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2
【第八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现在,”银甲闪闪前蹄交叉,坐在很少使用的会议室中央,“我们得谈谈。”

对面的赛蕾丝蒂娅只是点头,不敢看他,蹄子紧张地在桌面上摩擦着。

“您对我妹妹究竟有何打算?”银甲话音刚落,后脑勺就被韵律打了一下,痛的他叫起来。

“你这话说得跟老古董似的,”韵律骂了句,然后笑起来,“这是真爱啊,看不出来吗?世间最纯净的真爱!”

“不是我说,你今早对面包和黄油的关系也是这么形同的。”银甲冷漠地回答道。

“不,不,这个问题很正当。”赛蕾丝蒂娅插嘴了,“尤其是……之前发生了邪茧这样的事情。”

她深吸一口气,吐出来,然后正面看向银甲闪闪的眼睛,“我爱上你的妹妹了,银甲闪闪。我爱暮光。她……她就是我的世界。”

银甲看着她,很久很久。然后在呻吟中把脸埋到了自己的前蹄里,“唉,真的乱套了。您可是把她从小养到大的啊!等等,那时……您不会是一开始就打算好了要让她做您的……”

赛蕾丝蒂娅轻笑一声,“得了吧,银甲闪闪。我能让事物以我的意愿进展,我能让小马们做我想做的事情。但即使是我,也无法改变一匹小马的灵魂。我不能让她们变成非己的存在。暮暮身上的一切美好,一切让她完美的特质,一切的美丽,都是她自己的。我能收她为徒只是巧合而已。”

“至于我的感情持续了多久了……我也不知道。直到几天之前我才真正明白了自己对她的感觉。但我能说,从她将我妹妹从黑暗之中解放出来的那一天,应该算是开始。不算也差不多了。”

“可您从小认识她,依然是个问题。”银甲闪闪没松口,“您对她来说算是第二个妈妈了,还有年龄差距——”

“这一点也不该是*你* 来操心了。毕竟你也娶了一个比自己大一两百岁的妻子。”赛蕾丝蒂娅的声音激昂起来,“我就不能爱任何一匹寿命不及马国本身的生物吗?我在学校里养育的每一匹小马,每一匹在成长过程中牵涉到我的小马,都不可以吗?”

她的眼睛眯了起来,“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我唯一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选择就是你身边可爱的小老婆了。你可*不* 希望我跟你抢吧,卫兵队长。”

银甲闪闪和韵律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嘴巴张着。韵律的脸上还有一点潮红。

“咳咳。”赛蕾丝蒂娅清清嗓子,又坐直,“抱歉,我……已经很久没有恋爱过了。显然现在我对这样的话题比较……有激情。”

“这就是你要【哔】我妹妹的理由么。”银甲嘟哝道。

韵律叫了出来,“银甲闪闪!”

“没有,韵律。这一点事情也需要处理。”她又一次对上银甲闪闪的目光。

“邪茧的用词……不是尽管很好。我爱暮暮,爱的一部分也意味着对她身体的喜爱。但我不喜欢邪茧那样粗野的形容方式。”

赛蕾丝蒂娅的头朝一边歪去,思索起来,“不过,如果暮暮真的求【哔】的话,我把我的床用钛合金骨架加固也是有原因的。”

**“赛蕾丝蒂娅!”**银甲闪闪吓坏了。韵律倒是很高兴。

赛蕾丝蒂娅挥挥蹄子,“唉,冷静。我开玩笑的。基本是吧。”她又转向银甲,“那么如何?你答应了吗?”

他朝一旁看了一会,然后叹气,“嗯。我想除了马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我也找不到更好的妹夫了。而且皇家卫兵本来也不该违反您的意志。”

“多谢了,银甲闪闪。”赛蕾丝蒂娅庄重地低头致意,“我会想你的父母咨询同样的事宜。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担心了。在我眼里,你是最护着她的一个。”

“我知道。”他笑了几声,“其实还真有意思。那么多年过去了,才知道她学生时代的暗恋对象竟然对她也有感觉。”

“她-她真的暗恋过我?!”赛蕾丝蒂娅吸了口气,“邪茧说的那个火花是真的?”

