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七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喂,你,卫兵。”

钢盾(Steel Shield)活跃了起来。当然,能当上皇家卫兵他是很自豪的。所有皇家卫兵都是——这是加入皇家卫兵团的条件之一。问题在于……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里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站在宫殿里的某个地方,也不知道守的是什么。百分之十九点五的时间里他们要做训练,装备维护,文案工作等等。久了以后是相当无聊。

唯一的例外就是最后那百分之零点五的时间……那是完完全全恐怖。比如无序被放出来的时候,或者幻形灵进攻皇城婚礼的时候。现在光是看见一只甲壳虫都能让人家做一个星期的噩梦。

不过,有马找他说话,倒是从站岗的无聊之中稍微解放一下的好事情。他带上笑,向声音的源头转过去,想着这次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呢,就算是指路也好啊。

他看见面前一片黑色,脸上的笑也变成了疑惑。终于他反应过来自己面前站着一只马,于是抬头,一下子对上了邪茧女王的绿眼睛。

“卫兵,告诉我。”她双眼微眯,朝面前僵住了的公马凑了一点,“长得倒是不错,但你有没有服侍一个女王的能力?”

他的嘴巴慢慢张开。有那么几秒似乎是要回答,但是他的嘴巴就继续张啊张,下巴掉了下来。下一瞬,他就不见了,转过远处的一个拐角,尖叫着。他的长矛还立在原地,平衡了几秒,才慢慢倒下来,发出哐啷一声。

“哼,又是这样。”邪茧的鼻子抬得高高的,继续顺着之前的方向沿走廊走了下去,“我必须说,你们的卫兵真是令虫失望。请将他们的水平维持在这个状态吧,再三个月左右就够了。”

“这样怎么会有用啊?”赛蕾丝蒂娅翻个白眼,悄悄对韵律说。

“没事,我们至少知道了她雌雄通吃,”韵律听着空气中有雌有雄的尖叫声,“而且她想要一个不害怕她的小马。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她又怎么会想要害怕她的小马呢?”赛蕾丝蒂娅问道。

“说实话,我开始还以为她会喜欢害怕她的马呢。我还想着她是不是喜欢恐惧是敬畏这一套之类的——天。”

“韵律!”银甲闪闪高兴地叫道,从走廊另一头跑了过来,“我总算是到了!火车因为轨道被羊堵住所以晚点了。为啥今天我一直有……听到……尖叫声。”

他站住了。有那么几秒,走廊里就是一副寂静的肖像画。

“啊哟,前未婚夫啊。近来可好?”邪茧愉快地挥挥蹄子。

三朵魔力同时射向了银甲闪闪——金色的魔法把他带离地面,让他本处于后退中的蹄子在空中挣扎,淡蓝色的魔法夹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尖叫,绿色的魔法绕住他的角,掐掉了他即将释放的魔法。

“现在我们那他怎么办?要快点。”韵律火急火燎地叫道。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赛蕾丝蒂娅坚定地说,“要是我们这样子抓着他被别的小马看见了,要惹出什么乱子就难说了。而且我们需要时间向他解释。”

“别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办。”邪茧自信地说道,“这种事情都做过一千回啦。这附近有没有小房间?之类的地方”

“这边走!”赛蕾丝蒂娅转身,带着她们向走廊另一头跑去,一转身挤进了一间储藏室。作为皇家城堡的储藏室,这里也算得上一间很大的储藏室了。但是在塞进了三只翼角兽(或者说翼角兽大小的生物)和一只公马之后,里面还是显得又些挤了。

“找个东西把他捆起来!”邪茧命令道。

一条床单飘了过来,把银甲闪闪捆得扎扎实实。邪茧给一条小布条附上魔,绑在银甲闪闪的角上,暂时抑制住了他的魔法,又有一块破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好了, 现在呢?”韵律有点喘。

“现在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分泌黏液然后把他关到茧里了。再然后我们就变成他的样子,取代他的位置。”

“邪茧,即使我们真的能跟幻形灵一样变形,这么做又怎么能帮我们?!”赛蕾丝蒂娅扶额。

“啊……”邪茧皱着眉头,朝地上看了几秒,“这我倒是没想到。平常我把一只挣扎到小马拖到角落里的时候都是想要催眠或者取代他来着。这种情况下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邪茧逛到储藏室后边,好奇地开始看架子上的东西。

“这可好了,”赛蕾丝蒂娅叹口气。“那现在我们试着跟他谈谈好了?”

