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追暮光闪闪的漫漫长路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rying to Date Twilight Sparkle

0
【第九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对这一块挺熟悉的,”伪装中的韵律说道。

“你知道暮暮的,”塞蕾丝蒂娅笑了两声,“我要找她的时候,要是她没在图书馆里,肯定就是跑到这附近的某家书店来了。看你也不像路生的样子。”

“和你一样,”韵律承认,“知道吗,你在我照顾暮暮的那段时间里教了她幻术魔法这事我永远都没法原谅你。”

“嗯?”

“没错。她学会的那天晚上,我给她盖被子的时候,看着被子从她身体里穿过去可不是什么好体验。”

塞蕾丝蒂娅开始偷笑,但被韵律瞪了一眼,止住了。“不好笑!我当时整个慌了,在房间里到处跑,不知道要叫警察还是自己去找她……然后她就跑进来了,背着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鞍袋,里面全是书。我差点当场杀了她。”

塞蕾丝蒂娅没忍住,大笑了起来,差点倒在街上。韵律愤怒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用。

“对-对不起了,侄女。”塞蕾丝蒂娅慢慢控制住了自己,用蹄子拭去眼角的眼泪,“这个简直太暮暮了!”

“真的不好笑,”韵律发着牢骚,“我一直跟她说不要,独自出去是很危险的,我之所以来这里照顾她就是怕她自己到处跑。但是她就是不听!她的幻术越越高级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当年到底溜出去了多少次。”

“让她一只马在城里到处跑确实很危险,”塞蕾丝蒂娅认真了起来,“现在都过去了,我也不是要说你。但你第一次发现她这么做了之后就该来找我的。要是她出了什么事……”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韵律反驳,“事实上,我当时想她应该也没什么危险,毕竟中心城这里犯罪基本都是有组织有纪律的。”

“多谢提醒我们这里的犯罪活动都是让一个讨厌的大佬控制的。”塞蕾丝蒂娅翻个白眼。

“这样确实减少了不少伤亡,”韵律回答,“但后来暮暮……有一次出去被抢之后,我就不再担心她了……至少是不担心她的安全问题了。”

“真的?!”塞蕾丝蒂娅脸都白了。

“真的。三只小马。而且似乎当时是真的想要伤害她。”

“出什么事了?我知道暮暮没事,但是——”

“她把那三只马都送进医院了。”

“什么?!”

“如我所说。他们想要伤害暮暮,然后她自卫了。而且相当激烈。那三只马都不是独角兽,也没料到暮暮的魔法比大部分成年小马都要强。

“后来这事结束后我被叫到了警察局去。那三只小马伤势很惨,要上诉。他们请我去看着她,直到上诉。我到那里的时候她已经弄坏两个幼驹用的魔法抑制器了。他们没招,直接套了一个成马用的上去。她戴那东西的表情是我见过她最不开心的时候了。”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塞蕾丝蒂娅叫道。

韵律苦笑,“我……利用了我的公主地位把这事压下去了。不过我发誓,这种事情我也就干过这一次。暮暮还逼我给她买了几本书当封口费!”

塞蕾丝蒂娅的表情说不出是好笑还是不安。最后她只是摇摇头,“如我所说,这个太暮暮了。”她微微一笑,“而且也让我更加确信该给她找书了。”

韵律点头。她俩走进了下一家书店。还是老样子,韵律跑去问店主,她的独角兽伪装身份用来找魔法书再适合不过了。而塞蕾丝蒂娅则在店里到处逛,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材料。

每次来旧书店,塞蕾丝蒂娅总会有种不知所措和忧伤的感觉。很多贴着珍本,古籍等等标签的书,作者都是她认识的。有一些是书发布之后认识的,其他是发布之前,亲自在学校里教过他们。有几本还是她亲自帮作者写的,不论是回答问题,提供历史,还是帮助研究,或者简简单单的校对或者提意见

但她这一辈子读过的那么多好书,那么多她喜爱的文字,慢慢地都不在了。她曾不止一次想过要建一个藏书库,然后把每一本书都存到里面,好让那些故事和传奇流传下来。可惜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真这么玩,中心城的山只要几个世纪就能全部换成书了。