“是啊。”银甲闪闪又笑了下,“当时看着还挺可爱的。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喜欢上自己的老师了,还好天真的样子。”他缩了缩,“我不是说您的感情不对,只是——”

“不,不,我理解。”赛蕾丝蒂娅叹气,“看来邪茧说的话是真的。她爱过我,但又放弃了。真是……讽刺啊。那时她爱我,我不知道,也无法偿还她的感情。现在我可以了……她又放弃了我。我俩的时机都没选好……”

“我不觉得,”韵律温柔地说道,“如果那时她真的向你表白,你也只能委婉地拒绝。那时她还小,你没得选。但现在她成熟了,你对她的感情也成熟了。你要做的只是再次唤起她心里的那股火而已。”

“希望你是对的。希望可以这么……简单。”说是这么说,赛蕾丝蒂娅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希望。

“我也不敢说简单。但是只要有一个好计划,肯定能成的。”韵律脸上泛起愉快的微笑,“那么,赛蕾丝蒂娅,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要告诉暮暮我爱她。”赛蕾丝蒂娅回答。

很长时间的寂静。

“然后呢?”韵律终于开口。

“然后还有?”

“唉,你啊……”韵律扶额,“你可不能直接走到她跟前就说‘喂,做我女朋友吧!’。银甲闪闪约我出去的时候,用了一辆游行花车,请了个乐队。还计划了个蠢晚会!”

“才不是蠢吧!”银甲闪闪有些恼。

“去,简直蠢到家了。所以你才可爱。重点在于,赛蕾丝蒂娅,除了告诉她你的感情之外你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要做点什么,向她展现出你的情感。”

“我可以……送她个礼物?”

“这个可以有。什么礼物?”

“唔……”赛蕾丝蒂娅慌张地四下张望,“花?”

韵律叹气。“暮暮见了花除了吃我就没见过她干别的。你得想点什么她会珍惜的东西。要有你的心意。”

“……书?”

“她确实喜欢书。”银甲闪闪说道。

韵律无奈地呻吟了一声,“你真觉得这样好?她之前可是住在图书馆里的。我也知道图书馆里的每一本书她都至少读过一次。而且你不久前还把你自己的*整个私马图书馆* 都给她放到她的新城堡里了。”

“可是……”塞蕾丝蒂娅的眼睛亮了起来,里面是新点子的闪光,“如果我能给她找一本不一样的书,一本对她有意义的书……”

“这样倒是挺好,”韵律点头,“对什么书有想法吗?”

塞蕾丝蒂娅低下头,思索中皱起眉头,蹄子在桌上敲着。突然她又看向两马。

“星璇写的《谐律精华论》!”她说道,“这是他对谐律精华最终的研究成果。他花了几个小时问我还有露娜,还用了更久的时间去研究谐律精华。”

“《谐律精华论》?”韵律皱眉,“她不是已经有一本了吗?如你所说,那是他的最终研究成果。我记得水晶帝国那边我好像也有一本。”

“是,但我说的是第一版!”塞蕾丝蒂娅更加激动了,站起来来回走着,“这是最稀有的书之一。如果我能找得到……”

“那要到哪去找?”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怎么知道。”塞蕾丝蒂娅的蹄子指向门口,“到坎城皇家图书馆去!”

——

“我都忘了这本书多有意思了,”《谐律精华论》摊开在韵律面前,“我很喜欢他对于谐律精华工作原理的理论。”

“你现在看的也是之后的版本了,”塞蕾丝蒂娅翻着自己面前介绍星璇事迹的书,心不在焉地说道,“第一版里的那些假说要更加……大胆。后来的版本里很多他觉得不那么现实的理论都让他改了或者删了。所以说第一版那么珍惜,也引马入胜。”

她关上书,叹口气,“没用。我们得找找有关收藏家的书;第一版的精华论没印几次,恐怕也只有他们才会有了。”

韵律和塞蕾丝蒂娅走向书架,银甲则呆在他们仨之前的桌子上继续翻书。

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震动了整个图书馆。

“刚-刚刚是什么情况?”韵律瞪大了眼睛,叫道。

“糟了,”塞蕾丝蒂娅担心地转过头。“银甲闪闪?”她提高音量,“你去一下……哪边来着……对,西边窗户。告诉我窗外你看到了什么?”

