行吗?”暮暮走进房间,一不小心碰了塞蕾丝蒂娅一下。她脸红了。

“没-没有。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你会来。”

“其实,”暮暮走到屋子中间,坐到地上,“只是觉得你昨天晚上走的有点急,所以顺道过来说说话。应该没问题吧?说说可以吗?”

“当然没有。”

塞蕾丝蒂娅深吸一口气,向自己的学生走去。机会来了。不要怂,一定要告诉她。

“暮暮?我能……跟你说一件事吗?私下里,很重要的事情。”

“当然了!有什么不能说呢?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是,我也希望说出来后,我们还能是朋友。”塞蕾丝蒂娅的蹄子在大理石地板上紧张地划着,“这么说吧……我们是好朋友,我也认识你这么久了,你对我意义重大,我……我……暮暮,我爱你。”

紫色翼角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是大大的微笑,“啊,我知道啦。而且我也爱你。毕竟你做我老师也做了那么久,而——唔唔?!”

塞蕾丝蒂娅一个字也没听见,凑上前去,紧紧吻上了暮暮。她的一只蹄子绕过暮暮的后脑勺,按住她,不让她松开。

塞蕾丝蒂娅拔开嘴唇,站起来,用自己的翅膀把暮暮转过来,包住暮暮,将她向卧室里的另一端推。

“赛-塞蕾丝蒂娅,刚-刚刚……你,你是在……”暮暮还没从那个深吻中反应过来,迷迷糊糊地被推到床边。突然推着她的翅膀一舀,把她往床上一扔。她倒在床中央。

“等-等一下,塞蕾丝蒂——”暮暮想要抗议,话却被又一次按上自己嘴巴的双唇堵住了。

暮暮在大马的身下不安地扭动着,试图从她身下挣脱,但是徒劳。而塞蕾丝蒂娅则把自己学生的挣扎当成了兴奋的表示——即使她的嘴巴紧闭着,不让太阳公主的舌头伸进去。

喘息中她俩终于分开来。

“塞蕾丝蒂娅——”暮暮刚又要说话,却被塞蕾丝蒂娅钻了个空子,凑上前来,舌头伸进了暮暮的嘴里。

暮暮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开始更拼命地扭动,但依然徒劳。体型差距之下被稳稳按在床上的暮暮几乎动弹不得,嘴里的舌头比塞在瓶子里的木塞还稳,而她含糊不清的抗议被塞蕾丝蒂娅当成了愉悦的呻吟。现在的她除了被按住,被塞蕾丝蒂娅狂热地用舌头探索自己的嘴巴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当塞蕾丝蒂娅的蹄子开始往下移动,划过胸前,越过腹部,开始向一个暮暮很不舒服的地方移动时,她挣扎得更厉害了,终于一只蹄子挣脱出来,吸引到了塞蕾丝蒂娅的注意力。塞蕾丝蒂娅睁开眼睛,看见了学生脸上的表情。她立刻把嘴巴挪开,暮暮的身子也终于可以动了。

“暮暮?”塞蕾丝蒂娅对于准爱马的表情有些担忧,“出什么——”

“我说了,从我身上下来,”暮暮咆哮道,伸出一只蹄子狠狠推了她一下。塞蕾丝蒂娅一脸糊涂的起身坐到一旁。暮暮起身,立刻手忙脚乱地往屋子的远处退去。

“暮暮——”

“哎,你是有什么毛病啊?!”暮暮叫着,伸出舌头用蹄子使劲擦。“是,我知道你发现了也不高兴,但对我做这种事情是什么意思?塞蕾丝蒂娅,你脑子可真是有问题。”

“我-我不明白。暮暮,我还以为你——”

“行了,别装了。没必要了。再怎么说我也不会靠近那张床的。”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算了,也没必要花费那么多能量装了。”

暮暮的眼睛闪起两朵绿光,翡翠色的火焰环绕上自己的身体。她一下高大起来,翅膀上的羽毛在火焰中消失,蹄子上一个个小洞出现,独角也伸长,扭曲起来。

“我知道你不愿意告诉我。但说真的,你是怎么识破我的?”邪茧女王好奇地问道,“是我的声线不对吗?还是说你和她是不是也要跳什么奇怪的舞?就像和韵律一样?”

“我……我-我-我……什么?”

门突然一开,韵律冲了进来。她看见邪茧,一个刹车,“我就知道刚刚感受到的是幻形灵魔法!”她吼道。

邪茧一翻白眼,“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你还说我?你个怪物?!”韵律咆哮着,朝幻形灵女王走过来,“这次你不能偷袭我了,我已经等了好几年了!我不会再让你伤害任何一匹我爱之马的!”