有那么几秒,她想了想,把这想法告诉暮暮应该很有意思吧。但她很快摇摇头。她喜欢暮暮,但她喜欢书是一回事,暮暮喜欢书的程度可远远不止她这样。在她眼里,把中心城的山挖空了来装满书完全是个好主意。

塞蕾丝蒂娅停了下来,看见一个标志;“十八岁以下小马不得入内。”挂在一个门帘上。

好奇之下她推开帘子进去。如果有的话,店里有关高阶魔法的书肯定会放到这样的小房间里的。她从昏暗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才发现自己错了。

“这是两匹公马?”她看着封面,自顾自地嘟哝道,“他们这是在……诶诶诶?!”

塞蕾丝蒂娅的脸红了,赶忙把书放了回去。又扫视了一下书架上其他的书脊。光是读标题她就知道,这间屋子里的书都是——

一本白色封皮的《姐妹组赛高》害的她心脏停跳了。

“别别别别千万别……”塞蕾丝蒂娅嘟哝着从书架上抽出那本书,翻了起来。

几秒之后她出了一口气。这不是她写的那本。显然某些小马和她当年的想法一样。她脑海里浮现出自己翻到的内容,脸不知道红成了啥样子。

“真是……”

接下来的几分钟ta继续读了书里的几段,每读一段,脸上的红晕就加深一分。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晴明?”

慌忙之下塞蕾丝蒂娅把书放回书架上,冲出帘子外。好在韵律的视线被书架挡住了,没看见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那个……”塞蕾丝蒂娅咳嗽一下,“雯爱,我在这里。”

“有什么发现吗?”她俩走出店门时韵律问道。

“没有!没,完全没有。”

韵律叹气,“我也没有。店主完全不知道什么《精华论》的第一版。或许下家店会好一点吧。”

塞蕾丝蒂娅抬头看着夜空,皱着眉,“现在有些晚了,书店也快关门了。我们不如明天再来。”

“行,那明天早上见。”

她俩走进一条小巷子,伪装消失,两道闪光中传送回了城堡。

——

几分钟后,晴明跑进之前的那家书店。

她偷偷摸摸地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径直走到书店的角落,穿过帘子,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白色封皮的书。她往柜台上扔了几枚金币,没去看店员,出了门,转个弯,不见了。

——

“今天也是一样?”见面时,韵律问道。

“不。”赛蕾丝蒂娅摇摇头,“昨天我们学到的只有一件事,我们应该分头行动。书架上的东西对我们肯定没有什么帮助,要问店主才行,只有人家才懂行。所以没必要再一起了。你负责街左边,我负责右边?”

“听着不错。”韵律继续走着。

下午快过完了,赛蕾丝蒂娅也快疯了。没有一个店主能给她提供点有用的信息,而城里的这片她也快走完了。似乎第一版真的一本也不剩下了……但这不可能。肯定还会有的。赛蕾丝蒂娅无意中把自己的所有机会都押在了这本书上,而现在她开始慌了。

所以在赛蕾丝蒂娅近乎绝望地走进倒数第三家店,听见店员说自己知道哪里有这本书时,她只是麻木地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开始往外走。

她的大脑缓慢地处理着自己听到的话,突然耳朵一竖,然后是头。她翅膀一扇,一下子冲回到柜台前,带起的风差点把店里的书都吹到天上。

“真的?在哪?**快告诉我!**”赛蕾丝蒂娅几乎是尖叫着,伸出前蹄抓着柜台后年迈公马的脖子使劲摇。

“诶诶,大妹子,悠着点。”他推开她的蹄子,揉揉自己的脖子后面,“我的身子骨没以前那么硬朗啦。至于你说的那个第一版……”

店主咕嘟着,在搜寻自己的记忆,赛蕾丝蒂娅原地打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她差点开始尖叫和晃东西之前,店主一只蹄子敲到柜台,点点头。

“嗯,我想起来了。是在一次拍卖里见到的,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这东西还真不好忘呢,那么稀有的书竟然拿出来拍卖了,那出的价更是吓马啊……”

“是谁?谁买了?”赛蕾丝蒂娅的身子伸过柜台,急切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卖家都的,”公马回答。赛蕾丝蒂娅的脸埋到了柜台上。“拍卖行应该会有记录才对。只是一般人家也不让你看。”

赛蕾丝蒂娅头又抬起来了,“哪间拍卖行?”