一会之后是银甲对一声吸气,“是-是露娜的寝宫!似乎是整个天花板都被炸掉了!”

“唔……火焰和烟雾是什么颜色的?”

“绿色。”

“这就……很有意思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韵律关切地问道。

“知道你毫无保留地给一个幻形灵女王倾注你的爱意,然后她也给予回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吗?”

“不……不知道。”

塞蕾丝蒂娅无奈,“你没看暮暮在幻形灵入侵之后给我们的那篇论文?”

“这个,我只是浏览了一下。看来我对暮光给我的东西兴致没有你高。”

塞蕾丝蒂娅脸红了,然后又在书架上找了起来,“总之,露娜这次算是学到一点幻形灵生理学了。”

——

他们还在看书,而且终于开始有了一点进展时,门开了。

露娜和邪茧肩并肩,牵着尾巴走了进来。邪茧一直在看露娜的脸,眼里满是爱慕。而露娜则高高地抬着头,从不看幻形灵女王一眼。

她俩走到桌子旁,银甲闪闪张开了嘴巴,瞪着她俩,韵律激动得跟个【哔】似的震,而塞蕾丝蒂娅忍住不让笑意浮现到脸上。

“姐姐,侄女,侄女婿。”露娜向三马点头致意,却没有看任何一马的眼睛。“我——我们回来了。”

尴尬的安静。邪茧开始蹭露娜的脖子,露娜没有蹭回去,但也没有把邪茧推开。

终于,露娜清清嗓子,“姐姐,我跟你说句话好吗?……就我们两个?”

塞蕾丝蒂娅还在忍住笑,但点头,“当然了,露娜。我们借一步说话。”

“谢谢。”

不过首先,露娜得想办法把黏在自己身上的邪茧弄下去。包括松开她俩的尾巴,说服她先在这里呆着,在无数次耳语“我不会离你很远”和“嗯,我也会想你的”之后,邪茧终于坐到桌子旁,眯起眼睛看着银甲和韵律。

塞蕾丝蒂娅还在享受妹妹的尴尬,直到她在慢慢离开的时候听见邪茧和韵律的对话。

“我有一个要求,你……请你帮帮忙。”邪茧的声音还是那么大。

“我们可以帮啊,”韵律警惕地回答,“不过得看你想要什么了。”

“如-如果露娜要你来的话。你能不能……那个,给我策划婚礼啊?我知道你还是怕我,恨我,这是正常的,但——”

塞蕾丝蒂娅走到暑假后面听见的最后一个声音是韵律高分贝的尖叫声。够远了。

现在轮到塞蕾丝蒂娅头疼了。她没想到邪茧会受到这么大的影响,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迷恋自己的妹妹。问题在于,邪茧明显是认真的。而露娜这边,从来没跟任何小马真正有过恋情——至少塞蕾丝蒂娅没看见过。邪茧知道露娜不想和她在一起后的反应恐怕不会很好。

考虑到这是一只征服过马国的虫子,这事恐怕不会有好结果。

“露娜,是不是觉得你的新朋友有点粘马?”塞蕾丝蒂娅挑挑眉毛。

“她确实变得……深情许多。”露娜有点警惕地回答,“我很少见到转变这么快的。”

“你也没有读暮暮的报告,对吧?”

露娜点头。塞蕾丝蒂娅叹气,“告诉我,妹妹,当你和小马交往的时候……就像现在你和邪茧之间一样,你真的爱你的对象吗?”

“你把本宫当成什么了?街上的三陪?仅仅追寻床单上躯体的快感?”露娜鬃毛一竖,“哼,躯体的愉悦是一部分,但本宫是出于对子民的爱,也是对敌人的爱。本宫对每一个子民爱的表达不是你能玷污的。”

露娜转身就走,直到塞蕾丝蒂娅伸出一只蹄子。

“冷静,妹妹,冷静。”塞蕾丝蒂娅低下头,声音温和,“我不是不尊敬你。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对女王倾注了你的爱意。”

“那么,是的。我爱她,正如我爱过的生命中的无数小马一样。那时我们躺在床上,躯体纠缠在一起,香汗淋漓,我们的舌头温柔地——”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塞蕾丝蒂娅表情很难看,“不用给我描述。我最怕的就是脑子里出现画面了。”