韵律走向躺在地板上的公马,“银甲闪闪,我们得谈谈。现在我要拿掉你嘴巴里的布了,所以请你不要乱叫。”

银甲狠狠瞪着她,但终于点头。她用魔法拿掉了那一小团床单。

“银甲——”

“韵律,听我说!”银甲的眼神不知是愤怒还是绝望,“这不是你!我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你一定要挣脱出来!我们携蹄打败过她一次,那第二次也一定可以!”

“不,银甲闪闪,”韵律伤心地摇摇头,“她没有控制我们。你真以为她能控制翼角兽的思想,还一次控制两只?你看看人家,就是……一只大虫子而已。如果她想要控制我们,肯定早就变成了我们信任的某匹马了,比如第一次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暮暮的样子——糟糕。”

“暮暮?!”银甲闪闪嘴巴一张,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好在赛蕾丝蒂娅反应及时,在他尖叫前把床单塞回了他的嘴里。

“得,刚刚说漏了。”银甲闪闪含糊不清的叫声中,韵律叹了一口气。她靠得更近了些,用蹄子抚摸他的脸,想让他冷静下来。“银甲,请你听我说。我们想要帮她。她想做好虫——不,也不算是。但是至少我们正试着让她幸福,这就是化敌为友的第一步了。而且我也不想永生永世都要提防一群会变形的家伙。”

银甲闪闪没再挣扎了,但脸上还是透着一股倔强劲。韵律退后,叹口气。

“我是没辙了。邪茧,你能不能说服——你在干什么呢?!”

另一边的幻形灵从盒子里抬起头,鼻子嘴巴上粘着蓝色的粉末。

“这东西好好吃啊。”

“那是……那是下水道清洗剂!不是拿来吃的!”

“我喜欢。辣辣的。”

韵律朝邪茧走去。赛蕾丝蒂娅看了她一会,然后转过来,站到银甲闪闪面前,挡住邪茧和韵律的吵吵。她眼睛眯起来,微皱着眉,嘴唇下垂——自己失望时的表情。然后她又一次拿掉了银甲嘴里的布。

“我很遗憾。”她在银甲之前开口了,“我知道你以皇家卫兵队长的身份为傲,这也是为什么你要去水晶帝国和韵律生活的时候我保留了你荣誉队长的军衔。一想到你依然时刻准备着,在我-和我的帝国-有需要的时候前来支援,我总会感到欣慰。但失望之下,我依然批准你的辞职申请。”

“我的——”银甲停下,有些糊涂,“我的啥?”

“你的辞职申请。”赛蕾丝蒂娅转身,在狭小的储藏室里踱步,“你显然不信任我。你认为我的思维受到控制了。你认为区区幻形灵——即使是它们的女王——可以控制我的思维。你似乎也认为我对于邪茧——”

听到一声尖叫,她抬起头,看见韵律乱舞着蹄子,试图挡住另一边咯咯笑着的邪茧不断往她脑袋上砸的下水道清洗剂盒子。

“——我对于邪茧化敌为友的处理方法是不明智的。”她继续说道,“但是,她在诡谋方面的能力甚至要强于我本马。你也见识过上次她对付谐律精华有多么有效率了,谐律精华们连自己的项链都没拿到。在她的下一次入侵中,你觉得她对韵律和你会没有类似的计划吗?即使你对她的憎恨完全合理,我依然需要和她签订一个至少为停战协议的东西。”

“因此,我重复一遍,你不信任我。你认为我受到了她的影响,你认为我与她和解的尝试是愚蠢的。你必须理解,我信任你,你也需要信任我。而如果你不信任我,你认为我所作所为有问题,如果你认为*你对治理国家的理解比我更好*,根据你所立下的誓言——你必须辞职。”