她的角闪烁起来,一道耀眼的蓝绿光束直接击中邪茧的胸前。她却闭上眼睛,满意地叹起了气。

“啊,真棒啊。”邪茧低语。

“可-可是怎么可能?”韵律停止了攻击,“那可是我全力一击啊!”

“那用爱来攻击以爱为食的生物到底又能有什么作用呢?”邪茧挑起一条眉毛。

“婚礼上……我们用爱打败了你来着……”

“不。你用爱激活了一个护盾魔法,然后拍到了我的脸上。”邪茧低声说,“我可没忘呢,我的食物之公主。”

“那你是过来复仇的?”韵律眯起眼睛。

“啊,不是。我就是路过,然后想着回巢前再来这里加一顿餐。离我的计划准备好还有好几个月呢。”邪茧邪恶的笑笑。

“什么计划?!”

“不能剧透哦,”幻形灵女王开始向阳台走去,“行,我们话也说的差不多了,我该走了。虽然用蜂巢思维也能控制我的工蜂,但没我……用肢体语言强调的命令的时候他们比较喜欢偷懒。”

“不准走!”韵律冲过去挡住了邪茧的去路,“你对塞蕾丝蒂娅做了什么?!”她用一只蹄子指向一旁趴在床上呜咽的塞蕾丝蒂娅。

“我对她做什么?!”邪茧愤怒地尖叫着,“我就是伪装成紫色的那只小马过来,想要吃点师生之间的爱意。昨晚跟那家伙都没问题的,但是塞蕾丝蒂娅——”

“你吸食了暮暮的爱意?!”床上的枕头堆开始燃烧。

“别激动!什么都没发生!”邪茧挥挥蹄子,“我就是停下来吃点点心!没有心灵控制,没有虫茧,也没有把我的蛋下到——”

“没有什么?!”韵律又叫了出来。

“我就是变成了塞蕾丝蒂娅的样子和她呆了一段时间。不信你去问她,她会说自己和公主度过了愉悦的一晚。”

床上冒出的青烟渐渐消散了。邪茧暗暗松了口气,然后继续说,“我继续,我到这边来打算用同样的套路,但是还没等我能吸食到爱意,大屁屁公主把我拖到了她的床上然后开始骚扰我!真是太变态了。对于侵略马国的虫实施这样的报复行为真是有病。我还以为你们小马有法律之类的东西呢。”

“她……她真的那么做了?”韵律眼睛放大。

“相信我,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弄错的。”邪茧苦笑,“那匹马舌头的味道我辈子都别想从我嘴里弄掉了。”

韵律转向床边,眼里闪着光,“塞蕾丝蒂娅,是真的吗?”

她的回答是在床里陷得更深了,呜咽着,直到只剩下自己的角露在被子和枕头堆上。

“天啊!你和暮暮!这一对!我好兴奋啊!”她突然不跳了,耳朵垂下来,“啊,对,阿姨,抱歉我之前说的时候还在笑。你俩真的挺般配的,我只是想顺着你的意思说来着。

枕头堆上的角陷得更深了,像潜水艇的潜望镜在下沉。

“不准你这样子。”蓝绿色的魔法立场扯开了床上所有的被子和枕头,直到只剩下一只塞蕾丝蒂娅紧紧抱着最后一个枕头,躲在后面。

“你真的爱上了暮暮吗?”韵律温柔地问道。塞蕾丝蒂娅的头从枕头后冒出来,点了一下,然后又缩了回去。

“太可爱了。”韵律压低了声音。

突然她转过来对着邪茧,怒意爆发了,“你个怪物!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她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的爱马表白了,而你打断她干什么?!你怎么忍得下心?!”

“你,这——什么?”邪茧吓得往后退,“你的意思是我刚刚就应该……应该……”

“对,你应该乖乖躺在那里就好了。”

“你啥意思?!你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跟小马上床的虫?”

“你还说你不是?你…你个小三?!”

“我会让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没有……”邪茧的声音小了下去,脸上泛起的不知是不是迷之红晕。

“从来没有什么?”韵律歪着头问道。

“没什么,不-不关你事。”

“不是吧,”韵律的声音急切了起来,一蹄掩嘴,“你是说你从来没有跟别的马……上过床?”

“没有又怎样?”邪茧叫道。

“可……那是对爱意的最高表达…短暂地和对方融为一体,与他分享你的一切……”

“哼!我才不需要呢!而且,我可是女王。没有任何小马可以配得上我。”

“那幻形灵呢?”

“我清楚配不上。蜂巢思维,忘了?”