“那你就不该问。”露娜哼了声,抬起下巴歪向一边。

“我是为了告诉你刚刚发生了什么才问的。幻形灵我们知之甚少,知道的也大部分都是谣言……于你于我都是不幸。”

塞蕾丝蒂娅进入了讲课模式开始前后踱步,“幻形灵以爱为食。她们通过变换为小马喜爱的形态,并吸取小马的爱意来存活。这点很清楚,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幻形灵女王和工蜂们不大一样,而当她吸收到完全自愿的爱意并做出报答的时候,就会发生很奇怪的事情。此时会形成一个正反馈的闭环系统,具体原理我不清楚,但这个系统最后会……产生一次能量爆发。”

“没错。或许你也注意到我的寝宫屋顶已经没了。”

“我很抱歉。要是之前我知道威力这么大的话我也会阻止你了。据说幻形灵女王的求偶过程是终身的。自然这个终身指的是女王配偶,但你也不是普通马,不是吗?”塞蕾丝蒂娅终于笑了出来,但很快止住了。

“你早就知道会这样。”露娜冷冷地说。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知道。”塞蕾丝蒂娅抱歉地承认,“我以为会很好玩,但是不警告你确实有点过分了。要是我知道这样会造成哪怕一点点破坏,我都不会让你带走邪茧的。但比起寝宫屋顶的事情,这事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后果。”

“现在你和邪茧之间形成了一种……一种纽带。就像小鸟在孵化之后会把它看见的第一个生物作为妈妈一样。她现在把你铭记在心了:第一个她爱的小马……也是第一个爱她的小马。或许这是幻形灵为了保证爱意来源的求生特性之一吧。”

“可是……我想我犯了个大错。我没有警告你。虽然我也不清楚,但这不是借口。露娜……现在邪茧非常喜欢你。事实上,她爱你。所以你需要好好和她谈谈。”

露娜安静了一会,看着自己的蹄子。终于,她抬起头,郑重地点了点头。

“姐姐,你是对的。一直都是。邪茧……是只好虫。除你之外,我从没见过如此优雅,如此关爱我的小马。她对我说的甜言蜜语……对我美貌的赞扬,对我善良马格的爱慕,还有我给她的感觉……这一切让我很幸福。”

“什么。”

“而且她也好漂亮。她光滑黝黑的甲壳,她的柔软,优雅的长发,她翅膀反射的点点光辉,还有她充满魔力的眼睛……而且,即使因为什么不可能的原因,我觉得腻了,她也会变形!她能变成任何小马——甚至任何生物。但现在,我还是喜欢她原来的样子。”

“啥鬼。”

“抛开外貌不谈,她的聪慧也是少有的,多机敏!听她讲话我能听上几天几夜。还有她美妙的嗓音。她说啥我都能听,只要是她说的都行。”

露娜发出一声愉快的叹息,“我也不想和她分开了。我觉得……我觉得她就是我命中注定之虫了。塞蕾丝蒂娅,我终于找到自己十几个世纪以来苦苦追寻的小马了。”

“露-露娜……那是邪茧女王啊。那个绑架了我们的侄女,差点抢了她的未婚夫,击败过我,还控制了马国——几分钟——的马啊!”

“这事我不也干过吗,姐姐?“露娜反驳,”而且她已经跟我道过歉了。”

“真-真的?”塞蕾丝蒂娅惊讶地眨眨眼。

”真的。她说很抱歉她试图入侵马国,还失败了。她说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

”露娜……这个……这个不是在道歉的……“

“别傻了,姐姐。肯定是道歉。她对那次行为一直都很不安。她甚至还问入侵的时候有没有小马受伤了。她很关心小马的状况的,跟我们爱自己的子民一样!”

“露娜,因为在她眼里我们都是奶牛!”塞蕾丝蒂娅说道,“我们和我们的子民在她和她的子民眼里就是食物!”

“对啊,没错!”露娜反而很开心,“就跟年轻的苹果杰克爱她的苹果树一样,女王也爱全马国的小马们!”