“从不信任我的领导,到认为我确实不该领导之间的发展是很迅速的。因此,银甲闪闪,如果你依然尊重你所立下的誓言,如果不算太晚,你知道你需要怎么做。”

银甲闪闪脸上的表情只有绝望和痛苦。赛蕾丝蒂娅偷偷笑了。愧疚是她武器库里的众多武器之一,对她来说像一把细剑,灵巧几下挥舞即可。

“你会怎么做呢,我的队长?”她静静说着,一面忍住不去看韵律试图将整盒下水道清洗剂塞进邪茧嘴里的壮举。

“赛蕾丝蒂娅,我……”他叹气,“我信任您。肯定是信任的。如果您现在所做的一切能消除一个针对马国和水晶帝国的一个威胁,即使并不是我料想中的那种消除方式,我也会帮忙。但是……介不介意我先释放一个魔法保护自己的思维,还有检查一下您是否受到了邪茧的影响?真的不是我不信任您,只是……”

赛蕾丝蒂娅偷偷笑道,“这点不信任我可以接受。考虑到我们面对的是邪茧,这是好的。也是你的职责。”

她解开他角上的布条,看着魔法立场编织成网状包围了他的脑袋,然后温柔的窥探了一下她的思想。

“满意了?”她俏皮地问道。他点头,终于也笑了。

“很好。”

“那现在,我们拿……拿*她*怎么办?”银甲头往另一边一甩,正好鬃毛凌乱的一马一虫也走了过来。

“唉,银甲,我真的是太兴奋了!”韵律向银甲说,“她要让我帮她找一个爱马!”

银甲闪闪笑了起来,然后看见了邪茧的眼神,尴尬地停下,咳嗽一声,“啊,这个……这是好事,对吧?我们肯定能做到的,不会有问题的。”

他又转向正为自己松绑的塞蕾丝蒂娅,“陛下,您又是怎么卷进这件事的?”

“这个啊,她想【哔】你的妹妹,韵律要帮忙来着,”还没等别马来得及回答,邪茧轻飘飘地说道。

塞蕾丝蒂娅叹口气,把床单塞回了银甲嘴里。这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

“哇,”韵律看着四散奔逃的皇家卫兵,“就连队长的直接命令都不管用。看来……比我想象中的要困难一点。”

“尽管笑吧,”邪茧拖着蹄子,嘟哝着,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卫兵逃跑已经提不起她的心情了。

“唉,别这样……”韵律跑到她面前去她说话。塞蕾丝蒂娅和银甲跟在后面。

“我不想承认,但也许这事终究成不了,”塞蕾丝蒂娅失落地说道,“我还想……好吧我也不知道我之前是怎么想的,但韵律这么积极,看了以后让我也感觉说不定这事能成。说不定幻形灵的问题能得到缓解。现在一想,说不定只是越搞越糟糕了。”

银甲闪闪摇头,“韵律把爱的力量看得有些太高了。是,爱确实能完成惊马的壮举——上次我们和邪茧见面的时候就是证明——但爱也有自己的局限性。我也同意。我怕她老是这样被拒绝下去会出什么事。”

“我开始觉得也许我们要启用备用计划了;就是她提起过的那只或许有一点点配得上她的马。”

“谁?”

赛蕾丝蒂娅疑惑地看向银甲闪闪。银甲的表情没有变化。赛蕾丝蒂娅清清嗓子,意味深长地用头指了指他。

“我要吐了。”银甲转头,一只蹄子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就是想想,不是认真的……我是说,当然你可以——唉,不,算了。你说得对。把我刚刚说的都忘了吧。”

他俩跟上韵律和邪茧。一马一虫已经站定,女王痛苦地叹了口气。

“之前就不该听你的。”她盯着面前的大理石地板。

“别这么说,”韵律勉强给自己的声音里挤进一丝鼓励,“也许是因为我们在中心城,还是在皇家城堡里。这里的小马……对你的第一印象不是太好。或许我们可以到别的地方去,比如小马镇,你就——”

“不。我不干了。”她转过来看着大家,眯起眼睛,“而且,等我把你们都关进虫茧里,一统马国之后,就不会再缺爱了。”

“哼。还真是不出我所料,”银甲闪闪站到韵律旁边。

“别这样,求你了,”韵律恳求道,“我们相处的多好啊!只要再多一点时间,我们就能……就能……”

她的声音小了下去。邪茧的哼声不知是胜利还是伤心。“看见了?爱的力量没法解决一切。唯一的用处就是拿来吃而已。”

“不,还不止!”