“应该是杜博来德拍卖行,在——”

他的话被赛蕾丝蒂娅飞出去时带到地上的几堆书的声音打断了。

“这娃儿神头头的……”店主嘟哝着,然后突然注意到她留下的一袋子金币,“小费倒是够大方。”

——

“你不懂,我必须得进!”天马的蹄子敲到桌子上。

门姐(Door Check)表情没变,“抱歉,……晴明小姐,是吧?”她从眼睛上方看了赛蕾丝蒂娅一眼,“杜博来得的档案大众马士是不能看的。”

赛蕾丝蒂娅咬着嘴唇,看向紧锁的大门和下面一边一个的保安。

“听着,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看。我要怎么才能看得到?”

“要看档案有两种方法,要么你得是杜博来得的金主之一;或者说——”她冷笑道,“——公主。你是吗?”

伪装中的天马瞪着她。每一秒,门姐脸上得意的笑都变得更加恼马,直到最后赛蕾丝蒂娅受够了。

“等我一会。”她撂下这句话走了。

——

门姐抽个鼻子,回到柜台后继续修自己的蹄子。

不久后她听见门又开了,翻个白眼,正打算又给刚刚的小天马教训一顿——

看见赛蕾丝蒂娅面色坚定,御驾亲临,门姐挖苦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之前你告诉过我的一个朋友,公主可以看贵行的档案,是吗?”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平和,但又透着一点威慑。

“我——您——不,不不,除了金主都不能进。”她结结巴巴地说道。

“真的?”赛蕾丝蒂娅大步上前,智障到上前阻拦的门卫被一股不是那么温柔的魔法推到了门上。

她继续走到门前,一面不费劲似的架住周围的小马,一面端详起门上的粗大的金属杆。

“看着挺结实,”她说到,“我要烧过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举着这两只小马还有点麻烦。如果一起烧掉就不太好了,是吧?”

门姐呆了几秒钟,想要说两句连贯的话。但说不出来,最后只是按了按钮,打开了大门。

“多谢了。”赛蕾丝蒂娅放下门卫,走了进去。

——

韵律急急忙忙跑着。她接到塞蕾丝蒂娅可读性并不怎样的消息,正在朝拍卖行的方向跑。消息里也说过,伪装不需要了。

“她在——”喘息之中她的话已经说不全了。接待桌后面的雌驹看见又来了一公主,颤抖着呜咽了一句什么,伸出蹄子指了指屋子另一边的门。韵律走进去,还不明白为啥门卫看见了自己会往后躲。

进门之后她停下了,敬畏之中环视四周。

档案室本身有三层,从地板中间环绕着栏杆的大开口看得到。头两层全是书架,塞满了账簿,分类册,文件夹,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用来记录的文档。最底层一列一列的储物柜延伸下去。韵律从没见过一件屋子里能放这么多柜子。

现在,那些账簿,文件夹,书架和储物柜里的各种纸张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悬浮在空中,数以万计的纸张在眼花缭乱的轨迹中穿梭,轨迹的中心坐着的是塞蕾丝蒂娅,眼睛都不眨一下,几秒一页地看着。

“塞蕾丝蒂娅?”韵律往前走了几步,小心地问道,“怎么了?”

“我找到书了。”远处的塞蕾丝蒂娅声音有些恍惚,“它几年前在这间拍卖行里被卖出去了,现在我要知道是谁买了它。”

“那你……需要什么吗?”

“不清楚。你在浏览无聊至极的报告并提取关键信息这方面有几个世纪的经验?”