“可-可是……肯定有某马是你的,肯定有!”韵律快要哭出来了。

“其实有一次我还差点成了。不过都因为你。”

“我想也是吧……”韵律看向地面,抽抽鼻子,又突然抬头,“那就让我补偿你!我会替你找到你命中注定的某马,一匹比你更爱你自己的小马!”

“喂-喂,等一下……”邪茧的眼里第一次出现了恐慌。

“求你了,邪茧!让我找到你的某马——某个存在——给你带来幸福,即使一晚上都可以!”

“我……我怎么会想要这种事情?而且还是你来帮我?”

“你难道不寂寞吗?”韵律温柔地问道。

“不!蜂巢思维!我要跟你说多少次?!只是……唉!”邪茧的獠牙露了出来,她扶着头朝一旁看去,好一会才转回来。“好吧,行。这事你想搞?那我们就搞。说不定在马国这几千万小马里真的有配得上我的。给我找到,然后……再看情况吧。但这马必须要能够接受我!”

“yay!”韵律拍拍蹄子,“塞蕾丝蒂娅,从床上下来,我们有好多活要干了!”

“我……不知道。”,太阳公主的头从枕头后探出来,向早上升起的太阳,“刚刚出了这种事情……万一真的暮暮也拒绝我呢?我怕我没法承受两次吧。”

“不可能的,塞蕾丝蒂娅!邪茧,告诉她——喂!干什么!”

邪茧的角上正发着光,牵引着一道道淡绿色的雾气从韵律的身上流进她张开的嘴里。

“你在吃我的爱意?”

邪茧耸肩,“你这样子到处挥洒爱意,我吃起来真的不费什么功夫,不吃可是浪费啊!”

“好,但……不管了。你昨晚伪装成塞蕾丝蒂娅去见过暮暮了,对吧?告诉她暮暮有多爱她。”

“啊,暮暮不爱她。完全没有。”

“什么?!”两公主异口同声地叫道。

“那种理想上的师生之间的爱情倒是很多,很多,也很好吃。但是浪漫意义上的情感没有。”

塞蕾丝蒂娅的嘴唇开始颤抖,然后蔓延到她的膝盖上,眼里开始噙满泪水。最后她长长哭出一声心碎的哀嚎,头埋进自己的蹄子里。

“邪茧!这样子简直是帮倒忙!”

“这是事实!”

“我才不管呢。你赶紧让她感觉好点,不然我不帮你!”

“我才不要你——”

“赶紧的!”

邪茧痛苦地叹了口气,尴尬地爬上床,把一只蹄子搭在塞蕾丝蒂娅的背上,“听着,她不爱你,但还有别的路可走。我能教你一些心灵控制的魔法——”

塞蕾丝蒂娅的哭声更大了。邪茧耸耸肩,朝韵律看去,却又被韵律的死亡凝视逼了回来。她又看向塞蕾丝蒂娅。

“好好好。其实是这样的。我只是说没有爱情,也确实没有,但还有……别的东西。用非幻形灵的术语怎么说呢……有一个火花。不是爱情,不是你希望的那种爱情,而是爱情的可能性。或许连她都不知道,或者说考虑过了但发现不可能,就把自己的感情压制下来了。但是确实有一点什么东西,但是足够了。相信我,更坏的情况我都成功过。”

塞蕾丝蒂娅瞅着鼻子,抬起头,“你……你是认真的?”

“当然了,”邪茧温柔的抹去塞蕾丝蒂娅脸颊上的眼泪,“看看这张脸,这张脸会对你说谎吗?”她大大地笑了一个。

塞蕾丝蒂娅看着面前獠牙毕露的可怖表情,考虑了一会。“我……就相信你吧。”她终于说。

“那就好。”邪茧下了床,小心翼翼地躲到韵律后面,又吃了起来。

“阿姨,你真的没事了吗?”韵律小心的问道。太阳公主爬下床。

塞蕾丝蒂娅慢慢地伸直自己的身体,脖子提直,头也慢慢抬了起来。马国威严无限的君主终于又出现在了一马一虫的面前。

“是的,韵律。我不会再受自身绝望的摆布了。我知道自己有机会,一个真正的机会。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太好了!”韵律高兴地跳了一小支舞,“那就开始干活了。我们要想办法把暮暮心中的火花变成一团熊熊烈火,还要找只马上了邪茧!”

幻形灵在吃饭的时候喷你一身爱意,听上去似乎是不大可能的。即使可能,似乎也不是那么恶心——总比被一匹吃燕麦粥的小马喷你一身燕麦粥要好。

事实上,这是完全可能的。

而且要恶心得太多太多。

-待续-


【第六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