银甲闪闪的角亮了起来。韵律也跟着,但角上的光芒显然要勉强很多。

“真的吗?”幻形灵女王的眉毛挑了挑。

银甲闪闪的角先熄火了,他的魔法一闪,然后在一片火星中灭掉了。韵律的没有闪,就是简简单单的淡了下去。

“刚刚你们*真不该*让我来限制银甲闪闪的魔法,”邪茧笑道,“或者至少应该仔细检查一下我给他压制的符咒。他有一段时间是用不了魔法了。切,就算没了我,他为了保护自己思维消耗的魔力也没少呢。”

她又对着韵律,“至于你,我可是吸了你一整天的爱意了。你都没注意到我吸了多少,不是吗?”

“我……”韵律痛苦的低下头,“亏我之前还信任你……”她的声音小到听不见。

邪茧大笑了起来,又转向赛蕾丝蒂娅,“那又只剩我们俩了,亲爱的。想再比一次吗?”

赛蕾丝蒂娅大步迈到了走廊中央,和女王对上面。“上一次见面,你击败了我,侮辱了我一次,现在,你又背叛我的信任,这是侮辱我的第二次。今天地板上你的灰烬将成为我洗刷耻辱的标记!”

邪茧得意地笑了,角上亮起绿色的光,“那好啊,陛下。但这一次,可不会再有别马出现击败我——”

“这*到底* 是什么情况?!”

走廊里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邪茧一愣,瞳孔放大,然后慢慢转过身。露娜立在走廊的尽头,眯着眼,满脸怒火。

“大白天的,本宫被皇家卫兵的尖叫声吵醒。当本宫从他们不成声的尖叫和哭声中套出你,本宫的姐姐,还有韵律,正带着我们最危险的敌人在城堡里给她相亲,考虑过本宫是什么感受吗?”

面前四只生物各说起了各的话。露娜听了几秒,愈发气了,一蹄子跺在地上,整个大厅震动起来。

**“够了!”**她的皇家口音全开。

她大步向前,走到邪茧面前,和她四目相对。她仔细看了邪茧一眼,然后开始慢慢地绕邪茧转起了圈子。至于邪茧,只是咽了口口水,尽力克制住恐惧的颤抖。

“终于亲眼见到传说中可怕的邪茧女王了呢,”露娜突然开口,吓了邪茧一跳,“我不失望。之前听到对你的描述对你果然不公平。但令我失望的是*你*,姐姐。”

“我-我?!”

“你让这个曾经侵略过马国的罪虫在中心城到处晃,只是为了给她相亲?为她找她的第一任爱马,你却……”

露娜突然停下,转身,一只蹄子带着谴责指向赛蕾丝蒂娅,“你却从来没想过让*本宫* 来试试?!”

“啊,啊……”

露娜凑到邪茧身旁,靠了上去,伸出一只翅膀把想要挪开的邪茧拉住,“放心吧,亲爱的姐姐。这个可爱的小处虫就交给我了,保证给你破得一点也不剩~”

“等等,你在说——”邪茧的后半句在蓝色的闪光中和她本虫一起消失了。

剩下三只小马愣在走廊里。

“得,问题解决了。”赛蕾丝蒂娅终于说。

“你逗我呢?!”银甲叫道。

“没有啊。要么露娜会……做刚刚她说的那件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要么她会杀掉邪茧。”赛蕾丝蒂娅耸耸肩,”不论如何,问题都会解决了。“

-待续-


【第七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