“露娜,不是……她……她可是……”塞蕾丝蒂娅叹了口气,放弃了,“对,露娜。你是对的。她是只好虫。我……我很欣慰。”

“谢谢你,姐姐!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露娜抱了塞蕾丝蒂娅一下,“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塞蕾丝蒂娅低着头,她俩开始往回走。这一定是冥冥之中她受到的什么报应。或许是因为她没有阻止露娜带走邪茧女王,因为她没有警告妹妹会发生什么。或者是因为她只是想开个玩笑,想把她们之间的感情当玩笑。不论如何,现在她噩梦一般的生活完全是自作自受。

两姐妹从书架后出现的时候,邪茧停下了她和韵律还有不太自在的银甲的对话,跑过来抱上露娜的脖子,差点把她扑倒在地。

“我好想你,”她的翅膀嗡嗡振动。

“我也是。”露娜温柔地笑着,“我想你和马国最强的爱情专家已经把我们的婚礼商量得差不多了吧?”

“你是说……你真的要……”邪茧的眼睛闪着光,忘了该怎么说话。

“对,我和姐姐谈了很多。现在我更明白了,她也认可了我们的关系。”露娜的蹄子向一旁笑了两声的赛蕾丝蒂娅一挥,“如果你想要占有我,如果你爱我与我爱你一样深,那与你结婚将是我最幸福的事。”

“露娜!我答应!我答应一千次!”

她们相吻,散发出的激情与爱甚至软化了赛蕾丝蒂娅对女王的心。不过只是一点而已。毕竟邪茧曾一个魔法把她打到了大厅的另一头。但她妹妹幸福了,离她自己的宽恕也是近了一大步。

“那我们先走了,”露娜和邪茧分开,脸上还有一丝红晕,“还有好多事情要做。除了婚礼之外,还得改善亲爱的的居住条件,还有让幻形灵族融入马国社会。毕竟它们马上也要是小马国公民了。”

“没我在的时候别发布大的立法或者行政决定啊!签署法律生效的时候也是哦!”赛蕾丝蒂娅对着她俩牵着尾巴跑出去的背影喊了声。

她们还能听见邪茧轻柔的歌声,“今天真是隆重辉煌…”

“我从小就对它无比向往~”露娜接起下半句,靠到邪茧身上。她俩消失在门后。

“我想这是好事吧。”过了一会,银甲说道。

赛蕾丝蒂娅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现在这对成了,我们能专注到我和暮暮上了吗?看来图书馆里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如果要找到这本书,只有从收藏家手里看了。而且是个马收藏家。过去几个世纪的博物馆和书展上都没有这本书的记录。我觉得可以去中心城里卖珍本的书店里找。”

图书馆外的走廊里传来几声尖叫。“而且为了避免暴露身份,银甲闪闪你先留下好了。你不能伪装这一点先不说,听起来城堡里还有很多小马需要你去安慰,毕竟遇到——”塞蕾丝蒂娅脸抽搐了一下,“——马国的准公主的时候他们恐怕不会好过。”

银甲闪闪叹气,朝门口跑去,“好玩的活都交给卫兵去干呢。”

“不能开玩笑的话你就不该报名哦。”塞蕾丝蒂娅和跑出门外的银甲都笑了。

“她们在一起其实很可爱啊,不是吗?”韵律站在塞蕾丝蒂娅旁边,“你能同意真是太好了。”

“如果露娜开心,我也就开心了。虽说我并不是很开心。”她侧眼看着身边略小号的翼角兽,“你倒是热情满满。”

“当然啦!”韵律兴奋地拍着蹄子,“邪茧想要*我* 去策划她们的婚礼!皇家婚礼!简直就是为爱之公主量身定做的任务!上次皇家婚礼我没能策划,毕竟那是我自己的。”

“是,看你开心我很欣慰而已。不过现在起的话你应该叫她邪茧*阿姨* 了吧?”

闪光之中塞蕾丝蒂娅把自己的相机从卧室里召唤了出来,拍下了韵律的表情,又把相机放了回去。

她感觉心情好了些,笑了。她曾以为这是她自作自受的噩梦,但现在好了。不论会出什么事,不论状况会变得有多糟糕。至少她都会有那张照片来让自己高兴一点。

-待续-


【第八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关于作者

已有 2 条评论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对cp还行😂

    9月23日 23:30来自移动端 回复
  2. emmmmm
    露娜x邪茧,我想都没想过😂

    8月15日 16:28来自移动端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