韵律眉头一皱,耳朵往后翻了翻。塞蕾丝蒂娅突然坐直,叹口气。

飞舞的纸张停下来了,塞蕾丝蒂娅转过身来,向韵律抱歉地耸耸肩,眼里透着一股疲惫,“抱歉,我之前浏览文件的时候一般不和别的小马说话,所以说话说的比较……直。我注意力都集中在纸上了。”

“阿姨,没事。”韵律微笑一下。“那我就先回城堡等你的消息好了。顺便确保露娜阿姨和——唔!”她捂住嘴巴,噎了一下,“邪茧阿姨没有造成太严重的破坏。”

“谢谢。”塞蕾丝蒂娅继续看起了文件。

纸张飞舞中,韵律轻轻退了出去

——

纸张停下了。

一张纸浮在塞蕾丝蒂娅面前。她又看了一遍,又一遍。她的身子慢慢开始颤抖。有那么一秒她角发出的强光差点把整栋建筑和里面除她以外所有的小马都蒸发掉,强热被她压制在角的周围,形成一圈围绕她旋转的电浆。

塞蕾丝蒂娅深呼吸,控制住了自己的魔法。剩余的纸张飞向原来的位置,而她开始向门口走。

她在前台那里停下,看了一眼畏缩在桌后的门姐。

“要是你需要一份工作的话,可以到皇宫里来,”门姐听到声音,缩了一下,又在惊讶中抬头望着大公主。

“连公主都敢拦的小马来给我看书房的门倒是很好的。”塞蕾丝蒂娅说完,走了。

——

塞蕾丝蒂娅对城市建设规划局入口的小马点点头,然后走进档案室。这里的档案她至少还是随便看的。纸张又一次飞舞起来。

不过这次速度要慢得多了。她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收好一叠纸之后,她大步走回大厅。

“复印机。”她朝前台的小马叫了声。

“复印档案是违反规章——”台后的雄驹说到一半,发现塞蕾丝蒂娅已经到了面前,朝下盯着自己。

“我清楚对记录,文件等等的保密需要,但我今天对自己的子民实在是没什么耐心了。”她从牙缝里挤出剩下的字,“这国家是我的,这城市也是我的。我复印自己的东西又怎么样?”

一只颤抖的蹄子指向走廊的另一边。

“谢谢了。”塞蕾丝蒂娅礼貌地说完,带着纸朝那边跑去。

——

“怎么样?”韵律看着塞蕾丝蒂娅带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鞍包降落在阳台上。

“我知道是谁了。”日之公主疲惫地说,低着头顺着走廊走去。她已经累到没法把自己传送到书房去了。“这本书目前在康爷(Concrete Horseshoes)的手里。”

“康——?”韵律倒吸一口冷气,“那个黑老大?掌控中心城所有犯罪活动的公马?”

“所谓据称,”塞蕾丝蒂娅停下,无奈地冷笑,“我们知道是他干的。但不是我们找到的证马不敢指认他,就是我们的证据不足,在他请的律师面前没用。”

“为什么他会想要和魔法有关的书?他不是陆马吗?”

“是,这不过是他的收藏品之一。他觉得收藏艺术作品和稀世珍本比较上流。”

她们在安静中走了一会。

“那你是要从他那里买过来了?”韵律终于问。塞蕾丝蒂娅叹气。

“不,不行。他对自己收藏看得高的不行,一般小马肯定是不会给的。至少像——晴明这种默默无闻的小马肯定没机会买。”

“而让塞蕾丝蒂娅去买也不可能。首先,他恨我。要是我去问,他肯定会漫天要价,好在以后吹自己敲过公主一笔。其次,要是和他交涉,就相当于变相承认了他的合法地位。这种马渣连一分钱都不值。”

“那我们怎么办?”她俩走进塞蕾丝蒂娅的私马书房。

”很简单。“塞蕾丝蒂娅回答。

同往常一样,日之公主的书桌那是一团乱:等她过目和签字的法律修正案,国内国外各方权贵的来信,钢笔,铅笔,羽毛笔,成叠的草稿纸,等等各类君主维持国家运转所需的零零碎碎。塞蕾丝蒂娅抬起一只蹄子,把所有东西都扫到了地板上,把鞍包往桌上一放。它摇晃一下,倒下来,吐出无数张蓝图,建设规划和城市地图。

“我们偷过来。”

-待续-


【第九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分享到:

关于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